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約翰王》 - 10 / 24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腓力普王 真的,賢媳;這一個幸福的日子將要在法蘭西永遠成為歡樂的節日。為了慶祝今天的喜事,光明的太陽也停留在半空之中,做起煉金的術士來,用他寶眼的靈光,把寒傖的土壤變成燦爛的黃金。年年歲歲,這一天永遠是一個值得紀念的良辰。

康斯丹絲 (起立)一個邪惡的日子,說什麼吉日良辰!這一個日子有些什麼值得紀念的功德?它幹了些什麼好事,值得在日曆上用金字標明,和四時的佳節並列?不,還是把這一天從一周之中除去了吧,這一個恥辱、迫害、背信的日子。要是它必須繼續存在的話,讓懷孕的婦人們祈禱她們腹中的一塊肉不要在這一天呱呱墜地,免得她們的希望橫遭摧殘;除了這一天以外,讓水手們不用擔憂海上的風波;一切的交易只要不是在這一天締結的,都可以順利完成;無論什麼事情,凡是在這一天開始的,都要得到不幸的結果,就是真理也會變成空虛的欺誑!

腓力普王 蒼天在上,夫人,你沒有理由咒詛我們今天美滿的成就;我不是早就用我的君主的尊嚴向你擔保過了嗎?

康斯丹絲 你用虛有其表的尊嚴欺騙我,它在一經試驗以後,就證明毫無價值。你已經背棄了盟誓,背棄了盟誓;你武裝而來,為的是要濺灑我的仇人的血,可是現在你卻用你自己的血增強我仇人的力量;戰爭的猛烈的鐵掌和猙獰的怒容,已經在粉飾的和平和友好之下鬆懈消沉,我們所受的迫害,卻促成了你們的聯合。舉起你們的武器來,諸天的神明啊,懲罰這些背信的國王們!一個寡婦在向你們呼籲;天啊,照顧我這沒有丈夫的婦人吧!不要讓這褻瀆神明的日子在和平中安然度過;在日沒以前,讓這兩個背信的國王發生爭執而再動幹戈吧!聽我!啊,聽我!

利摩琪斯 康斯丹絲夫人,安靜點兒吧。

康斯丹絲 戰爭!戰爭!沒有安靜,沒有和平!和平對於我也是戰爭。啊,利摩琪斯!啊,奧地利!你披著這一件戰利品的血袍,不覺得慚愧嗎?你這奴才,你這賤漢,你這懦夫!你這怯於明槍、勇於暗箭的奸賊!你這借他人聲勢,長自己威風的惡徒!你這投機取巧、助強淩弱的小人!你只知道趨炎附勢,你也是個背信的傢夥。好一個傻瓜,一個激昂慷慨的傻瓜,居然也會向我大言不慚,舉手頓足,指天誓日地願意為我儘力!你這冷血的奴才,你不是曾經用怒雷一般的音調慷慨聲言,站在我這一方面嗎?你不是發誓做我的兵士嗎?你不是叫我信賴你的星宿,你的命運和你的力量嗎?現在你卻轉到我的敵人那邊去了?你披著雄獅的毛皮!羞啊!把它剝下來,套一張小牛皮在你那卑怯的肢體上吧!

利摩琪斯 啊!要是一個男人向我說這種話,我可是不答應的。

庶子 套一張小牛皮在你那卑怯的肢體上吧!

利摩琪斯 你敢這樣說,混蛋,你不要命了嗎?

庶子 套一張小牛皮在你那卑怯的肢體上吧!

約翰王 我不喜歡你這樣胡說;你忘記你自己了。

潘杜爾夫上。 

腓力普王 教皇的聖使來了。

潘杜爾夫 祝福,你們這兩位受命於天的人君!約翰王,我要向你傳達我的神聖的使命。我,潘杜爾夫,米蘭的主教,奉英諾森教皇的欽命來此,憑著他的名義,向你提出嚴正的質問,為什麼你對教會,我們的聖母,這樣存心藐視;為什麼你要用威力壓迫那被選為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史蒂芬·蘭頓,阻止他就任聖職?憑著我們聖父英諾森教皇的名義,這就是我所要向你質問的。

約翰王 哪一個地上的名字可以向一個不受任何束縛的神聖的君王提出質難?主教,你不能提出一個比教皇更卑劣猥瑣荒謬的名字來要求我答覆他的訊問。你就這樣回報他;從英格蘭的嘴裡,再告訴他這樣一句話:沒有一個意大利的教士可以在我們的領土之內抽取捐稅;在上帝的監臨之下,我是最高的元首,憑藉主宰一切的上帝所給與我的權力,我可以獨自統治我的國土,無須凡人的協助。你就把對教皇和他篡竊的權力的崇敬放在一邊,這樣告訴他吧!

腓力普王 英格蘭王兄,你說這樣的話是褻瀆神聖的。

約翰王 雖然你和一切基督教國家的君主都被這好管閒事的教士所愚弄,害怕那可以用金錢贖回的咒詛,憑著那萬惡的廢物金錢的力量,向一個擅自出賣赦罪文書的凡人購買一紙豁免罪惡的左道的符籙;雖然你和一切被愚弄的君主不惜用捐稅維持這一種欺人的巫術,可是我要用獨自的力量反對教皇,把他的友人認為我的仇敵。

潘杜爾夫 那麼,憑著我所有的合法的權力,你將要受到上天的咒詛,被擯於教門之外。凡是向異教徒背叛的人,上天將要賜福於他;不論何人,能夠用任何秘密的手段取去你的可憎的生命的,將被稱為聖教的功臣,死後將要升入聖徒之列。

康斯丹絲 啊!讓我陪著羅馬發出我的咒詛,讓我的咒詛也成為合法吧。好主教神父,在我的刻毒的咒詛以後,請你高聲回應阿門;因為沒有受到像我所受這樣的屈辱,誰也沒有力量可以給他適當的咒詛。

潘杜爾夫 我的咒詛,夫人,是法律上所許可的。

康斯丹絲 讓法律也許可我的咒詛吧;當法律不能主持正義的時候,至少應該讓被害者有傾吐不平的合法權利。法律不能使我的孩子得到他的王國,因為佔據著他的王國的人,同時也一手把持著法律。所以,法律的本身既然是完全錯誤,法律怎麼能夠禁止我的舌頭咒詛呢?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