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學 / 巴黎聖母院全書目錄
雨果
巴黎聖母院 - 1

 作者原序 數年前,本書作者參觀毋寧說是搜索聖母院時,在一座尖頂鐘樓的陰暗角落裡,發現牆上有個手刻的字:『AN』ARKH這幾個大寫的希臘字母,經歲月侵蝕,黑黝黝的,深深凹陷在石頭裡面,觀其字形和筆勢,呈現峨特字型的特徵,彷彿是為了顯示這些 ...

巴黎聖母院 - 2

有人曾說,本書現版將增添若干新章,那是訛言。要說,應是增添原未刊入的數章。所謂「新」,意指新寫的,而事實上,現版增加的數章並非新的。這幾章同本作品其他各章一樣,全是同時寫成的,始自同一時期,源自同一思想,一直是《巴黎聖母院》原稿的組成部分。 ...

巴黎聖母院 - 3

,就在我們家門口,就在我們窗戶下面,就在這偉大的城市,在這文人薈萃之都,在這出版、言論、思想之都!這一樁樁破壞文物的行徑,不顧被這種膽大妄為而攪得不知所措的批評界的譴責,天天在我們眼皮底下,在巴黎廣大藝術家的眼皮底下,不斷地策劃,爭論、起始 ...

巴黎聖母院 - 4

司法宮大廳在當時被譽為舉世無雙的大廳(誠然,索瓦爾那時還沒有丈量過孟塔吉城堡的大廳),這一天要擠進去卻不是容易的事。家家戶戶擠在窗口看熱閙的人往下一望,只見擠滿人群的司法宮廣場,猶如洶湧的大海,通往廣場的五、六條街道各似河口,每時每刻都湧出 ...

巴黎聖母院 - 5

這是一六一八年與司法宮那場大火有關政治的、自然的、詩歌的三種解釋,不論人們對此想法如何,火災卻不幸地是千真萬確的事實。由於這場災禍,更由於連續各次修建把倖存的東西也毀了,所以時至今日也就所剩無幾了,這座法蘭西最早的王宮也就所剩無幾了。堪稱是 ...

巴黎聖母院 - 6

透不過來,所以沒等到使臣們到來的預定時刻,群眾的吵閙聲早已變得尖刻而辛辣。只聽見一片埋怨聲和咒罵聲,把弗朗德勒人、府尹大人、波旁紅衣主教、司法宮典吏、奧地利的瑪格麗特公主、執棒的捕役、天冷、天熱、颳風下雨、巴黎主教、狂人教皇、柱子、塑像、這 ...

巴黎聖母院 - 7

「打倒!」小約翰應和似地接着喊,「打倒安德里老公!打倒監堂和學錄!打倒神學家、醫生和經學家!打倒學政、選董和學董!」 「這真是世界末日到了!」安德里老公塞住耳朵咕嚕道。 「噢!學董來了!正走過廣場。」站在窗檯上的一個人突然喊道。 人人 ...

巴黎聖母院 - 8

「馬上給我們演聖蹟劇,否則,我主張把司法宮典吏吊死,作為喜劇和寓意劇。」風車又說道。 「說得好!」民眾吼叫起來。「那就先吊死他的幾個捕頭。」 話音一落,一陣歡呼。那四個可憐虫面色煞白,面面相覷。人群向他們蜂擁而去,中間隔着一道不牢固的木 ...

巴黎聖母院 - 9

「哦!沒什麼。」莉葉娜德怪不好意思的,忙說。「我身邊的吉斯蓋特,芳號讓茜安娜,是她想跟您說話。」 「沒有的事。」吉斯蓋特漲紅着臉說。「是莉葉娜德叫您做長老,我告訴她應稱相公。」 兩位倩女漸漸低下眼睛。而那一個人,巴不得跟她們攀談,遂笑咪 ...

巴黎聖母院 - 10

這四位角色的鞠躬,博得了一片掌聲,然後在全場肅靜中,他們開始朗誦序詩我們情願略去,免得看官受罪。況且,觀眾更感興趣的是演員的服裝,而不是他們扮演的角色,這一點時至今日依然如故。其實,這是很對的。他們四個人都穿著半身黃半身白的袍子,不同的只是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