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八賢傳 - 9 / 39
古典小說類 / 梅叟志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郭英說:「姐丈藏了,監生不曉。」巡撫喝道:「你還佞口,你姐丈把你胞姐屍身藏在櫃內,你暗地使人盜了去掩藏訖,告你姐丈是呀不是?」郭英說:「並無此事。」巡撫大怒:「不是你盜去屍身,想必還是殺官劫庫的賊人盜去的否?」

在堂下候審的蟒、蛇二賊聞張巡撫之言,賊人膽虛,把頭一縮,舌頭一伸,說:「張巡撫猶如包拯大人出世了。」不由聲音高了些,被巡撫聽見。張巡撫吩咐把二賊帶上來。眾人役把二賊帶在堂口跪倒。張巡撫把驚堂木一拍,喝道:「好賊囚,竟給本院改了姓包,其情可恨。」二賊口尊:「大人息怒,小人有下情上稟,因大人審究屍身在何處,言說屍身被殺官劫庫賊盜去,小的二人一驚,讚美大人如宋朝包大人復生,斷事如神。」

張巡撫聞言,忙問道:「偷盜屍櫃必是你二賊所作。快從實招來,免動大刑。」二賊見嚴究追問,不敢隱瞞,叩頭說:「盜屍櫃是小的二人所作。把櫃搭到河岸,打開櫃,見裡面是一屍身,並無別物。一怒把櫃推入河內,忽聞櫃中女屍復活,喊了一聲:『兄弟害殺我了。』被水漂流而去。小的二人見天色已亮,投入破廟困睡,又被同雲縣的捕役把我二人獲送縣衙,又解到大人台下。此系實供,並無虛言。」張中丞聞供,哈哈大笑,吩咐:「傳李興周上堂。」

李興周來至堂前,跪倒。張巡撫口呼:「李相公請起。」李興周說:「除名罪員,不敢起去。」中丞說:「本院已經審清,你縱然被屈,當初不該將妻屍藏匿,這是你的大錯,自招禍端。」李興周說:「晚生失之於初,實是懵懂。」中丞說:「適纔二賊所供,你妻在櫃內說話,必然未死,日後你夫妻必有團圓之日,暫且送你南學攻書,以圖上進。」李興周謝了中丞之恩,又想起妻子不曉落在何處?何日相逢?不免悲傷,止住淚痕,上了南學,暫且不表。

再言張中丞吩咐將八名賊囚送入南牢,不許難為於他。遂向郭英說:“逞刁誣告,理當充軍,又串官害民,理當斬首。

暫且收監,以待部文定奪。”堂下聽審的眾百姓紛紛議論,這才是青天好官。

忽聞雲牌噹噹噹三聲響,巡撫退堂,走入書房,命茶童捧過文房四寶,張巡撫提筆在手,不多時把奏摺寫完,收拾停當,吩咐茶童:「傳炮手並飛報大堂伺候。」茶童傳出話去,張巡撫覆上大堂,把奏摺供在公案,大拜二十四拜,飛報背折上馬。

炮手放了三聲大炮,飛報進京。這且言講不着。

再表郭氏玉蓮,被漁翁漁婆救上船,問其緣由,言:「家住同雲縣。」漁翁說:「此處離同雲縣相隔七百餘里,一時難到,這黃河岸上有一座觀音堂,是尼姑庵,不如送你在庵中存身,以待深秋送你還家。不知小娘子意下如何?」郭玉蓮口尊:「恩人若保周全,回家團圓,恩當重報。」漁婆說:「小娘子既是應允,隨我下船。」漁婆在前,郭氏玉蓮在後,下了漁船,竟往尼姑庵而來。不多時來到觀音堂前,郭玉蓮見廟是坐南朝北,山門懸着青石匾,寫着「觀音堂」三個大字。山門一副對聯,上聯寫「慈航普渡」,下聯配「尋聲救苦」。門框上一副對聯,上聯寫:「紫竹林中觀鳥語」,下聯是「白蓮台上拯禍災」。二人走進角門,小徑上見一道姑,笑臉相迎,問曰:「二位施主從未識面,到小庵有何事故?」漁婆將郭氏落水事從頭至終言了一遍,道姑聞言曰:「救人一難,勝造七級浮屠。」郭氏玉蓮接言,口呼:「師父,萬望看顧,異日回家,恩當重報。」道姑曰:「若不嫌棄,住上一年半載,有何妨礙?」漁婆說:「我船中甚忙,你在此陪師父作伴罷。」言罷徜徉而去。從此郭氏玉蓮在觀音堂安身。

不覺光陰似箭,日月如梭,過了春夏秋已至隆冬天氣。道姑說:「瓮中無水,你看守山門,我往珍珠泉汲水燒茶供佛。」

郭玉蓮說:「有事弟子服其勞才是,師父看守山門,我去汲水供佛。」言罷,手提竹桶出了山門,徑奔珍珠泉而來。心中默想:「丈夫在家不知怎樣猜疑?」又想起全喜是嬌生慣養的姣兒,不由得大聲喊叫:「吾的全喜姣兒,想殺為娘的了。」忽聞耳畔有玩童大呼,連聲叫「娘」。郭氏玉蓮順着聲音,舉目一望,只見有一騎馬之人,懷中摟抱著四五歲一個玩童,連聲叫「娘」,郭氏玉蓮忙走近前,認得是自己骨肉,說:「我的兒,想殺為娘的了!」上前一把將玩童抱下馬來,那玩童雙手緊摟郭氏脖項,不撒手的哭。郭氏含淚問:「你為何來此?你爹爹在家怎麼將你舍了,來到此處。」那人也下了馬,停了良久,開言,口尊:「這位大嫂口音不是此處之人?又稱此子是你之兒,你家住哪裡?你姓甚?你夫姓甚何名?」郭氏玉蓮止住哭聲,曰:「你若問我,我家住兩廣同雲縣,娘家姓郭,我夫名李興周,我是被漁家老夫婦拯救。」述了一遍。俞仁友日:「原來是郭氏弟婦。」郭氏曰:「君子所稱差矣!我與你天各一方,又非親眷,為何如此相稱?」俞仁友見問,遂言:「我名俞仁友,與李興周結拜。盟弟被郭英控告害死他胞姐,屍骨無存,定了盟弟充軍河南,將全喜託孤與我。現今我的徒罪年限已滿,只得帶全喜回原籍。今日與弟妹巧遇,我先不回家,如今兩廣總督郭大人作官清廉,與我舍弟又是同年,我給你寫一張冤狀,同你到兩廣省去遞,管保你夫婦團圓,大冤也伸了。」郭氏拜謝恩兄仗義。在珍珠泉汲了水來,三人一同進了觀音堂。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