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罪與罰 - 10 / 167
文學類 / 杜斯妥也夫斯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先生,先生!」馬爾梅拉多夫控制住自己,又提高聲音說,「我的先生,也許您和別人一樣,也認為這一切都很好笑吧,我只不過拿我家庭生活裡這些微不足道的瑣事來打攪您,可對我來說,這並不好笑!因為這一切我都能感覺得到....我一生中像在天堂裡那樣幸福的那一整天,還有那天整整一個晚上,我是在心馳神往的幻想中度過的:就是說,我幻想著怎樣安排好這一切:給孩子們穿上新衣服,讓她不再操心,讓我的獨生女兒從不幸的火坑回到家庭環境裡來....還有很多,很多....這是可以的吧,先生。唉,我的先生(馬爾梅拉多夫突然好像打了個哆嗦,抬起頭來,直盯着聽他說話的這個人),唉,可就在第二天,就在我幻想了這些事情以後(也就是說,是在整整五天五夜以前),傍晚,我就用巧妙的欺騙手段,像在夜裡偷東西的小偷那樣,偷了卡捷琳娜 • 伊萬諾芙娜箱子上的鑰匙,把帶回家來的薪水中還剩下的那些錢都拿走了,到底是多少,已經記不得了,就是這樣,請您看看我吧,全拿走了!從家裡出來已經第五天了,而那裡在找我,差事也砸了,文官制服放在埃及橋旁的一家小酒館裡,用它換了這身衣服....什麼都完了!」

馬爾梅拉多夫拿拳頭捶了捶自己的前額,咬緊了牙,一隻胳膊肘使勁撐在桌子上,閉上了眼。可是過了一會兒,他的臉突然又變了樣,用故意裝出來的狡猾和厚顏無恥的神情朝拉斯科利尼科夫瞅了一眼,笑了起來,並且說:

「今天我去過索尼婭那兒,跟她要錢買酒,解解宿醉!嘿,嘿,嘿!」

「難道說她給了嗎?」剛進來的人們那邊有人喊了一聲,喊過以後,放聲哈哈大笑。

「這不是,這半什托夫酒就是用她的錢買的,」馬爾梅拉多夫只對著拉斯科利尼科夫說。「她親手拿出三十個戈比來,這是她僅有的最後一點兒錢,我親眼看見的....她什麼也沒說,只默默地看了看我....塵世上沒有這樣的事,而是在那邊....他們為人發愁,為人痛哭,可是不責備他們!不責備,可更讓人難過,更讓人痛心!....三十個戈比,對了。要知道,這會兒她自己也需要這些錢,不是嗎?您認為呢?我親愛的先生,不是嗎?現在她需要保持整潔。要保持這種整潔,這種特殊的整潔,就要花錢,您明白嗎?您明白嗎?啊,她也得買化妝用的香膏啦什麼的,不買不行啊;還要買上漿的裙子,那種時髦漂亮的皮鞋,這樣在不得不過水窪的時候,才能把自己的小腳邁出去。這種整潔意味着什麼,您明白嗎,先生,您明白嗎?唉,可我,她的親爹,卻把這三十戈比拿去買酒喝了!我正在喝呢!已經喝光了!....嗯,誰會憐憫我這樣的人?什麼?現在您可憐我嗎,先生,還是不可憐呢?你說呀,先生,可憐還是不可憐?嘿,嘿,嘿,嘿!」

