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十二樓全書目錄
李漁
十二樓 - 11

袁士駿又再三推卻,說:「命犯孤鸞的人,一個女子尚且壓她不住,何況兩位佳人?」刑尊笑起來道:「今日之事,倒合著吾兄的尊造了。所謂命犯孤鸞者,乃是『單了一人、不使成雙』之意。若還是一男一女做了夫妻,倒是雙而不單,恐于尊造有礙。如今兩女一男,除起 ...

十二樓 - 12

眾人見他慳吝太過,都在背後料他,說:「古語有云:『鄙嗇之極,必生奢男。』少不得有個後代出來,替他變古為今,使唐風儉不到底。」誰想生出來的兒子,又能酷肖其父,自小夤緣入學,是個白丁秀才,飲食也不求豐,衣服也不求侈,器玩也不求精。獨有房產一事, ...

十二樓 - 13

中間一層有淨幾明窗,牙籤玉軸,是他讀書臨帖之所,匾額上有四個字云:與古為徒。 最上一層極是空曠,除名香一爐、《黃庭》一卷之外,並無長物,是他避俗離囂、絶人屏跡的所在,匾額上有四個字云:與天為徒。 既把一座樓台分了三樣用處,又合來總題 ...

十二樓 - 14

不想到一月之後,有幾個買屋的原中,忽然走到,說:「虞素臣生子後,倒被賀客弄窮了,吃得他鹽乾醋盡。如今別無生法,只得想到住居,斷根出賣的招帖都貼在門上了。機會不可錯過,快些下手!」玉川父子聽見,驚喜欲狂。還只怕他記恨前情,寧可賣與別人,不屑同 ...

十二樓 - 15

丈夫極力分拆,再辯不清。這宗銀子不但不是己物,又不知從何處飛來。只因來歷不明,以致官司難結。還喜得沒有失主,問官作了疑獄,不曾定下罪名。 丈夫終日思想:這些產業原是府上出來的,或者是老爺的祖宗預先埋在地下,先太老爺不知,不曾取得,所以倒 ...

十二樓 - 16

太夫人常常贊服,說他有先見之明。」知縣聽到此處,就大笑起來,對了屏風後深深打一躬道:「多謝太夫人教導,使我這愚蒙縣令審出一樁奇事來。如今不消說得,竟煩尊使遞張領狀,把那二十錠元寶送到府上來就是了。」繼武道:「何所見而然?還求老父母明白賜教。 ...

十二樓 - 17

這六首絶句,名為《採蓮歌》,乃不肖兒時所作。共得十首,今去其四。凡作採蓮詩者,都是借花以詠閨情,再沒有一首說著男子。又是借題以詠美人,並沒有一句說著醜婦。 可見荷花不比別樣,只該是婦人采,不該用男子摘;只該入美人之手,不該近醜婦之身。 ...

十二樓 - 18

嫻嫻恐怕呵叱得早,不免要激出事來,倒把身子縮進房去,佯為不知,好待她們上岸。直等衣服着完之後,方纔喚上樓來,罰她一齊跪倒,說:「做婦女的人,全以廉恥為重,此事可做,將來何事不可為!」眾人都說:「老爺家法森嚴,並無男子敢進內室。恃得沒有男人, ...

十二樓 - 19

就回覆媒婆道:「叫他放心,速速央人來說。老爺許了就罷,萬一不許,叫他進京之後,見我們大爺二爺,他兩個是憐才的人,自然肯許。」媒婆得了這句話,就去回覆吉人。吉人大喜,即便央人說合,但不知可能就允。 看官們看到此處,別樣的事都且丟開,單想詹 ...

十二樓 - 20

心上思量道:「這件東西既可以登高望遠,又能使遠處的人物比近處更覺分明,竟是一雙千里眼,不是千里鏡了。我如今年已弱冠,姻事未偕,要選個人間的絶色,只是仕宦人家的女子都沒得與人見面,低門小戶又不便聯姻。近日做媒的人開了許多名字,都說是宦家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