首頁

吳三桂演義 - 57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臣料各省人心,必視三桂盛衰以為進退。人心即復歸朝廷矣。」康熙帝道:「卿言誠是。然卿視諸將中,孰可以為三桂敵者?卿可舉之。」圖海道:「以臣所知,莫如川湖總督蔡毓榮,當三桂入川之後,毓榮為三桂所辱,因是積不相能,故蔡毓榮萬無歸附三桂之理,此一層可以放心。且毓榮卓有韜略,久經戰陣,多著勛勞,聲望又足以濟之。若授以重權,濟以重兵,厚以糧草,假以時日,臣料蔡毓榮必能收功也。」康熙帝聽罷,大喜道:「卿算無遺策,何懼三桂耶?」便拜蔡毓榮為靖逆大將軍武信侯,令帶本部人馬,並助以吉林馬隊,共大兵十萬,移鎮荊楚上流,以禦三桂。

並令圖海為招討大將軍威武公,統兵十萬,以為後援。又令承順郡王統兵為南北救應。那蔡毓榮受命之後,並奏請以提督楊捷為副將軍,統水師,駐長江以為犄角,俾共禦三桂。康熙帝亦從其請。

正是:已見吳王稱帝號,又升蔡督總兵權。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十回

 迎馬首孫延齡殞命 卜龜圖吳三桂灰心

話說朝廷當時將出師與三桂對敵,三桂知得消息,卻與左右計議道:「吾知朝廷必以兵權付蔡毓榮也。因朕自義師一舉,天下響應,北朝見孫、尚二王突然歸朕,自料用人甚難,惟見毓榮與朕有仇,故放心任用。今以毓榮統兵,以圖海為後援,是以全力對朕也。毓榮、圖海久經戰陣,號為能將,此行不可輕敵。

朕將鎮定兩廣之後,親破蔡毓榮。若毓榮既敗,圖海亦無能為矣。」左右聽得,皆祝道:「陛下神算不可及也。」三桂便傳諭與孫延齡、馬雄,使回駐廣西,俾免後患,兼應付糧草。

一面使丞相馬寶督兵與蔡毓榮相持。

原來蔡毓榮亦懼三桂,與圖海互商,以三桂部下向稱勁旅,其將夏國相、馬寶亦皆文武足備,智勇雙全,亦不敢輕視吳軍,須細觀吳軍動靜,方敢進戰。並道:「三桂一舉數省齊附,大勢已震動。此行若稍有挫折,吾軍心更為瓦解矣。」圖海亦以為然。

故蔡毓榮只扼守岳州,暫行駐紮,待人心稍定,佈置定妥,然後交綏。馬寶亦扼守洞庭,待吳三桂到時方行出發。是以兩軍相持,如停戰一般。不在話下。

且說孫延齡與馬雄本來不睦,自同附三桂之後始復有往來。忽得三桂之諭回扎廣西,孫延齡大喜道:「廣西乃吾向來食采之地,吾亦樂觀故土也。」

便與馬雄領了本部人馬,遄往廣西。瀕行時往辭尚之信,那尚之通道:「君等亦樂回廣西否?」孫延齡道:”此吾所願也。”尚之通道:「吳王此策大誤,恐天下士從此去矣。」馬雄道:「大王何以見之?」尚之通道:「吳王初舉,乘此人心歸附之時正宜速進,乃坐踞湖南,久未北上,使北朝得為之備,此策已非。

今兩位以戰功致通顯,號為能將,本應用兩位為前驅沿閩浙而北,與各道齊進,則收功較易。若廣西僻在南陽,自吳王既得湖南,是北朝與廣西聲氣久已隔截。又廣西左鄰雲南,又毗廣東,更在湖南之後,斷不為吳王后患。況廣西久已歸附,何勞勁將駐守?乃不使兩位先立戰功,反用諸廣西幽閒之地,竊為吳王不取也。」馬雄道:「大王此論甚高。惟吾等既受詔命,不能不行,待到廣西后以利害告知吳王,再作計較。」便辭了尚之信,與孫延齡回軍廣西。不知三桂之意以北朝方調孫延齡與馬雄至廣東,今特調他兩人回廣西,看他是否受調,即知他是否真降。

及聞延齡與馬雄已奉詔起程,三桂乃封孫延齡為臨江王,又封馬雄為步軍都督。馬雄心滋不悅,以兩人一同歸附,而延齡爵在己上,大不滿意,謂左右道:「早知如此,我不降矣。」左右道:「凡事論權不論爵,將軍位為都督總管,是延齡一日在東,即一日受將軍節制也。」馬雄意稍解。

自此凡有公事至延齡處,皆用令箭,延齡心亦不服。那一日與馬雄相會,謂馬雄道:「吾兩人初本不睦,今以吳王反正之故,致兩人共事一方,實出意外。」馬雄道:「若非君先到吾帳中,亦恐無面商之日也。」延齡道:「雖然,然將軍不欲見吾,吾亦不往見。

將軍懼吾不為延接,因不敢見吾,故吾特親謁將軍,聊藉此袒懷以示將軍耳。」馬雄聽罷愕然,已悟悉為尚之信所掇弄,惟默然不語,特心中已深嫉延齡。又惡其爵居己上,自是乃有殺延齡之心。

原來孫延齡之妻名孔四貞,為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初曾育于吳三桂府為三桂養女,當有德在桂林陣亡,其子庭訓亦已見殺,時朝廷因有德歿于王事,又憫有德無嗣,乃以四貞收養宮中,太后認為養女,封四貞為和碩格格。及四貞年已十六,太后欲為擇配,四貞自稱有夫,不能另配,蓋有德生時,已將四貞許配孫延齡矣。太后得知,便下詔求得延齡,由太后之命成為夫婦,賜以大第,在西華門外。

並賜延齡為和碩額駙。當有德歿後,以綫國安代統其眾。惟是孔王藩府久虛,乃以孔四貞掌定南王府事,以延齡世襲一等阿思尼塔番。那孫延齡美丰姿,曉音律,又長於擊刺,體魄矯健,能趨九尺屏風。

獨不喜讀書,凡遇有章奏,唯令幕友誦之,並令斟酌可否。若與人交際,性獨和平,尤有容人之量,故朝中大老亦多喜之。那孔四貞亦美貌多才,獨性殊驕傲,自以身為太后養女,又掌藩府,不免輕視延齡。延齡自然不悅,惟以四貞為太后養女,仍有所畏忌,只得貌為恭謹,以順承其意。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