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吳三桂演義全書目錄
不題撰人
吳三桂演義 - 61

屏藩接進裡面坐定,屏藩道:「吾知周天子已以足下為大將軍。今金軍到此,有何見諭?」吳之茂道:「周皇已密封吾兄為鎮西王,令吾兄舉兵入鳳翔,以截圖海之後,吾兄以為何如?」王屏藩道:「此策亦是一着。吾當先行報知吾弟輔臣,使先據陽平關,以扼要道,吾即 ...

吳三桂演義 - 62

岳州既失,敵必長驅而進,何以禦之?諸君無得多言,只堅守營壘,違令者斬。」諸將聽罷,皆悻悻而退,以蔡毓榮為畏葸。正是:欲率諸軍迎大敵,反疑主帥畏他人。 要知兩軍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十二回  張勇大戰王 ...

吳三桂演義 - 63

惟是王屏藩反後,陝西官兵已紛紛逃竄,獨提督張勇一軍得圖海將令往扎涼州,嚴勒隊伍,候與屏藩決戰。王屏藩聽得,卻謂吳之茂道:「張勇久在關隴,熟悉地方,又向耐于戰陣。今彼還死心塌地以助敵人,若我一離秦中,彼必為我後患,不如先除之。”吳之茂道:“我 ...

吳三桂演義 - 64

彼必有大軍將到,故延緩以待之。若必聽其言,是大誤矣。」王屏藩道:「此言亦是。各降將無不晉封,張勇何至不能相信?只是張勇性最樸直,果其真欲師附,而我遽爾用兵,是絶降者之路也。」吳之茂力爭道:「張勇之言,必不可信。元帥若不進兵,我將獨進矣。」王 ...

吳三桂演義 - 65

然敵人重防武漢,而忽略江淮,若王爺能率大兵薄蘇杭而進,誰能禦之?今王爺既樹降周之名,卻觀望不願發兵,清朝亦當為大王罪,周皇反必為大王怪。與其斂手待罪,何如奮勇圖功?大王豈不知自審耶?」耿精忠聽罷,深以為然,即與王緒會商出師之期。王緒道:「吾 ...

吳三桂演義 - 66

瓦爾喀道:「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後生。三軍既值窮困,焉有不奮力者乎?汝莫多言,吾自有主意。」說罷,便不聽王懷忠之言,即決意速進。王懷忠怏怏而退。 不料軍中自缺餉兩月,皆有怨言,乃聞王屏藩分軍略陽及棧道,以斷水陸運道,軍心更驚。只由王懷忠 ...

吳三桂演義 - 67

時正夜分,王、李二將令軍中不要舉火。至莫洛軍前時,已有四更天氣,遠望一帶,燈光萬點,正是莫軍人馬。王、李二將各舉暗號,即望燈光發矢亂射。時莫洛亦自留心防人掩襲,故令軍輪流值守。 奈在夜裡,不知周軍在於何處,故軍中只受攻擊,無可抵禦。少時 ...

吳三桂演義 - 68

誠如相國之言,即能堅守南昌,敵人將合兵攻我,反客為主,反受吃虧耳。相國之言是也。」夏國相道:「將軍驍勇善戰,可領本部兵馬並及部將,從小路抄過袁州,吾且權守南昌。料安、簡二王必爭來攻我,我即退兵。 敵軍必來追趕,將軍卻抄出其後以邀擊之。彼 ...

吳三桂演義 - 69

恰當螺子山,已近夜分。岳樂心怯,謂左右道:「此地甚險,不如駐紮一夜,明早方行為上。」伊坦佈道:「豈駐此一夜便無險乎?以我愚見,三軍既已到此,速宜趲路。若一經駐紮,軍心必餒。 且敵人若有伏兵,雖駐紮亦不能免害也。」岳樂聽罷,深以為然。以事 ...

吳三桂演義 - 70

高大節至此時方知為韓大任所賣,乃嘆道:「今後國家大事,將斷送此輩之手矣。」乃請韓大任入帳,謂之道:「胡駙馬有令,以軍權付于將軍。吾與將軍本無意見,方期同心協力,共成大功。今某以得勝獲咎,誠非所料。 吾之遲遲未進者,殆欲夏丞相既進南昌,後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