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醒世因緣傳全書目錄
西周生
醒世因緣傳 - 51

又叫小夏景上來,問:「你喚那珍哥叫甚麼?」回說:「叫姨。」問說:「你那姨見了和尚道士是怎麼說話?」夏景道:「沒說甚麼,只說一個道士一個和尚出去了,再沒說別的。」問說:「你那主人公說甚麼?」回說:「甚麼是主人公?」問說:「你叫那晁源是甚麼?」 ...

醒世因緣傳 - 52

叫珍哥上來,問說:「你那日看見從計氏後邊出來的,果然是和尚道士麼?」回說:「只見一個雄赳赳的人,戴了唐巾,穿了道袍,又一個大身材白胖的光頭,打我門前走過,一時誤認了是和尚、道士,後來方曉得是兩個姑子。」問說:「你既然還認不真,卻怎便說道鄉宦 ...

醒世因緣傳 - 53

一口施氏,即珍哥,年一十九歲,北直隷河間府吳橋縣人。幼年間失記本宗名姓,被父母受錢,不知的數,賣與不在官樂戶施良為娼。正統五年,梳櫳接客,兼學扮戲為旦。次年二月內,施良帶領氏等一班樂婦前來濮州臨邑趕會生理,隨到武城縣寄住。有今在官監生晁源未 ...

醒世因緣傳 - 54

一,照出計奇策告紙銀二錢五分,高氏、小柳青、小夏景、伍聖道、邵強仁、海會、郭氏各民紙銀二錢,晁源官紙銀四錢,又該贖罪,晁源折納工價銀二十五兩,海會、郭氏各收贖銀一錢五分,俟詳允,追封貯庫,作正支銷。伍聖道、邵強仁原許晁源二百兩,非本主告發之 ...

醒世因緣傳 - 55

那高四嫂只說刑廳問過了,也就好回去,不料還要解道,如今又駁了本府,聽的說還要駁三四次,不知在那州那縣,那得這些工夫跟了淘氣?若是知道眉眼高低的婆娘,見他們打得雌牙裂嘴的光景,料且說得又不中用,且是又受了他這許多東西,也該不做聲。他卻喃喃吶吶 ...

醒世因緣傳 - 56

次日起來,大家吃了早飯,依前起身。行到那前日邵次湖死的所在,只見伍小川大叫道:「列位休要打我!邵兄弟,你攔他們一攔,我合你們同去就是了!」張了張口,不禁兒蹬歪就「尚饗」去了。一干人眾還在那前日住下的所在歇了轎馬車輛。差人依舊尋見了前日的鄉約 ...

醒世因緣傳 - 57

那個署捕的倉官已是去了,另一個新典史到任,過了一月有餘,陝西人,姓柘,名之圖。聞得珍哥一塊肥肉,合衙門的人沒有一個不啃嚼他的,也要尋思大吃他一頓。一日間,掌燈以後,三不知討了監鑰,自己走下監去,一直先到女監中。別的房裡黑暗地洞,就如地獄一般 ...

醒世因緣傳 - 58

一片沒良心的寡話,奉承得那典史抓耳撓腮,渾身似撮上了一升虱子的,單要等晁源開口,便也要賣個人情與他。晁源卻再不提起,典史只得自己開言說:「縣裡久缺了正官,凡事廢弛得極了,所以只得自己下下監,查查夜。誰知蹊蹺古怪的事說不盡這許多:適纔到了北城 ...

醒世因緣傳 - 59

卻說晁大舍自從與典史相知了,三日兩頭,自己到監裡去看望珍哥,或清早進去,晌午出來,或晌午進去,傍晚出來。那些禁子先已受了他的重賄,四時八節又都有賞私,年節間共是一口肥豬,一大罈酒,每人三斗麥,五百錢,刑房書手也有節禮,凡遇晁大捨出入,就是驛 ...

醒世因緣傳 - 60

一連幾日,晁大舍白日出來打點,夜晚進監宿歇。十二日,自己到四衙裡辭了典史,送了十兩別敬,托那典史看顧,又與捕衙的人役二兩銀子折酒飯;又送了典史的奶奶一對玉花、一個玉結、一個玉瓶、一匹一樹梅南京段子,典史歡天喜地應承了。又把晁住媳婦安排到裡面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