他本想斟酒,可是酒已經沒了。裝半什托夫的酒壺已經空了。

「幹嗎要可憐你呀?」又來到他們身邊的老闆喊了一聲。

一陣哄堂大笑,甚至還聽到有罵人的聲音。正在聽的和並沒聽的人都在哄笑,叫罵,就這樣,大家都只瞅着退職的官吏一個人。

「可憐!幹嗎要可憐我呀!」馬爾梅拉多夫突然大喊一聲,情緒十分激昂,朝前伸着一隻手站了起來,彷彿他就只等着這些話似的。「幹嗎要可憐呢,你說?是的!我沒什麼好可憐的!該把我釘到十字架上,釘到十字架上,而不是憐憫!可是,釘死我吧,法官,釘死我吧,釘死以後,再可憐吧!到那時我會自己走到你跟前去,去受死刑,因為我不是渴望快樂,而是渴望悲痛和眼淚!....賣酒的,你是不是認為,你這半什托夫酒我喝着是甜的?悲痛,我在酒壺底尋找的是悲痛,悲痛和眼淚,我嘗到了,也找到了;而憐憫我們的,是那個憐憫所有的人、瞭解一切人、而且瞭解一切的人,他是唯一的,他也是法官。在那一天,他會走來,問:『那個女兒在那裡呢,為了凶惡和害肺病的後母,為了別人年幼的孩子,她出賣了自己,那個女兒在哪裡呢?塵世上她的父親是個很不體面的酒鬼,她不僅不畏懼他的獸行,反而對他表示憐憫?』並且說:『你來!我已經赦免過你一次了....赦免過你一次了....現在你的許多罪都赦免了,因為你的愛多....』①他一定會赦免我的索尼婭,一定會赦免她,我就知道,一定會赦免的....不久前我在她那兒的時候,這一點我心裡就感覺到了!....所有的人他都要審判,並赦免他們,不論是心地善良的,還是凶惡的,聰明的,還是溫順的....等到審判完他們,他就會對我們說:『你們,』他會說,『你們也來吧!喝酒的來吧,懦弱的來吧,無恥的來吧!』於是我們大家都毫不羞愧地走出來。站在那裡。於是他就說:『你們都是豬玀!作獸相,受獸的印記②;但你們也來吧!』聰明智慧的和有理智的人都會說:『上帝啊!你為什麼接受這些人?』他會說:『聰明智慧的人們,我所以接受他們,有理智的人們,我所以接受他們,是因為這些人中沒有一個認為自己配得上受這樣的對待....』於是他把自己的手伸給我們,我們都伏在地上....痛哭流涕....一切我們都會明白的!到那時候我們就一切都明白了....所有的人都會明白....卡捷琳娜 • 伊萬諾芙娜.... 連她也會明白的....上帝啊,願你的天國降臨!」 ①見《新約全書 • 路加福音》第八章四十七節。原文是:「所以我告訴你,他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他的愛多....」作者引用時,稍作了一些改動。

②見《新約全書 • 啟示錄》第十三章十四、十六節。 他又坐到長凳上,看上去疲憊不堪,極端虛弱,他誰也不看,彷彿忘記了周圍的人,深深地陷入沉思。他的話使人產生了某種印象;有一會兒鴉雀無聲,但不久又聽到了和先前一樣的笑聲和辱罵聲:

「他在大發議論呢!」

「他胡說八道!」

「小官僚!」

以及許多諸如此類的話。

「咱們走吧,先生,」馬爾梅拉多夫突然抬起頭來,對拉斯科利尼科夫說,請您送我回去....科澤爾的房子,在院子裡。該....去見卡捷琳娜 • 伊萬諾芙娜了....”

拉斯科利尼科夫已經早就想走了;他自己就打算送他回去。馬爾梅拉多夫的兩條腿與他說話的那股勁頭比起來要虛弱得多,他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到年輕人身上。只需走兩三百步。離家越近,這個酒鬼越感到驚慌和恐懼。

「我現在怕的不是卡捷琳娜 • 伊萬諾芙娜,」他忐忑不安、含含糊糊地說,「也不是怕她揪頭髮。頭髮算得了什麼!....頭髮不值一提!這是我說的!要是揪頭髮,那甚至倒好過些,我怕的不是那個....我....怕的是她的眼睛....不錯....是眼睛....她臉上的紅暈我也怕....還有――我還怕她的呼吸....你看到過得這種病的人是怎麼呼吸的嗎....在感情激動的時候?孩子們的哭聲我也害怕....因為,要是索尼婭不養活他們....那我真不知道會怎樣!真不知道!可挨打我倒不怕....你要知道,先生,這樣的毆打不僅不會讓我感到痛苦,反倒會讓我覺得快活....因為不這麼著,我自己就受不了。打倒好些。讓她打吧,讓她出口氣吧....這樣倒好些....瞧,就是這幢房子。科澤爾的房子。他是個鉗工,德國人,挺有錢....請領我進去!」

他們從院子裡進去,上了四樓。越上去樓梯越暗。已經差不多十一點了,雖說在這個季節彼得堡沒有真正的黑夜①,可是樓梯上邊還是很暗。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