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醒世恆言全書目錄
馮夢龍
醒世恆言 - 51

 如今說唐朝有個裴度,少年時,貧落未遇。有人相他縱理人口,法當餓死。後游香山寺中,于井亭欄幹上拾得一條寶帶。裴度自思:「此乃他人遺失之物,我豈可損人利己,壞了心術?」乃坐而守之。少頃司,只見有個婦人啼哭而來,說道:「老父陷獄,借得一條寶帶, ...

醒世恆言 - 52

 話分兩頭。再說唐壁在會稽任滿,該得陞遷。想黃小娥今己長成,且回家畢姻,然後赴京末遲。當下收拾宦曩,望萬泉縣進發。到家次日,就去謁見岳丈黃太學。黃太學已知為著姻事,不等開口,便將女兒被奪情節,一五一十,備細的告訴了。唐璧聽罷,獃了半晌,咬牙 ...

醒世恆言 - 53

 唐壁再一稱謝,別了蘇老,獨自一個上路,再往京師舊店中安下。店主人聽說路上吃虧,好生淒慘。唐璧到吏部門下,將情由哀察。那吏部官道是告赦、文篙盡空,毫無巴鼻,難辨真偽。一連求了五日,並不作準。身邊銀兩,都在衙門使費去了。回到店中,只叫得苦,兩 ...

醒世恆言 - 54

 當日令公開談道:「昨見所話,誠心側然。老夫不能杜絶饋遺,以至足下久曠琴瑟之樂,老夫之罪也。」唐璧離席下拜道:「鄙人身遭顛沛,心神顛倒。昨日語言冒犯,自知死罪,伏惟相公海涵!」令公請起道:「今日頗吉,老夫權為主婚,便與足下完婚。簿育行資千貫 ...

醒世恆言 - 55

 如今在下說一節國朝的故事,乃是「滕縣尹鬼斷傢俬」。這節故事是勸人重義輕財,休忘了「孝弟」兩字經。看官們或是有弟兄沒兄弟,都不關在下之事,各人自去摸着心頭,學好做人便了。正是:善人聽說心中刺,惡人聽說耳邊風。話說國朝永樂年間,北直順天府香河 ...

醒世恆言 - 56

 過了兩個月,梅氏得了身孕,瞞着眾人,只有老公知道。一日一,一日九,捱到十月滿足,生下一個小孩兒出來,舉家大驚!這日正是九月九日,乳名取做重陽兒。到十一日,就是倪太守生日。這年恰好八十歲了,貿窖盈門。倪太守開筵管持,一來為壽誕,二來小孩兒一 ...

醒世恆言 - 57

 梅氏見他走得遠了,兩眼垂淚,指着那孩子道:「這個小冤家,難道不是你嫡血?你卻和盤托出,都把與大兒子了,教我母子兩口,異日把什麼過活?」倪太守道:「你有所不知,我看善繼不是個良善之人,若將傢俬平分了,連這小孩子的性命也難保;不如都把與他,像 ...

醒世恆言 - 58

 心生一計,瞞了母親,徑到大宅裡去。尋見了哥哥,叫聲:「作揖。」善繼到吃了一驚,問弛:「來做甚麼?」善述道:「我是個紹紳子弟,身上藍縷,被人恥笑。特來尋哥哥,討匹絹去做衣服穿。」善繼道:「你要衣服穿,自與娘討。」善述道:「老爹爹傢俬,是哥哥 ...

醒世恆言 - 59

 過了數日,善述到前村要訪個師父講解,偶從關王廟前經過。只見一夥村人搶着豬羊大禮,祭賽關聖。善述立住腳頭看時,又見一個過路的老者,拄了一根竹杖,也來閒看,問着眾人道:「你們今日為甚賽神?」眾人道:「我們遭了屈官司,幸賴官府明白,斷明了這公事 ...

醒世恆言 - 60

 也是這事合當明白,自然生出機會來。一日午飯後,又去看那軸子。丫鬟送茶來吃,將一手去接茶甌,偶然失挫,潑了些茶把軸子沾濕了。滕大尹放了茶甌,走向階前,雙手扯開軸子,就日色曬乾。忽然,日光中照見軸子裡面有些字影,滕知縣心疑,揭開看時,乃是一幅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