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 - 1 / 144
前言

費奧多爾·米哈依洛維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字,對於我國廣大的讀者來說,並不陌生。大家都知道,他是十九世紀俄國文壇上一顆耀眼的明星,與大作家列夫·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等人齊名,同為俄國文學卓越的代表。他走的是一條極為艱辛、複雜的生活與創作道路,是俄國文學史上最複雜、最矛盾的作家之一。他的創作,獨具特色,在群星燦爛的十九世紀俄國文壇上獨樹一幟,佔有着十分特殊的一席。

他于一八二一年出生在莫斯科一個普通的醫生家庭裡。父親在軍隊中擔任醫官時,取得貴族身份並擁有兩處不大的田莊。但總的說來,家境並不寬裕。他從小就跟着父親住在平民醫院,接觸到的全是貧苦的病人。這對他後來的思想和創作,都有很大的影響。

由於家庭貧窮,他在上完三年寄宿學校以後,就進了彼得堡一家軍事工程技術學校學習。但他對工程技術工作並不感興趣,畢業後一年就申請退職,離開了工程局繪圖處。從此他就走上了職業作家的道路,專門從事文學翻譯和創作。就在退職後的一年之中,他譯出了巴爾扎克的名著《歐也妮·葛朗台》,寫出了他的第一部作品《窮人》。小說一出版,即轟動文壇,受到讀者的普遍讚揚。別林斯基稱之為「社會小說的第一次嘗試」。

兩年以後,他因參加彼得拉謝夫斯基小組反對沙皇政府的活動被捕,並被判處極刑,剝奪公權終身,只是在行刑前數分鐘才被改判充軍服苦役八年(四年苦役,四年充當列兵)。實際上九年以後,他才因病獲准離開部隊,回彼得堡定居。這時,他已年過三十七歲,可以說他的整個青年時代,都消耗在軍營和苦役之中。他剛剛開始的創作,也因此而中斷達十年之久。

非人的苦役和充軍生活,嚴重地損害了他的身體,他原本就體質孱弱,並患有癲癇病,現在病情變得更加嚴重。經常歇斯底里大發作。這一嚴重的疫病,以後一直未能治癒,伴隨作者終生。發作時,作者苦不堪言。

充軍歸來,重新拿起筆來從事中斷的創作時,他的精神面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簡直與以前完全判若兩人了。他青年時代懷抱的夢想、希望完全破滅了,被現實生活扼殺了。他原有的信仰改變了;他拒絶參加任何政治鬥爭,不再號召人們起來反抗,而是要求人們容忍、退讓、妥協、順從、和解,從宗教中求得道德上的新生。他不再相信革命,精神上走向消沉。但儘管如此,他並未受到沙皇政府的信任,警察對他進行的秘密監視,直到他臨死前五年才撤消。

他是一位命途多舛的作家,在個人家庭生活方面,也很不順利。先是同一個寡婦結婚,關係並不融洽。寡婦帶來的兒子,給他製造了不少麻煩,成了他的沉重包袱,成了他負債纍纍的重要原因。前妻去世三年以後,他才于一八六七年與自己年輕的打字員結婚,找到了一個忠實的伴侶,稱心如意地生活了十四年。

他是在生活的重壓下從事創作的。兄弟欠下的債款,需要他償還,前妻帶來的兒子,不從事任何勞動,一家的費用,全部由他負擔,因此他經常債台高築。為了還債,為了生活,他不得不瘋狂地進行寫作,有時歇斯底里發作之後不久就拿起筆來寫作。他完全不能像生活有保障的作家那樣悠然自在、隨心所欲地創作。他的夫人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多次寫到他創作時的苦況。由於有着沉重的債務,他經常主動上門向各家雜誌投稿,這樣一來,他得到的稿酬就比那些生活有保障的作家如屠格涅夫、岡察洛夫等人的少得多。往往只有他們所得的三分之一,比如作者的《罪與罰》在《俄羅斯導報》上發表後所得的稿酬為每印張一百五十盧布,而屠格涅夫在同一家雜誌上發表的小說卻是每印張五百盧布。為了多掙點錢來還債,他的夫人也不得不親自出馬,經營出版和推銷他的作品。即便如此,他仍然沒能徹底擺脫貧困。還清債務後,不到一年他就去世了。

他多次出國,先後到過德國、瑞士、意大地、奧地利、捷克等等國家。一八六七年續絃以後,他第一次偕新婚夫人出國,原來打算居留三個月,結果卻一住四年。他在國外寫出了長篇《白痴》與《群魔》以及一些中短篇。但在國外,他染上了賭博的惡習。也許與他的病有關吧,他嗜賭成癖,經常錢一到手,就去賭場,而一賭又几乎次次輸得精光。沒錢去賭時,就歇斯底里大發作,甚至痛哭嚎啕,對著夫人下跪。可以說他是一名病態的賭徒。直到晚年他才痛下決心,戒掉嗜賭的惡習。

貧困的生活,不幸的遭遇,特別是長達九年之久的苦役和軍營生活,在他的思想和創作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使他成了一位獨特的作家,一位充滿矛盾的作家。平心而論,他對俄國文學,乃至世界文學,都是有貢獻的。一部俄國文學史如果缺了他這一章,那就很難說是完整的。他的創作影響,遠遠超出俄國以外。現實主義派的作家從他的創作中可以吸收到有益的營養,現代派作家剛把他的作品奉為經典,而稱他本人為他們的先驅和導師。西方文學評論界對他的評價之高,令人咋舌。他的藝術才華,連對他批判最為尖鋭的革命作家,也是無法否認的。比如無產階級革命文學的奠基人高爾基就說過他是「最偉大的天才」,「就藝術表現力而言,他的才華恐怕只有莎士比亞堪與媲美。」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