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醒世因緣傳全書目錄
西周生
醒世因緣傳 - 41

次早拘齊了一干人犯,投了文,隨出了牌,第一起就是犯人晁源等一干人等,打了二梆,俱到了縣前伺候。晁大舍又拿了一二十弔銅錢,托那伍小川兩個在衙門一切上下使用。計家因是原告,雖也略使用些,數卻不多。只是那晁大舍里奇外外把錢都使得透了,那些衙門裡的 ...

醒世因緣傳 - 42

大尹道:「你再說打珍哥門首卻是怎樣?」高氏接說:「珍哥撞見了,就嚷成一塊,說海會是個道士,郭姑子是個和尚,屈枉晁大官人娘子養着他,赤白大晌午的,也通不避人,花白不了。晁大官人可該拿出個主意來,別要聽。他沒等聽見,已是耳朵裡冒出腳來,叫了他爺 ...

醒世因緣傳 - 43

那高四嫂在東邊走遠的站着,走近前來,說道:「他說的倒是實話哩。他雖是窮了,根基好着哩!俺城裡大小人兒,誰不知道計會元家!」大尹道:「可惡!砍出去!砍出去!」那皂隷拿着板子,就待往外砍。那高氏道:「我出去就是了。火熱熱的,誰好意在這裡哩!你拿 ...

醒世因緣傳 - 44

我今試問世間人,這般報應人怕否? 那珍哥在禹明吾家躲了一個多月,回到家來,見打了得勝官司,又計氏在的時候,雖然就如那後來的周天子一般,那些強悍的諸侯畢竟也還有些拘束,今計氏死了,那珍哥就如沒了王的蜜蜂一般,在家裡喝神斷鬼,罵家人媳婦、 ...

醒世因緣傳 - 45

晁大舍道:「你且消停,這事也還沒了哩!計老頭子爺兒兩個外邊發的象醬聲塊一般,說要在巡道告狀。他進禦本,我不怕他,我只怕他有巡道這一狀。他若下狠己你一下子,咱什麼銀錢是按的下來,什麼分上是說的下來?就象包丞相似的待善哩!」珍哥道:「沒那放屁! ...

醒世因緣傳 - 46

只是好壞計都父子八刀大紙,通共得六十兩銀子方可完事,總然計氏與了那幾兩銀子,怎便好就拿出來使得?單要等晁大官退出地來賣了上官。晁大舍道:「大尹只斷退地,不曾帶斷青苗。如今地內黃黑豆未收,等收了豆,十月內交地不遲。」千方百計勒掯。那伍小川兩個 ...

醒世因緣傳 - 47

方前山說:「這銀子且等待幾日,看看光景來上不遲。如今大爺生了發背大癰,病勢利害得緊。昨日往魯府裡聘了個外科良醫姓晏的來,那外科看了,說是‘天報冤業瘡’,除非至誠祈禱,那下藥是不中用的,也便留他不住,去了。外科悄悄的說:‘這個瘡消不得,十日就 ...

醒世因緣傳 - 48

卻說那正統爺原是個有道的聖人,旰食宵衣,勵精圖治,何難措置太平?外面況且有了于忠肅這樣巡撫,裡面那三楊閣老,都是賢相;又有一個聖德的太后。這恰似千載奇逢的一般!只是當不起一個內官王振擅權作惡,挫折的那些內外百官,那一個不奴顏婢膝的,把那士氣 ...

醒世因緣傳 - 49

那告狀的,挨挨擠擠,不下數百餘張。那計巴拉也寫了一張格眼,隨了牌進去,將狀沓在桌上,走到丹墀下聽候點名。那巡道看計巴拉的狀上寫道: 告狀人計奇策,年三十五歲,東昌府武城縣人。告為人命事:策妹幼嫁晁源為妻,聽信娼妾珍哥合謀誣捏姦情,將妹 ...

醒世因緣傳 - 50

搬上酒飯來,大家吃了,叫人往莊上打點一班人騎的頭口,札括兩輛騾車,裝載珍哥高四嫂並那些婦女,並吃用的米麵舖陳等物。又到對門請禹明吾來作了保,放晁大舍到後面收拾路費行李。又收拾禮出來謝那差人、捕衙眾人,共三十兩。那四個婆娘,每人四兩;刑廳兩個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