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57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但我與卿結髮情深,斷無棄卿別娶之理。況高歡亦取一花,理不可解。因取花箋一幅,將夢中所見一一記之,付妃藏好,留為異日之驗。後來王為西魏主,蠕蠕國有兩公主,一嫁于王,一嫁于歡,而乙弗後遂廢死,此夢始驗也。正說間,報侍郎王思政來,接入密室相語。思政曰:“今奉帝詔,往說賀拔岳,特來告別。」王囑之曰:「機不可泄,願君慎之。」思政曰:「吾改作賈客,潛入關西,相機行事便了。」王曰:「如此最好。」遂別去。今且按下不表。且說賀拔岳鎮守關西,軍政無缺,四民樂業。岳以行台左丞宇文泰為心腹。泰有文武才,志度深沉,特為岳所器重,言無不聽,計無不從。泰年二十有四,尚無正室,身邊只有李姬一人,欲待其生子,然後冊正。

姬生一女,因生時雲氣滿室,取名雲祥,即後西魏廢帝后也。一日,賀拔岳出長安遊獵,駐軍華陽城外。眾將皆隨,泰亦同往。泰見軍中無事,私語部下頭目三人,易服為遊客,入華陽遊玩。走過幾處街方,忽見掛一算命卜卦招牌,便同三人走入店中,向術者拱手道:「乞將賤庚一排。」術者寫下八字,推算一回,便起身道:「此處不便說話,請貴人裡面坐談。」四人走進,術者向泰作揖道:「不知貴人下降,有失迎迓。」泰笑道:「小子是經商的人,何敢當貴人之稱?」術者道:「休要瞞我,尊命極貴。目下雖有爵位,未足為奇。一遇風雲,飛昇雲表,必為萬民之尊。現在喜氣重重,來春定生貴子。」泰又笑道:「我尚未娶室,焉得來年生子?」那術者一聞未娶之 言,拍手喜道:「好,好,好,今日遇著了。」泰駭極,問故。術者道:「老漢是成都府人,雲遊無定。所以耽擱在此者,只為受人之託,必成就其事方去。」泰問:「何事?」術者道:「此間有一長者,姓姚,名文信。

幾代名家,富而好禮,世居盤陀村。女名金花小姐,年方十八,才貌無雙。前日推算其命,貴不可言,定當母儀天下,非尋常人可配。長者欲得貴婿,故留我在此算卜,看有可以配合者,為之作伐。無如所算之命皆非其耦,今貴人之命正是天生一對。既雲未娶,老漢願為執柯,敢求名姓,好去通知。」泰大喜,便以名姓告之,訂于明日來討回音。泰出門囑三人勿泄。

那術者自泰去後,即到姚文信家,言有八字在此,是一極貴之婿,不可錯過。其夜,金花小姐夢一金龍據腹,正在堂中告知父母,恰好術者到來為媒。文信大以為瑞,一諾無辭。術者報泰,泰即納聘。

賀拔岳知之,勸其即娶。遂停軍三日,城內備下公署,共結花燭。合卺之後,泰見金花色美而慧,心下甚喜。於是拜別文信夫婦,共歸長安。到家之後,賓朋畢賀,張樂設飲,忙了數日。一日,門上持帖來稟云:「有一人商旅打扮,從洛陽來,要見主人。」泰見帖上名字乃是王思政,心下大駭,吩咐開門,親自出外接進。施禮坐定,便問道:「侍郎,天子貴臣,何以微服下顧?」思政曰:「偶訪親友至此,特來奉候。」泰曰:「莫非要見我元帥乎?」思政曰:「賀拔公也要進候。深慕左丞才智不凡,識權達變,先來一談。」泰知其意,便請入密室相語。但未識所語何事,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十八卷

思政開誠感賀拔虛無作法病高王

話說宇文泰屏去左右,將王思政邀入密室,問其來意。思政曰:「我今至此,特為國事起見。」泰曰:「自渤海王當國,寇亂已平,天下安治,國家尚有何事煩公遠出?」思政曰:「左丞以渤海王為何如人?」泰曰:「高王滅爾朱,扶帝室,大魏之功臣也。」思政曰:「吾亦意其如此。孰知滅一爾朱,復生一爾朱。今歡身居并州,遙執朝權,形勢之地皆其私人所據,天子孤立於上,國勢日危。近歡又納孝莊後為妾,敗常亂紀,于斯為極,寧肯終守臣節哉?帝素知行台與左丞忠義自矢,士馬足以敵歡,故特遣我來密相盟約,為異日長城之靠,所以敢布心腹。」泰曰:「高歡之心路人皆知,吾元帥豈肯與之同逆。直以勢大難敵,故陽為結好耳。請即同往,與賀拔公議之。」思政大喜,便與泰同來見岳。岳知思政至,忙即請入,下階相迎。坐定,略敘寒溫,思政便以告泰之言告岳,出帝密詔付之。岳再拜而受,因曰:「國步將危,正人臣捐軀效節之日,況有帝命乎?岳敬聞命,不敢有二。」留入後堂,設宴相待。宴罷,思政不敢久留,起身 辭去。岳曰:「歸奏天子,歡若有變,岳必盡死以報。倘有見聞,當使宇文左丞到京面陳。」思政既結好關西,星夜趕回京師,奏知孝武。孝武曰:「賀拔岳諒無他意。但恐歡終難制,奈何?」斛斯椿曰:「陛下勿憂,臣更有一計,足以除歡。」帝問:「何計?」椿密語帝曰:「有嵩山道士黃平信、潘有璋善行符魘之法,與臣往來親善,臣嘗試其法有驗。據雲能攝人生魂,用伏屍術,埋而壓之,其人必死。只要本人生年月日,貼肉衣服,法無不靈。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