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六世》 - 6 / 80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鼓角聲。兩軍交戰。塔爾博追法國太子下。隨後,貞德追逐英軍上,繞場後同下。稍頃,塔爾博重上。 

塔爾博 我的膂力、我的勇氣、我的力量,都往哪裡去了?我們英國軍隊退了下來,我止不住他們,一個穿盔戴甲的女人追趕著他們。

貞德重上。 

塔爾博 嘿,她來了。我要和你決一勝負。你是雄鬼也好,雌鬼也好,我要驅除你這邪魔。你既是一個巫婆,我就抽出你的血來,徑直地打發你的靈魂到你侍奉的魔王那裡去。

貞德 來吧,來吧,你是一定要敗在我手裡的。(兩人交戰。)

塔爾博 老天呀,您能允許魔鬼這般猖獗嗎?我奮力過度,我的胸膛要炸開了,我的胳膊要從肩頭折裂下來了,但我非把這狂妄的娼婦懲治一下不可。(兩人再交戰。)

貞德 算了吧,塔爾博,你的死期還未到。就要趕快把糧食送進奧爾良城裡去了。(短短一陣鼓角聲,貞德率領兵丁進域)你若是有本領,就來追我,你那點氣力真不在我眼裡。去吧,去吧,去撫慰你手下的餓鬼們吧。去幫著薩立斯伯雷寫他的遺囑吧。今天這日子是屬於我們的了,以後許多日子還將屬於我們。(下。)

塔爾博 我的頭腦好像陶工的轆轤盤一樣在打轉。我不知道我此刻是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我是在幹什麼。這巫婆如同當年漢尼拔使用火牛陣一般,取勝不是憑著兵力,而是憑著製造恐怖,把我們的軍隊壓迫回來。好比是用濃煙把蜜蜂熏出蜂房,用腥臊的臭氣把鴿子趕出窠巢。法國人因為我們兇猛善戰,管我們叫作英國的惡狗,可我們卻像膿包的小狗一樣,一面嗥吠,一面逃跑了。(短短一陣鼓角聲)同胞們,聽我說!如果我們不能重新戰鬥下去,那就乾脆把我們國徽上的獅子撕掉吧,那就放棄你們的土地,用綿羊來代替獅子吧。綿羊見了狼,牛馬見了豹子,也絶不像你們見了屢次敗在我們手中的奴隷這樣膽怯,逃得這樣快。(鼓角聲,又一次混戰)沒有用,退到你們的戰壕裡去吧。你們全都願意讓薩立斯伯雷白白死掉的,誰也不肯出一把力,替他報仇雪恨。儘管有我們的大軍在此,也不管我們幹了些什麼,貞德是進了奧爾良城了。唉,我寧願和薩立斯伯雷一同陣亡!這種敗陣的恥辱簡直使我抬不起頭來。(鼓角聲;吹退軍號;塔爾博率軍隊下。)


第六場 同前

喇叭奏花腔。貞德、查理、瑞尼埃、阿朗松率兵士登上城頭。 

貞德 樹起我們的國旗,讓它在城頭飄揚。奧爾良城已經從英國人手中解救出來了,貞德已經履行了她的諾言。

查理 盡美至善的人兒,公理之神的女兒,對你這樣的豐功偉績,我怎樣才能表示我的敬意呢?你實現你的諾言,又快又好,好比阿都尼的花園,第一天才開的花,第二天就結了果子。法蘭西喲,為你的光榮的女先知而高唱凱歌吧!奧爾良已經光復了。在我們國家,這真是一件空前的喜事。

瑞尼埃 為什麼不叫全城鳴鐘擊鼓?太子殿下,請您頒發諭旨,叫全城公民燃起慶祝的煙火,在大街上擺下慶功的筵席,來歡慶上帝賜給我們的這樁喜事。

阿朗松 當整個法蘭西聽到我們的英勇事蹟時,到處都將充滿歡樂。

查理 贏得今天勝利的,不是我們,而是貞德。為了酬謝她的大功,我要和她共享這頂王冠。我要命令全國僧侶列隊遊行,歌頌她無窮的功德。我要為她興建一座比孟菲斯更為莊嚴的金字塔。將來如果她一旦逝世,為了紀念她的遺徽,我們要用七寶香車,裝殮她的骨殖,在盛大的儀仗中,運送到法蘭西的先王、先後的陵寢中去安葬。以後我們就不用再向聖丹尼斯祈禱了,貞德聖女將成為法蘭西的保護神。隨我來吧,在這黃金般的勝利日子裡,讓我們舉觴痛飲吧。(喇叭奏花腔。同下。)


第二幕


第一場 法國。奧爾良城前

法軍軍曹及兩哨兵同至城門口。 

軍曹 弟兄們,站好崗位,小心提防著。如果你們聽到城腳邊有什麼聲響,或是看到敵兵,就馬上用明白的信號,通知我們守衛室裡的人。

哨兵甲 隊長,一定隨時向您報告。(軍曹下)我們這些當雜差的活該倒楣,別人都在床上睡大覺,我們卻不管風裡雨裡,得在黑地裡站崗。

塔爾博、培福、勃艮第率領眾兵士上。他們帶著雲梯,低沉地敲著軍鼓。 

塔爾博 總管大人,還有您,勇猛的勃艮第,仗托您的拉攏,阿陀亞、瓦隆和畢卡第這些地區都已和我們建立了友誼。今天法國人大吃大喝了一整天,他們今夜裡正在放心大膽地睡覺,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我們要趁此把他們依靠詭計和巫術給我們吃的虧,回敬給他們。

培福 法蘭西的懦夫喲!他對自己的武力已經喪失信心,只得結交巫婆,向地獄求救,這是多麼不顧體面啊!

勃艮第 奸詐的人除了巫、鬼以外,還能有什麼朋友?可是那個名叫貞德的,他們把她說得那樣純潔,到底是個怎樣的角色?

塔爾博 據他們說,她是一個姑娘。

培福 一個姑娘!竟這般勇武!

勃艮第 上帝明鑒,如果她在法國人的旗幟下面當兵當下去,像她已經開始那樣做的,她那雄赳赳的氣概是不會長久保持的。

塔爾博 好吧,讓他們扮神弄鬼好啦。上帝是我們的堡壘,憑著上帝的威名,讓我們下定決心攀登那座石城。

培福 爬上城去,勇敢的塔爾博,我們跟隨你。

塔爾博 大家不要從一處上去,我想最好是分頭進攻。萬一一路失敗,另一路還可以得手。

培福 就這麼辦。我去進攻那邊一個城角。

勃艮第 我擔任這一邊。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