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吳三桂演義全書目錄
不題撰人
吳三桂演義 - 41

汝貪圖自便,貽誤主上,復有何面目生於天地間耶?」吉翔無詞以答。永曆帝料知不免,即令諸將俱出。緬酋卻道:「除太后及皇上二人不得驚擾,若各大臣皆當立即行事。」於是緬兵一齊動手,以三十人縛一人,駢殺之。 永曆此時與中宮皆欲自縊,侍者諫道:「國 ...

吳三桂演義 - 42

吳三桂亦以為然,即轉進後堂更衣。忽見愛姬圓圓攬鏡自照。原來圓圓已竊聽了夏國相與三桂所言,故意坐在那裡要與三桂說話的。三桂卻道:「卿何獨坐其間?”圓圓道:「妾方纔登樓北望,回時覺鬢髮亂飛,想是為風所動,故略行修飾耳。」三桂道:「卿言登樓北望, ...

吳三桂演義 - 43

當襲彞與鄧凱、陳良材哭別時,好不悲苦。襲彞卻向陳、鄧二人拜道:「明祚不斬,皆兩君之力也。某非畏死,不過初到雲南,路途不熟,終難救出皇子出關,故讓諸君耳。今事已行,某不忍獨生。」即撞于階下。左右急為救起時,已傷重而歿,左右無不傷感。後人有詩贊 ...

吳三桂演義 - 44

奔馳端州並粵左,倉惶滇省依天波。 勢窮力盡走緬甸,緬酋慘殺猶殘苛。 吳軍直指緬甸境,君臣為俘相芟鋤。 逆臣辣手弒帝后,血淚飛揚迫死坡。 極惡窮凶志不回,焚其屍首揚其灰。 破巢之下無完卵,爰及妃嬪皇嗣交殘摧。 天愁地慘 ...

吳三桂演義 - 45

妾非必要離去雲南,蓋離亂以後,妾家離散,去亦安歸?只願得一山林清趣之地,幽居靜處,稍贖前衍耳。」三桂便允其請,即令人在滇城相度地方,看哪一處最合建築。惟城北一帶地方空曠,枕山臨流,甚為清雅,即令在那處建築樓房苑囿,名為野園,實則自如離宮一樣 ...

吳三桂演義 - 46

楊娥少時頗讀書識字,及年既長,乃從父學習技擊,楊世英責道:「兒是女流,只合事鍼黹女紅,若技擊之術,非所宜也。”楊娥道:「方今亂世,將來身世且不知如何,焉能作嬌嬈弱質之態,作女紅已耶?」其父楊世英深奇之。又念膝下無兒,只單生楊娥一女,故甚為鍾 ...

吳三桂演義 - 47

書道:妾抱亡國亡家之道,故君永曆皇,故主沐天波及吾夫張氏,皆喪于逆藩之手。苟無逆藩,必不至亡國。即吾主吾夫,亦何至皆亡?妾積恨於心,欲得當以報國,並報吾主吾夫之仇,故不惜拋露頭面,屈身當壚。蓋聞逆藩好色兼好武,殆欲以武力與顏色動之,冀得近逆 ...

吳三桂演義 - 48

是時野園中已甚為紛亂,吳藩衛從亦已俱到。三桂聽得刺客已死,心才略定,徐道:「孤今日欲在園與諸將較射,故裹甲而出。若不然,必死於賊人之手矣。」復聽得保住已經殞命,大為傷感,即令厚葬之,並厚恤其妻子。 自此野園丁役,除藩府宿衛之外,概不許攜 ...

吳三桂演義 - 49

今天下太平無事,安用吾輩耶?!」夏國相道:「大王之言是也。丈夫貴自立,苟不能俯首降心,自當早為之計,此則大王所知矣。」三桂笑道:「孤之得幸全者,只恃此兵權未去耳。若一旦解去兵權,恐欲求俯首下心,而亦不可得。 孤與卿等這顆頭顱,誰復能保全 ...

吳三桂演義 - 50

書罷,喟然嘆道:「古人稱美人為傾國傾城,實則人主自傾之,于美人何與?褒姒足以危周幽,而后妃反足以助文王。妾承大王之寵久矣,今幸早十年,若是不然,恐大王設有不韙,後世將以妾為口實矣。」言罷,淚如雨下。蓮兒再三撫慰。 是夜圓圓遂歿。 侍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