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醒世恆言全書目錄
馮夢龍
醒世恆言 - 21

 梁尚賓回來,問道:「方纔表弟在此,說曾到顧家去不曾?」梁媽媽道:「昨日去的。不知什麼緣故,那小姐嗔怪他來遲一日,自縊而死。」梁尚賓不覺失口叫聲:「啊呀,可惜好個標緻小姐!」梁媽媽道:「你那裡見來?」梁尚賓遮掩不來,只得把自己打脫冒事,述了 ...

醒世恆言 - 22

 再說有個陳濂御史,湖廣籍貫,父親與顧僉事是同榜進士,以此顧僉事叫他是年侄。此人少年聰察,專好辨冤析枉。其時正奉差巡按江西。未入境時,顧僉事先去囑託此事。陳御史口雖領命,心下不以為然。蒞任一日,便發牌按臨贛州,嚇得那一府官吏尿流屁滾。審錄日 ...

醒世恆言 - 23

 話分兩頭。再說梁尚賓自聞魯公子問成死罪,心下到寬了八分。一日,聽得門前喧嚷,在壁縫張看時,只見一個賣布的客人,頭上帶一頂新孝頭巾,身穿舊布自佈道袍,口內打江西鄉談,說是南昌府人,在此販布買賣,聞得家中老子身故,星夜要趕回,存下幾百匹布,不 ...

醒世恆言 - 24

 御史取了招詞,喚園工老歐上來:「你仔細認一認,那夜司園上假公子的,可是這個人?」老鷗睜開兩眼看了,道:「爺爺,正是他。」御史喝教室隷,把梁尚賓重責八十;將魯學曾枷極打開,就套在梁尚賓的身上。合依強姦論斬,發本監候處決。布匹百匹,退出,仍給 ...

醒世恆言 - 25

 這四句詩,是胡曾《詠史詩》。專道着昔日周幽王寵一個紀子,名曰褒姒,干方百計的媚他。因要取褒姒一笑,向驪山之上,把與諸侯為號的烽火燒起來。諸侯只道幽王有難,都舉兵來救。及到幽士殿下,寂然無事。褒姒呵呵大笑。後來犬戎起兵來攻,諸侯旨不來救,犬 ...

醒世恆言 - 26

 且說吳山回到家中,並不把搬來一事說與父母知覺。當夜心心唸唸,想著那小婦人。次日早起,換身好衣服,打撈齊整,叫個小廝壽童跟着,搖擺到店中來。正是:沒興店中賒得酒,命衰撞着有情人。吳山來到鋪中,賣了一回貨。面走動的八老來接吃茶,要納房狀。吳山 ...

醒世恆言 - 27

 吳山也不顧眾說,使性子往西走了。去到娘舅潘家,討午飯吃了。踱到門前,向一個店家借過等子,將身邊買些銀子稱了二兩,放在袖中。又閒坐了一回,捱到半晚,復到鋪中來。主管道:「裡面住的正在此請官人吃酒。」恰好八老出來道:「官人,你那裡閒耍?教老子 ...

醒世恆言 - 28

 且說吳山到次日已牌時分,喚壽童跟隨出門,走到歸錦橋邊南貨店裡,買了兩包乾果,與小廝拿着,來到灰橋市上鋪裡。主管相叫罷,將曰逐賣終的銀子帳來算了一回。吳山起身,入到裡面與金奴母子敘了寒溫,將壽童手中果子,身邊取出一封銀子,說道:「這兩包粗果 ...

醒世恆言 - 29

 且說吳山在酒店裡,捱到天晚,拿了一個豬肚,俏地裡到自臥房,對渾家說:「難得一個識熟機戶,聞我灸火,今日送兩個熟肚與我。在外和朋友吃了一個,拿一個回來與你吃。」渾家道:「你明日也用作謝他。」當晚吳山將肚子與妻在房吃了,全不教父母知覺。過了兩 ...

醒世恆言 - 30

 天色己晚,吳山在轎思量:自曰裡做場夢,甚是作怪。又驚又擾,肚裡漸覺疼起來。在轎過活不得,巴不得到家,分付轎伕快走。捱到自家門首,肚疼不可忍,跳下轎來、走入裡面,徑奔樓上。坐在馬桶上,疼一陣,撤一陣,撤出來都是血水。半晌,方上床。頭眩眼花,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