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歷史 / 北齊書全書目錄
李百藥
北齊書 - 71

顯祖以為此言譏我。高德政居要,不能下之,乃于眾前面折云:「黃門在帝左右,何得聞善不驚,唯好減削抑挫!」德政深以為恨,數言其短。又令主書杜永珍密啟弼在長史日,受人請屬,大營婚嫁。顯祖內銜之。 弼恃舊,仍有公事陳請。十年夏,上因飲酒,積其愆 ...

北齊書 - 72

帝夜還,耀不時開門,勒兵嚴備。帝駐蹕門外久之,催迫甚急。耀以夜深,真偽難辯,須火至面識,門乃可開,於是獨出見帝。帝笑曰:「卿欲學郅君章也?」乃使耀前開門,然後入,深嗟賞之,賜以錦采。出為南青州刺史,未之任。肅宗輔政,累遷秘書監。 耀歷事 ...

北齊書 - 73

興和中,世宗召為庫直,除奉朝請。世宗暴崩,紘冒刃捍禦,以忠節賜爵平春縣男,賚帛七百段、綾錦五十匹、錢三萬並金帶駿馬,仍除晉陽令。天保初,加寧遠將軍,頗為顯祖所知待。帝嘗與左右飲酒,曰:「快哉大樂。」 紘對曰:「亦有大樂,亦有大苦。」 ...

北齊書 - 74

鑒少聰敏,頗有志力。受學于徐遵明,不為章句,雖崇儒業,而有豪俠氣。孝昌末,盜賊蜂起,見天下將亂,乃之洛陽,與慕容儼騎馬為友。鑒性巧,夜則胡畫,以供衣食。謂其宗親曰:「運有污隆,亂極則治。并州戎馬之地,爾朱王命世之雄,杖義建旗,奉辭問罪,勞忠 ...

北齊書 - 75

常啟世宗曰:「常自鎮河陽以來,頻出關口,太谷二道,北荊已北,洛州已南,所有要害,頗所知悉。而太谷南口去荊路逾一百,經赤工阪,是賊往還東西大道,中間曠絶一百五十里,賊之糧饟,唯經此路。愚謂于彼選形勝之處,營築城戍,安置士馬,截其遠還,自然不能 ...

北齊書 - 76

孝友又言:「今人生為皂隷,葬擬王侯,存沒異途,無復節制。崇壯丘隴,盛飾祭儀,鄰里相榮,稱為至孝。又夫婦之始,王化所先,共食合瓢,足以成禮。而今之富者彌奢,同牢之設,甚于祭盤,累魚成山,山有林木,林木之上,鸞鳳斯存。徒有煩勞,終成委棄。仰惟天 ...

北齊書 - 77

子湛,字處元。涉獵文史,有家風。為太子舍人,兼常侍,聘陳使副。襲爵涇陽縣男。渾與弟繪、緯俱為聘梁使主,湛又為使副,是以趙郡人士,目為四使之門。 繪,字敬文。年六歲,便自願入學,家人偶以年俗忌,約而弗許。伺其伯姊筆牘之間,而輒竊用,未幾遂 ...

北齊書 - 78

述祖女為趙郡王睿妃。述祖常坐受王拜,命坐,王乃坐。妃薨後,王更娶鄭道蔭女。王坐受道蔭拜,王命坐,乃敢坐。王謂道蔭曰:“鄭尚書風德如此,又貴重宿舊,君不得譬之。 ”子元德,多藝術,官至琅邪守。 元德從父弟元禮,字文規。少好學,愛文藻, ...

北齊書 - 79

達拏溫良清謹,有識學,少歷職為司農卿。入周,謀反伏誅。天保時,顯祖嘗問樂安公主:「達拏于汝何似?」答曰:「甚相敬重,唯阿家憎兒。」 顯祖召達拏母入內,殺之,投屍漳水。齊滅,達拏殺主以復仇。 高德政,字士貞,渤海蓚人。父顥,魏滄州刺史 ...

北齊書 - 80

”昂性端直少華,沉深有志略,堅實難傾動。少好章句,頗綜文詞。世宗廣開幕府,引為記室參軍,委以腹心之任。世宗入輔朝政,召為開府長史。 時勛將親族兵客在都下放縱,多行不軌,孫騰、司馬子如之門尤劇。昂受世宗密旨,以法繩之,未幾之間,內外齊肅。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