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人間樂 - 24 / 41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許綉虎聽了,直喜得心花俱開。忙謝道:「年小侄見此和詩,實是不敢驟然而去。不意老年伯能鑒苦懷,收作入幕之賓,以繼坐臥之志,以俟將來消息,真乃天地父母不過是矣!」居行簡見他應允,一時彼此開懷,遂又說說笑笑,兩人酒到即飲。正是:

愁來半盞真難嚥,喜到千杯亦不辭。

卻是糊塗渾不解,暗藏啞謎費猜思。

兩人飲畢,居行簡吩咐家人:「到庵中去取行李。」又吩咐:「于書室偏房收拾臥榻。」遂攜了許綉虎向花間散步。原來,這些延引款待,俱是與掌珠商議停當,以遊戲中試看許綉虎果是情真意切,好招為婿。許綉虎哪裡曉得!

到了傍晚,居行簡辭入內去,與夫人、小姐細細說知,道:「許生不但才學淵源,風流蘊藉,而一種態度安徐,不獨可愛,抑且可敬。如今招致來家,雖是收其放心,我恐終要奔馳。他方纔求我同訪,我不應承,竟有不欲生之意。此等情切,叫我一時不能措詞,只得慰他,且俟小兒回來商議訪尋,他才肯安心在此。我今笑他,這個啞謎實是難猜,他還認定有人可訪。若日後終無其人,豈不放心復萌?」夫人道:「何不說明就理,使我孩兒早遂於飛,也可免我心內懸懸也。」居行簡道:「說明固好。只是向來孩兒,外人只知是個公子,怎好一旦簫鼓鐘聲,明明嫁娶,甚有不便。」

掌珠聽了,笑說道:「他今既要與孩兒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相見,孩兒不妨與他相見。相見過,六轡在手,控馭自如。又何愁奔逸之野馬也!」居行簡搖首道:「這怎麼使得?」掌珠小姐又笑道:「他當日與孩兒路遇是個男子,今日仍以男子相見,必無男女嫌疑。即使時常接見,論文終日,又何礙於禮!若到後來,必須如此這般計較而行,有何不可?」

居行筒聽了,哈哈大笑道:「孩兒靈心機巧,真可謂愈出愈奇,到也是一番佳話。」遂又細細商議與許綉虎相見。

只不知相見有何話說?可能識出些破綻否?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簾控金鈎天女素妝微露影

閒齋寂靜書生憔悴染儒毫

詞曰:

青青無意桃紅柳,欲尋好句。動花樹影那人兒,驚避又還回顧。無可奈何難去,又添思慕。鎮日雙眉作鎖攢,援筆吐愁如訴。

調寄《玉連環》

話說許綉虎在書室中,雖然書籍滿架,哪裡有心去看。終日痴痴迷迷看著抄錄和詩。

一日夜間,有個小童送入燈來,不一時又送上一壺好茶。許綉虎見這小童生得清秀,因問道:「你家老爺只生一位公子?如何捨得使他遊學在外,這是什麼緣故?」小童道:「我家公子年雖幼,生性卻與人不同,我嘗聽見他對人說道:『讀書只求明理,理有所得,不若曠觀以尋益友。』故此公子自做秀才之後,只借遊學為名,實是訪求益友。」

許綉虎聽了,驚驚喜喜,忙問道:「如今你家公子結識了多少朋友了?」小童道:「相公怎麼看得結識朋友這等容易?」許綉虎道:「出門相遇,無非朋友,有什不容易?」小童道:「原來相公是個濫交不擇的人。我家公子要結識的朋友,必是友直、友諒、友多聞的益友,再者要與他詩文堪敵,年貌相仿,方肯與他訂交,誓同生死。不然,不與他結識。」

許綉虎道:「若這般說來,真不容易。只不知你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公子可曾結識得幾個麼?難道不曾有人?」小童道:「實是沒有。」許綉虎笑了一笑道:「我初到此,只為愁腸充塞,筆花未吐。你今看我的年貌,可入得你公子的眼麼?」小童笑道:「若據我看來,雖不知相公文才深淺,若以年貌取之,只怕公子見了,也還留意三分。」許綉虎正要再問,不期裡面有人呼喚,小童連忙走入。正是:

曲曲彎彎無盡期,機關暗逗哪能知。

聽來雖是糊塗語,引得人心平屬迷。

原來這個小童,就是素琴假裝來誇說公子,好使許綉虎在此安心。許綉虎見他去了,只得默坐了一會。小芳來催安寢。寢便寢了,一時那得睡着。因想道:「若據小童之言,我想這公子勿論有才無才,而胸懷磊落,超越過人,如此又難得。他父親以順其性,倒也難得。」

忽又想道:「他今比我尚小兩年,胸中怎得如此操守?行擇友的事。倘或一旦淪入匪類,不求益友,反交損友,方纔說的益友;倘或是友便辟、友善諛、友佞的這一類的人,也不可知?畢竟還是他父母溺愛,莫知其苗之碩,得以外務。畢非君子之朋,是與小人之朋為朋也」想了半晌,遂假寢欲睡,不期再也睡不着。

因又想道:「方纔小童說他讀書只求明理。若果能明理,則理無所不明。自然目無王侯,等閒世俗豈能入他之眼。我今想來,我為訪友費了無限苦心,終無一見。他去訪友,不知又作何狀?我今雖不敢自誇,大約還在益友之內,必非小人損友之列。怎得寄個信與他,使他早歸一見,以定生平。如若彼此意氣不投,我還去尋我的好友。我今有個主意,明日在年伯面前,想慕世弟如饑如渴,使人催回,有何不可!」想罷睡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