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71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王自發晉陽,至是凡四十啟,帝皆不報,王乃東還。遣行台侯景引兵襲荊州,荊州民鄧誕等執元穎以應景。又東荊州刺史馮景昭,帝在洛時曾遣都督趙剛召之入援。兵不及發,帝已入關。景昭 集府中文武議所從違。司馬馮道和請據州以待北方處分,剛曰:「宜勒兵急赴行在。」景昭不對。剛抽刀投地曰:「公若欲為忠臣,請斬道和;如欲從賊,可速殺我。」景昭悟,即率眾赴關。會侯景引至逼穰城,東荊州民楊祖歡起兵應之,以其眾邀景昭于路。景昭戰敗,剛沒蠻中。由是三荊之地皆屬高王。且說破胡還至半途,聞荊州已失,大驚曰:「荊州吾根本地,今若失之,妻子皆為虜矣。」遂率軍馬星夜趕回。景知勝兵將至,慮其驍勇難敵,遣人求援于敖曹。敖曹曰:「大王使吾鎮守豫州,正為今日。勝之勇非景能敵,吾當力戰破之。」遂許發師。但未識兩虎相鬥勝負若何,且聽下文分解。

第三十四卷

娶國色適諧前夢遷帝都重立新基

話說賀拔勝兵至荊州,離城不遠,侯景引兵出禦,相遇于魯陽山下。勝問:「來將何人?」景出馬曰:「是我。」勝曰:「你是我故人,何為奪我城池?」景曰:「此皆大魏土地,你取得,我也取得。今荊州既為我有,勸你莫想罷。」勝聞言大怒,拍馬直取侯景。景迎戰數合,哪裡敵得勝之神勇,眾將齊上,破胡槍挑數將,三軍皆懼,一齊往後退走。勝揮兵直進,勢如破竹,追下數裡。忽見西北角上塵土遮天,金鼓震地,擁出一隊人馬,乃是豫州高敖曹引兵五千來救荊州。勝見有援師,暫即退下。景見敖曹曰:「若非將軍來救,幾至失手。」敖曹曰:「君勿憂,明日看吾破之。」當夜各歸大營。

天色微明,勝便討戰。敖曹出馬,謂勝曰:「我二人皆號善戰,爾知吾勇,我知爾強。今日各賭本事,不許一人一騎幫扶。我輸了還你荊州,你輸了從此去罷。」勝點頭道:「好!」各軍士退後。雙槍並舉,兩騎相先,一往一來,渾如兩道白光滾來滾去。清晨戰至下午,不知幾千回合。二人愈鬥愈健,越戰越勇,兩邊軍士都看得獃了,直到天黑猶不住 手。侯景便叫鳴金,那邊亦鳴金收兵。勝回營飽餐一頓,想起一家性命都在人手,不斬敖曹焉能奪得城池,救得眷屬,吩咐軍士點起火把,出營高叫道:「敖曹!你敢與吾夜鬥麼?」敖曹聞知,亦令軍士點起火把,挺槍直出,喝道:「來來來,退避者不算好漢。」於是重又戰起,火光之下各逞神威。正如棋逢敵手,你不讓強,我不服弱。

直至天明,二人戀戰如故。侯景見破胡士卒皆荊州人,因生一計,令其父兄親戚四面招呼,軍心一動,遂皆散走。勝方酣戰,見大勢已潰,只得回馬而走。敖曹拽滿雕弓,一箭射來中勝右臂,遂負箭而逃。

敖曹亦收兵歸去。勝敗下三十餘裡,無一騎相從。俄而將士稍集,只存殘兵五六百人。勝憤極,欲拔劍自刎。左丞崔謙止之曰:「將軍不可輕生。今西歸無路,不如暫投南朝,再圖後舉。」勝從之,遂奔梁。今且按下不表。

單講高王回至洛陽時,清和王出入已稱警蹕,以天子自居。王醜之,欲立其世子善見為帝,卻未明言。有僧道榮孝武所信重,遣令奉表於帝曰:陛下若遠賜一制,許還京洛,臣當帥勒文武,式清宮禁。若返正無日,則七廟不可無主,萬國須有所歸,臣寧負陛下,不負社稷。

以故立帝之議未發。越一日,內史侍郎馮子昂偕西行文武十餘人逃回洛陽,高王大喜,乃親至瑤光寺點放其家屬。子昂有女名嚴娘,年十九,貌美非常。曾嫁任城王為妃,王死孀居,歸母家,今同拘寺中。

王見之心動,次日,即着高隆之為媒往聘。子昂不敢違,遂納于王。封為安德夫人,甚加寵 幸。馮夫人又言:「同拘于寺者有城陽王妃李氏,侍中李昱之妹,冰肌玉骨,霧鬢雲鬟,可稱絶色。城陽為爾朱兆所害,妃孀居已久,今年二十有一,王何不釋而納之?」王曰:「果爾,當使與卿為伴。」次日,即遣內侍王信忠至寺,特召侍中李昱之妹至府問事,以小車載之而來。王見李氏淡妝素服,綽約輕盈,飄飄若仙,彷彿與前夢所見相似。與之言,曆數苦情,愁容戚態,愈覺動人,不勝大喜。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