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第十二夜》 - 2 / 45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瑪利婭 哦,但是您總得有個分寸,不要太失身分才是。

托比 身分!我這身衣服難道不合身分嗎?穿了這種衣服去喝酒,也很有身分的了;還有這雙靴子,要是它們不合身分,就叫它們在靴帶上吊死了吧。

瑪利婭 您這樣酗酒會作踐了您自己的,我昨天聽見小姐說起過;她還說起您有一晚帶到這兒來向她求婚的那個傻騎士。

托比 誰?安德魯·艾古契克爵士嗎?

瑪利婭 呢,就是他。

托比 他在伊利裡亞也算是一表人才了。

瑪利婭 那又有什麼相幹?

托比 哼,他一年有三千塊錢收入呢。

瑪利婭 哦,可是一年之內就把這些錢全花光了。他是個大傻瓜,而且是個浪子。

托比 呸!你說出這種話來!他會拉低音提琴;他會不看書本講三四國文字,一個字都不模糊;他有很好的天分。

瑪利婭 是的,傻子都是得天獨厚的;因為他除了是個傻瓜之外,又是一個慣會惹是招非的傢夥;要是他沒有懦夫的天分來緩和一下他那喜歡吵架的脾氣,有見識的人都以為他就會有棺材睡的。

托比 我舉手發誓,這樣說他的人,都是一批壞蛋,信口雌黃的東西。他們是誰啊?

瑪利婭 他們又說您每夜跟他在一塊兒喝酒。

托比 我們都喝酒祝我的侄女健康呢。只要我的喉嚨裡有食道,伊利裡亞有酒,我便要為她舉杯祝飲。誰要是不願為我的侄女舉杯祝飲,喝到像拙陀螺似的天旋地轉,他就是個不中用的漢子,是個卑鄙小人。嘿,丫頭!放正經些!安德魯·艾古契克爵士來啦。

安德魯·艾古契克爵士上。 

安德魯 托比·培爾契爵士!您好,托比·培爾契爵士!

托比 親愛的安德魯爵士!

安德魯 您好,美貌的小潑婦!

瑪利婭 您好,大人。

托比 寒暄幾句,安德魯爵士,寒暄幾句。

安德魯 您說什麼?

托比 這是舍侄女的丫環。

安德魯 好寒萱姊姊,我希望咱們多多結識。

瑪利婭 我的名字是瑪麗,大人。

安德魯 好瑪麗·寒萱姊姊,——

托比 你弄錯了,騎士;「寒暄幾句」就是跑上去向她應酬一下,招呼一下,客套一下,來一下的意思。

安德魯 噯喲,當著這些人我可不能跟她打交道。「寒暄」就是這個意思嗎?

瑪利婭 再見,先生們。

托比 要是你讓她這樣走了,安德魯爵士,你以後再不用充漢子了。

安德魯 要是你這樣走了,姑娘,我以後再不用充漢子了。好小姐,你以為你手邊是些傻瓜嗎?

瑪利婭 大人,可是我還不曾跟您握手呢。

安德魯 那很好辦,讓我們握手。

瑪利婭 好了,大人,思想是無拘無束的。請您把這隻手帶到賣酒的櫃檯那裡去,讓它喝兩盅吧。

安德魯 這怎麼講,好人兒?你在打什麼比方?

瑪利婭 我是說它怪沒勁的。

安德魯 是啊,我也這樣想。不管人家怎麼說我蠢,應該好好保養兩手的道理我還懂得。可是你說的是什麼笑話?

瑪利婭 沒勁的笑話。

安德魯 你一肚子都是這種笑話嗎?

瑪利婭 不錯,大人,滿手裡抓的也都是。得,現在我放開您的手了,我的笑料也都吹了。(下。)

托比 騎士啊!你應該喝杯酒兒。幾時我見你這樣給人愚弄過?

安德魯 我想你從來沒有見過;除非你見我給酒弄昏了頭。有時我覺得我跟一般基督徒和平常人一樣笨;可是我是個吃牛肉的老饕,我相信那對於我的聰明很有妨害。

托比 一定一定。

安德魯 要是我真那樣想的話,以後我得戒了。托比爵士,明天我要騎馬回家去了。

托比 Pourquoi②,我的親愛的騎士?

安德魯 什麼叫Pourquoi?好還是不好?我理該把我花在擊劍、跳舞和耍熊上面的工夫學幾種外國話的。唉!要是我讀了文學多麼好!

托比 要是你花些工夫在你的鬈髮鉗③上頭,你就可以有一頭很好的頭髮了。

安德魯 怎麼,那跟我的頭髮有什麼關係?

托比 很明白,因為你瞧你的頭髮不用些工夫上去是不會鬈曲起來的。

安德魯 可是我的頭髮不也已經夠好看了嗎?

托比 好得很,它披下來的樣子就像紡桿上的麻線一樣,我希望有哪位奶奶把你夾在大腿裡紡它一紡。

安德魯 真的,我明天要回家去了,托比爵士。你侄女不肯接見我;即使接見我,多半她也不會要我。這兒的公爵也向她求婚呢。

托比 她不要什麼公爵不公爵;她不願嫁給比她身分高、地位高、年齡高、智慧高的人,我聽見她這樣發過誓。嘿,老兄,還有希望呢。

安德魯 我再耽擱一個月。我是世上心思最古怪的人;我有時老是喜歡喝酒跳舞。

托比 這種玩意兒你很擅勝場的嗎,騎士?

安德魯 可以比得過伊利裡亞無論哪個不比我高明的人;可是我不願跟老手比。

托比 你跳舞的本領怎樣?

安德魯 不騙你,我會旱地拔蔥。

托比 我會蔥炒羊肉。

安德魯 講到我的倒跳的本事,簡直可以比得上伊利裡亞的無論什麼人。

托比 為什麼你要把這種本領藏匿起來呢?為什麼這種天才要覆上一塊幕布?難道它們也會沾上灰塵,像大姑娘的畫像一樣嗎?為什麼不跳著「加里阿」到教堂裡去,跳著「科蘭多」一路回家?假如是我的話,我要走步路也是「捷格」舞,撒泡尿也是五步舞呢。你是什麼意思?這世界上是應該把才能隱藏起來的嗎?照你那雙出色的好腿看來,我想它們是在一個跳舞的星光底下生下來的。

安德魯 哦,我這雙腿很有氣力,穿了火黃色的襪子倒也十分漂亮。我們喝酒去吧?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