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六世》 - 10 / 80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摩提默 看守我這衰弱的老頭子的好人們,讓垂死的摩提默在這兒歇一歇吧。我由於長期監禁,肢體痛楚不堪,好像剛從刑架上拖下來的人一般。我這滿頭白髮,是在苦難的歲月中折磨出來的,它預示著摩提默的死期不遠了。我的眼睛,好比燈油耗盡的油燈,愈來愈模糊,快到盡頭了。我的疲憊的雙肩,被沉重的悲愁壓得抬不起來;我這軟弱的兩臂,好比是一條枯藤,乾枯的枝葉都已低垂到地上。我的腳已經麻痹,支撐不住我的身子,卻恨不能急速地奔進墳墓,因為我除死以外,不能指望得到什麼安慰了。不過請你告訴我,看守人,我的外甥能不能來?

獄卒甲 大人,理查·普蘭塔琪納特說準來。我們送信到議會裡,送到他的辦公室裡,回話說他一定來。

摩提默 那就好,那我就心滿意足了。可憐的好人兒,他遭受的冤枉跟我也相差無幾了。我先前本是軍功煊赫的風雲人物,自從亨利·蒙穆斯當國以後,我就被抄了家,從那時起,理查也失了勢,榮譽和世職都被剝奪了。現在,解救人類絶望、消除人們痛苦的死神,馬上要把我從這苦難的人世解脫出去了。我希望他的災難也能結束,他所失去的東西能夠物歸原主。

理查·普蘭塔琪納特上。 

獄卒甲 大人,您的孝順的外甥已經來到了。

摩提默 我的朋友,你說理查已經來了嗎?

普蘭塔琪納特 哎,尊貴的舅舅,您委屈了。您的外甥,就是新近受辱的理查,現在是在您的面前。

摩提默 把我的胳膊放到他的脖子上,讓我好擁抱他,讓我在他的懷裡喘我最後的一口氣。啊,告訴我,我的嘴唇是不是碰上他的面頰了,我要慈愛地輕輕吻他一下。現在對我講一講,偉大的約克血統的嫩芽,你為什麼說你新近受了辱?

普蘭塔琪納特 先把您的衰老的肩背倚在我的臂上,等您舒服一點,我再把我的怨忿說給您聽。今天因為爭論一樁事情,我和薩穆塞特鬥了嘴。他用毒辣的舌頭辱罵我,說我父親死得不體面。這種辱罵堵住了我的嘴,使我不能用同樣的話回罵他。因此,我的好舅舅,看在我父親的份上,也是為了我們普蘭塔琪納特家族的榮譽和團結起見,請您告訴我,我父親劍橋伯爵是為了什麼事情喪失他的頭顱的。

摩提默 賢甥,我同你父親是在同一個案子裡遭了毒手,我被關進了這座可恨的牢獄,虛擲了我的青春,在這裡憔悴待死,你的父親則送了性命。

普蘭塔琪納特 請您把那案情說得更詳細一些,因為我全不知道,而且也無從揣測。

摩提默 我是要說的,如果我的一口氣不斷,還來得及把那樁案件說完的話。今王的祖父亨利四世把他的侄兒就是愛德華三世的長子和合法繼承人愛德華的兒子理查廢掉,自己坐上王位。當他在位的時候,北方的潘西家族不服他非法篡位,就起兵擁戴我繼承王位。這些北方軍人所持的理由是:理查幼王既已被廢,他又沒有留下親生的嗣子,我在血統上就是他最親的人。我在母系方面,是愛德華三世第三子克萊倫斯公爵的後裔,而亨利四世則是愛德華王第四子剛特公爵的子孫。按房份的順序來說,我是在他之先的。你看,在這一場擁戴合法繼承人嗣承王位的鬥爭中,我喪失了自由,他們犧牲了生命。之後,過了很久,亨利五世繼承他父波林勃洛克登了基,這時你父劍橋伯爵——他是有名的約克公爵愛德蒙·蘭格雷的兒子——娶了我的姐姐——那就是你的母親。他同情我的不幸遭遇,又徵集了一支人馬,想把我救出牢獄,扶上王座,可是他和前人一樣,又失敗了,終於上了斷頭台。我們摩提默家族,本應享有繼承權的,就這樣硬被排擠掉了。

普蘭塔琪納特 這樣說來,我的舅舅,您是摩提默家族中最後一人了。

摩提默 是的,你知道我沒有子嗣,我現在上氣不接下氣,眼看就要死了,我要你做我的嗣子,其餘的事,你自己琢磨吧。不過在你策劃的時候,務必處處留神。

普蘭塔琪納特 您的鄭重訓誨我已經領會了,不過我心裡總在想,我父親被殺,對方實在太毒辣了。

摩提默 賢甥,你要少開口,多耍手腕。蘭開斯特家族已經是根深蒂固的了,好比是一座推不翻的大山。現在你舅舅快要離開人世了,好像王爺們在一個地方住得太久了,感到膩煩,就將宮廷遷往別處一般。

普蘭塔琪納特 啊,舅舅,我恨不能將我的壽算拿出幾個年頭來替您延年益壽。

摩提默 你如那樣,反而是害了我了,我的劊子手正是用這個法子對付我的,明明一刀就可送命,卻偏叫我活受零罪。你也不要傷心,你的悲傷不會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只要你替我把葬事料理好。再見了,祝你事事稱心,祝你平時和戰時的生活都能昌盛。(死。)

普蘭塔琪納特 祝您離去的靈魂平安無事。您在牢獄裡走完了天路歷程,像一個虔修的隱士度過了一生。好,我要把他的訓示深藏在心裡,我的一切計謀都要暫時隱忍在心裡。看守人,你們把他抬出去,我要親自把他的葬禮安排妥貼,使他比生前更能受到應有的尊崇。(眾獄卒抬摩提默屍體下)摩提默家族的昏暗的火炬就這樣熄滅了,是被一些比他低微的人們壓滅的。至於薩穆塞特加在我的家族上的誣衊和傷害,我一定能夠洗刷得乾乾淨淨。我現在就趕到議會裡去,要求恢復我的世職,把我的不利地位轉為有利。(下。)


第三幕



第一場 倫敦。國會會場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