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尼娜 下 - 1 / 244


二十五

去蘇羅夫斯克縣,沒有鐵路,也沒有驛馬,於是列文就乘他自己的舊式四輪馬車去了。

在半路上,他為了餵馬,停在一個富裕的農民家。一位長着濃密的、在兩頰上變花白了的紅頰鬚,禿頭,滿面紅光的老人打開大門,把身子緊貼在門柱上,讓三駕馬車通過去。老人指點馬車伕到院子裡一間披屋裡去,——那院子是新修的,寬大、乾淨而又整齊,院裡擺着一些燒焦了的木犁,——然後請列文走進客房。一個赤腳穿著套鞋、服裝清潔的少婦正在擦洗新門廊的地板。她被跟在列文後面跑進來的狗嚇了一跳,發出一聲尖叫,但是當她聽說狗不會咬人的時候,她立刻就因為自己的驚惶失措而發笑起來。用她裸露的手臂把通到正房的門指給列文,她又彎下腰去,掩藏起她的美麗的臉,繼續擦洗着。

「您要茶炊嗎?」她問。

「好的,麻煩你了。」

正房很寬敞,有一個荷蘭式火爐,一個隔扇。在聖像下面擺着一張繪着花樣的桌子、一條長凳和兩把椅子。靠近門口,有一個擺滿了杯盤的食器櫥。百葉窗關上了,蒼蠅很少,房間是這樣清潔,使得列文很擔心那一路跑來、而且在泥水裡洗過澡的拉斯卡會弄髒地板,他吩咐它在門邊角落裡臥下。在正房裡環視了一遍之後,列文走到後院裡去了。穿套鞋的漂亮的少婦挑着兩隻搖晃着的空桶,在他前面跑到井邊去打水。

「快一些,我的姑娘!」老人愉快地向她叫着,而後走到列文面前。「哦,老爺,你是到尼古拉·伊萬諾維奇·斯維亞日斯基那裡去的嗎?那位老爺也常常到我們這裡來的,」他把胳膊肘支在台階的欄杆上,開始閒談起來。

在老人正談到他和斯維亞日斯基的交情時,大門又軋軋地響了,幹活的人們曳着木犁和耙從田間走進院子。套在犁和耙上的馬匹又光澤又肥壯。幹活的人們顯然是這一家的人;兩個穿印花布襯衫、戴便帽的年輕人,其他兩個是僱工,都穿著麻布襯衫,一個是老頭,一個是年輕人。老人從台階走下,走到馬匹前面,開始卸馬。

「他們犁什麼田?」列文問。

「在犁馬鈴薯田。我們也租了一小塊地哩。費多特,不要牽出那匹閹馬,把它牽到馬槽那裡去吧,我們把另外一匹套上。」

「啊,爹,我要的犁頭拿來了嗎?」那高大健壯的漢子問,他顯然是老人的兒子。

「在那裡……在門廊裡,」老人一面回答,一面把他解下的繮繩纏繞起來,投在地上。「趁他們吃飯的時候,你可以把犁弄好。」

漂亮的少婦肩上挑着滿滿兩桶水走進了門廊。更多的女人從什麼地方走了出來,年輕美貌的、中年的、又老又醜的、帶小孩的和沒有帶小孩的。

茶炊開始發出噝噝的響聲;僱工們和家裡的人安頓好馬匹,進來吃飯了。列文從馬車裡取出食物來,請老人和他一道喝茶。

「哦,我今天已經喝過了,」老人說,顯然很愉快地接受了邀請。「但是再陪您喝一杯吧。」

喝茶的時候,列文探聽到老人農莊上的全部歷史。十年前,老人從一位女地主手裡租了一百二十畝地,去年乾脆就買了下來,另外還從鄰近一位地主手裡租了三百畝地。他把一小部分土地——最壞的部分——租了出去,自己全家和兩個僱工種了四十畝地。老人訴說他境況不佳。但是列文明白,他這樣抱怨,不過是出於禮貌的關係,而他的農場的狀況是繁榮的。要是他的境況真不好,他就不會以一百零五盧布一畝的價錢買進土地,他就不會給他的三個兒子和一個侄兒都娶了親,也不會遭了兩次火災以後重新修建房屋,而且建築得越來越好了。不管老人怎樣訴苦,但是顯然他是在誇耀,合乎情理地誇耀他的富裕,誇耀他的兒子們、他的侄兒、他的媳婦們、他的馬匹和母牛,特別是誇耀他把這一切農事經營得很好。從他和老人的談話中,列文看出來他也並不反對新式方法。他種了許多馬鈴薯,而他的馬鈴薯,像列文坐車走過的時候所看到的,已經開過了花,正在結果,而列文的卻剛剛開花。他用一架從鄰近一位地主那裡借來的新式步犁來耕馬鈴薯地。他種了小麥。在篩黑麥的時候,老人把篩下的麥屑留着餵馬,這件細小的事特別打動了列文。多少次列文眼看著這種很好的飼料被糟蹋了,竭力收集起來,但總是不可能。這位農民卻辦到了,他對於用這個來做家畜飼料,真是不勝讚賞。

「娘兒們做什麼呢?她們把它包好送到路邊,大車就把它運走了。」

「哦,我們地主拿僱工真是沒有辦法哩,」列文說,一邊遞給他一杯茶。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