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人間樂 - 22 / 41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彗靜道:「相公到此不久,怎認得他。他是我松江府第一有名的鄉宦,又是本寺的護法,曾做過鴻臚寺少卿。今日寺中各房有事,不曾着人在山門外伺候。適纔有人看見,忙來報我,我趕來迎接,他又去了。只不知他幾時到此的?」

許綉虎聽明,方歡喜道:「我因心事憂愁,無暇問得他的姓名,正在追悔。也疑他是個有道長者,原來出過仕的,自然交遊甚廣,不誤我事。」說罷與寺僧別過。路中與慧靜細細說知,道:「我明早要去拜他。」慧靜道:「我到各房問信,俱說不知,卻喜得相公今日遇他,他只消着人到學中一問,就曉得題詩之人了。」許綉虎歡歡喜喜,回到庵中。曉得居行簡是做過鴻臚寺少卿的,越發不敢輕忽。

到了次日,許綉虎遂即恭恭敬敬,取了一個大紅柬帖,寫了一個年家眷小侄的帖子,吩咐小芳跟隨,覺得尚早,只得停了一會,方纔出門,一徑到了居家門首。

小芳將帖子投到門上,管門的接了名帖,進去半晌,笑嘻嘻出來說道:「家老爺曉得相公今日必來相訪,要在家等候。不期來了一位過客,船在河下立等相會,萬不能辭,只得清早出門回拜去了。臨行吩咐道,若是許相公到此,必要留請進廳寬坐一時,回來相見,相公可請進廳寬坐。」許綉虎道:「小子拜謁長者,禮當謹候。」

說罷,那僕人就引許綉虎走入大門來,即有兩個老仆開了中門,引着許綉虎到廳上客位坐下。就有小童送過茶來。

許綉虎飲畢,坐了半晌,茶過三杯,旁邊一個小童笑嘻嘻說道:「老爺臨行吩咐道:『許相公到此,倘若會客來遲,廳上不便久坐,況且許相公與老爺有年家世誼,就如子侄一般,不妨請進書室略候片時。如若許相公不能久坐,或別有他事,不妨請回,改日再來相見也可使得。』」

許綉虎聽了。歡歡喜喜的說道:「得蒙老爺推念世誼,待以子侄,何敢言外。況且我有事幹瀆你家老爺,必要面見指明,萬不能緩,豈可以老爺公出,而竟回去之理!既命書室相候,敢不敬從?」小童聽了,遂在前引走,不多時走入書室中來。

許綉虎走入書室,但見書室中牙箋玉軸,古玩充盈,圖書琳瑯滿目,足堪賞玩。忽抬頭一眼看去,不覺吃了一驚。只因這一驚,有分教:

終日糊塗,到底不明不白;

連宵細思,難推誰是誰非。

不知後事果是如何相見?再看下回分解。

第十一回 

至誠心登堂晉謁

暗有意且寓陳蕃

詞曰:

心中愁苦萬千般,有個人兒遠竊看。為君尋訪契金蘭,且自從寬。來到畫堂機巧,稽錄寫無端。懇求明告得心安,聞說多歡。

調寄《畫堂春》

話說許綉虎走入書室,看見擺設果是十分精潔,因想道:「他乃年高出過仕的人,料想無書可讀。即有書,何得有閒工夫在此翻閲?怎麼這室中竟像日日有人在此吟詠的一般?」又想道:「豈無子侄以繼書香?若看這外貌,亦可想見其人必非紈袴俗物,是個鑽研窮究有意詩文的了。」

一時不便翻看書籍,只看此古玩,復又抬頭看些名人詩畫,也還不算新奇,逐幅看去,及看到一幅,內中有幾行字型,卻寫得墨酣筆舞,大有可觀,遂走近一步,不覺吃了一驚道:「為何將我題壁二詩俱抄錄在此,豈非奇事?」及再看去,連那兩首和詩,也寫得清清楚楚一字無遺。

暗暗驚喜道:「我只道此詩被塗抹,不得再見,不意于此室復睹,真僥倖也!但我想這詩題于寺壁,他人見之殊屬泛常,無所可取。若不拾芥相投,何勞記憶,且又抄錄?真乃使人不解?」忽又想道:「我當日自恨,不曾在和詩之下朝夕相守,寢食不離,今得見詩,深遂我願矣。只是我與此老素不識面,只不過昨日偶遇,肯為我訪尋題和詩之人,故我來求於他,他同我尋訪足矣。至于訪尋不着,他亦無可奈何。終不然賴在他身上要人不成。若我到無可奈何之時,不得不辭別而去,未知他肯留我在書室,朝夕與此詩相守乎?」

一時想到此際,不覺先前喜顏變作愁顏。不顧有小童在側,竟跌腳捶胸起來。又獃立了半晌,再細細一看,忽又大喜道:「你看這筆跡,卻與掌珠如同一手,纖毫無二,難道就是他寫的不成?若果是他,此乃意外之奇逢,必要問明詩中之意。只是不知這掌珠是主人的什麼人?可肯與我識面否?若得在此與他朝吟夕詠,以成契合,吾心快矣!」

一時又想得歡歡喜喜地道:「我今詩已見矣,筆跡又無疑矣,只消主人來家,一問瞭然。只是這主人,是個齒德兼優、位尊名重的人,說話間決不可驟然遽急才是道理。」一時想來想去,絶無半點候久欲回之意。

小童近前說道:「不期家老爺耽擱未回,致相公等久。家主母因知相公來得早,備有幾種果品,相公若不棄嫌,請坐一吃。」許綉虎大喜道:「我已安心願等,怎敢蒙主母賜惠,心有不安!」

卻見那邊桌上,已擺得端端正正,遂走來坐下,小童奉過茶來。許綉虎覺得茶味清香,又見果品精緻,竟欣欣自吃。因見窗外園亭花卉俱栽得疏疏落落,甚覺可愛。因轉念想道:「這般看來,必定是個文人朝夕在此,嘲風弄月,抒寫幽懷之所。不然,焉能結構得這般幽雅?如今雖未見其人,而其人之品已窺八九。」正想不了,忽有人傳入,報說道:「家老爺已回,曉得相公在此,就出來相見。」

許綉虎聽了,連忙起身立侯。只見居行簡履聲橐橐走入,滿臉笑容的說道:「昨日偶爾相期,不意賢契認真過訪。又適他出,不及迎接,老夫獲罪多矣!」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