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約翰王》 - 2 / 24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庶子 嘿,弟弟,你說這樣的話是不能得到我的田地的;你應該告訴陛下他怎樣重用我的母親才是。

羅伯特 有一次他奉命出使德國,和德皇接洽要公;先王乘著這個機會,就駕幸我父親的家裡;其中經過的曖昧情形,我也不好意思說出來,可是事實總是事實。當我的母親懷孕這位勇壯的哥兒的時候,廣大的海陸隔離著我的父親和母親,這是我從我的父親嘴裡親耳聽到的。他在臨終之際,遺命把他的田地傳授給我,發誓說我母親的這一個兒子並不是他的,否則他不應該早生下來十四個星期。所以,陛下,讓我遵從先父的意旨,得到我所應得的這一份田地吧。

約翰王 小子,你的哥哥是合法的;他是你的父親的妻子婚後所生,即使她有和外人私通的情事,那也是她的過錯,是每一個娶了妻子的丈夫無法保險的。告訴我,要是果然如你所說,我的王兄曾經費過一番辛苦生下這個兒子,假如他向你的父親索討起他這兒子來,那便怎樣?老實說,好朋友,既然這頭小牛是他的母牛生下來的,聽憑全世界來索討,你的父親也可以堅決不給。真的,他可以這樣幹;那麼即使他是我王兄的種子,我的王兄也無權索討;雖然他不是你父親的骨肉,你的父親也無須否認了。總而言之,我的母親的兒子生下你的父親的嫡嗣;你的父親的嫡嗣必須得到你的父親的田地。

羅伯特 那麼難道我的父親的遺囑沒有力量擯斥一個並不是他所生的兒子嗎?

庶子 兄弟,當初生下我來,既不是他的主意;承認我,拒絶我,也由不得他作主。

艾莉諾 你還是願意像你兄弟一樣,做一個福康勃立琪家裡的人,享有你父親的田地呢,還是願意被人認作獅心王的兒子,除了一身之外,什麼田地也沒有呢?

庶子 娘娘,要是我的兄弟長得像我一樣,我長得像他——羅伯特爵士一樣;要是我的腿是這樣兩根給小孩子當馬騎的竹竿,我的手臂是這樣兩條塞滿柴草的鰻鱺皮,我的臉瘦得使我不敢在我的耳邊插一朵玫瑰花,因為恐怕人家說,「瞧,這不是一個三分的小錢②嗎?」要是我必須長成這麼一副模樣才能夠承繼到我父親的全部田地,那麼我寧願一輩子站在這兒,寧願放棄每一尺的土地,跟他交換這一張面龐,再也不要做什麼撈什子的爵士。

艾莉諾 我很喜歡你;你願意放棄你的財產,把你的田地讓給他,跟著我走嗎?我是一個軍人,現在要出征法國去了。

庶子 弟弟,你把我的田地拿去吧,我要試一試我的運氣。你的臉已經使你得到每年五百鎊的收入,可是把你的臉賣五個便士,還嫌太貴了些。娘娘,我願意跟隨您直到死去。

艾莉諾 不,我倒希望你比我先走一步呢。

庶子 按照我們鄉間的禮貌,卑幼者是應該讓尊長先走的。

約翰王 你叫什麼名字?

庶子 啟稟陛下,我的名字叫腓力普;腓力普,老羅伯特爵士的妻子的長子。

約翰王 從今以後,頂著那賦給你這副形狀的人的名字吧。腓力普,跪下來,當你站起來的時候,你將要比現在更高貴;起來,理查爵士,你也是普蘭塔琪納特一家的人了。

庶子 我的同母的兄弟,把你的手給我;我的父親給我榮譽,你的父親給你田地。不論黑夜或白晝,有福的是那個時辰,當羅伯特爵士不在家裡,我母親的腹中有了我!

艾莉諾 正是普蘭塔琪納特的精神!我是你的祖母,理查,你這樣叫我吧。

庶子 娘娘,這也是偶然的機會,未必合於正道;可是那有什麼關係呢?略為走些彎斜的歪路,幹些鑽穴踰牆的把戲,並不是不可原諒的;誰不敢在白晝活動,就只好在黑夜偷偷摸摸;只要目的達到,何必管它用的是什麼手段?不論距離遠近,射中的總是好箭;私生也好,官生也好,我總是這麼一個我。

約翰王 去,福康勃立琪,你已經滿足了你的願望;一個沒有寸尺之地的騎士使你成為一個有田有地的鄉紳。來,母後;來,理查:我們必須火速出發到法國去,不要耽誤了我們的要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