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歷史 / 北齊書全書目錄
李百藥
北齊書 - 61

子綉外貌儒雅,而俠氣難忤。司空婁定遠,子綉兄之婿也,為瀛州刺史。 子綉在渤海,定遠過之,對妻及諸女宴集,言戲微有褻慢,子綉大怒,鳴鼓集眾將攻之。 俄頃,兵至數千,馬將千匹。定遠免冠拜謝,久乃釋之。 隆之弟延之,字祖業。少明辯,有 ...

北齊書 - 62

尋加征南將軍。武帝將納後,即高祖之長女也,詔元忠與尚書令元羅致娉于晉陽。高祖每于宴席論敘舊事,因撫掌欣笑云:「此人逼我起兵。」 賜白馬一匹。元忠戲謂高祖曰:「若不與侍中,當更覓建義處。」 高祖答曰:「建義處不慮無,止畏如此老翁不可遇 ...

北齊書 - 63

愍至鄉,據馬鞍山,依險為壘,徵糧集兵,以為聲勢。爾朱兆出井陘,高祖破兆于廣阿。愍統其本眾,屯故城以備爾朱兆。相州既平,命愍還鄴,除西南道行台都官尚書,復屯故城。 爾朱兆等將至,高祖征愍參守鄴城。 太昌初,除太府卿。後出為南荊州刺史、 ...

北齊書 - 64

後頗折節。歷太子舍人、司徒記室,卒官。有文集十捲,皆致遺逸。嘗為趙郡王妃鄭氏制輓歌詞,其一篇云:「君王盛海內,伉儷盡寰中。女儀掩鄭國,嬪容映趙宮。春艷桃花水,秋度桂枝風。遂使叢台夜,明月滿床空。」 恭道弟懷道,性輕率好酒,頗有慕尚,以守 ...

北齊書 - 65

因說崇曰:「緣邊諸鎮,控攝長遠。昔時初置,地廣人稀,或征發中原強宗子弟,或國之肺腑,寄以爪牙。中年以來,有司乖實,號曰府戶,役同廝養,官婚班齒,致失清流。而本宗舊類,各各榮顯,顧瞻彼此,理當憤怨。更張琴瑟,今也其時,靜境寧邊,事之大者。宜改 ...

北齊書 - 66

居門下,恃預義旗,頗自矜縱。尋以貪污為御史糾劾,因逃還鄉裡,遇赦始出。高祖以本預義旗,復其黃門。天平初,為侍讀,監典書。尋除徐州刺史,給廣宗部曲三百、清河部曲千人。性豪慢,寵妾馮氏,假其威刑,恣情取受,風政不立。初為常侍,求人修起居 ...

北齊書 - 67

瞻性簡傲,以才地自矜,所與周旋,皆一時名望。在御史台,恆于宅中送食,備盡珍羞,別室獨餐,處之自若。有一河東人士姓裴,亦為御史,伺瞻食,便往造焉。瞻不與交言,又不命匕箸。裴坐觀瞻食罷而退。明日,裴自攜匕箸,恣情飲啖。瞻方謂裴云:「我初不喚君食 ...

北齊書 - 68

”暹在廷,解衣將受罰,元康趨入,歷階而升,且言曰:「王方以天下付大將軍,有一崔暹不能容忍耶?」高祖從而宥焉。世宗入輔京室,崔暹、崔季舒、崔昂等並被任使,張亮、張徽纂並高祖所待遇,然委任皆出元康之下。時人語曰:「三崔二張,不如一康。」 魏 ...

北齊書 - 69

乃令兵人所賫戎具,道別車載;又令縣令自送軍所。時光州發兵,弼送所部達北海郡,州兵一時散亡,唯弼所送不動。他境叛兵並來攻劫,欲與同去。弼率所領親兵格鬥,終莫肯從,遂得俱達軍所。軍司崔鐘以狀上聞。其得人心如此。普泰中,吏曹下訪守令尤異,弼已代還 ...

北齊書 - 70

握手而別。破蕭明於寒山,別與領軍潘樂攻拔梁潼州,仍與岳等撫軍恤民,合境傾賴。 六年四月八日,魏帝集名僧于顯陽殿講說佛理,弼與吏部尚書楊愔、中書令邢邵、秘書監魏收等並侍法筵。敕弼升師子座,當眾敷演。昭玄都僧達及僧道順並緇林之英,問難鋒至,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