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三年 - 101 / 106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要是這樣處理,你們送我上斷頭台吧。我在這裡以天主神聖的名義發誓,那位老頭和這位指揮官的行為,我真希望是我做的。我看見那位八十歲的老人跳進火中救那三個娃娃,我說:好樣的,你真勇敢!我聽說指揮官從斷頭台這頭野獸的爪下救出老頭時,我說:指揮官,你該當將軍,你是真正的人,我真服了。要是還有十字勛章,要是還有聖人,要是還有路易,我真要給你聖路易十字勛章了。呵!現在人們都成傻瓜了?我們在熱馬普、瓦爾米、弗勒呂斯、瓦蒂尼打的勝仗,難道是為了這個嗎?得說明白呀。怎麼!四個月以來,戈萬指揮官一直窮追猛打那些頑固的保皇派,用手中的刀劍拯救共和國,多爾那一仗打得多麼漂亮!你們有這樣一個人,可你們還要除掉他!不開他為將軍,反而要砍他的頭!我看這是自取滅亡!而您呢,戈萬指揮官,如果您不是我的將軍而是下士,那我要告訴您您剛纔說的全是該死的糊塗話。老頭救孩子做得對,您救老頭也做得對。如果誰做了好事就上斷頭台,那就見他的鬼去吧。我也給弄糊徐了。這麼說就沒完沒了,是嗎?我拍我自己看是不是在做夢。我不明白。那麼,老頭應該讓那幾個娃娃被活活燒死,指揮官應該讓老頭上斷頭台?來吧,送我上斷頭台。我情願這樣。要是娃娃們死了,紅色無檐帽營就會丟臉。你們希望這樣嗎?那麼我①古羅馬執政官。們相互廝殺吧!我和你們一樣懂政治,我原先屬於梭槍區的俱樂部。真見鬼!我們最後都昏頭昏腦了!我總結我的看法吧。我不喜歡那些使人懵懵懂懂的事。他媽的,我們為什麼賣命?為了讓我們的長官被殺掉?這可不行,絶對不行。我要我的長官!我需要他。我今天比昨天更喜歡他。送他上斷頭台,你們真叫我發笑。我們不要這一切。我注意聽了。你們愛說什麼清便吧。首先,這事絶對不行。」

拉杜坐下。他的傷口又裂開了。血沁出了繃帶,從他的破耳朵順着脖子往下流。

西穆爾丹轉身問拉杜:

「你主張對被告免于處分?」

「我主張升他為將軍。」拉杜說。

「我問你是否主張宣告他無罪?」

「我主張提升他為共和國第一人。」

「拉杜中土,你贊成宣告戈萬指揮官無罪嗎?是還是不是?」

「我贊成讓我代替他上斷頭台。」

「宣告無罪,」西穆爾丹說,「寫吧,記錄員。」

記錄員寫道:「拉杜中士:宣告無罪。」

記錄員接著說:

「死刑一票,宣告無罪一票。一票對一票。」

現在該西穆爾丹投票了。

他站起來,摘下帽子放在桌上。

他的臉色不再是蒼白或灰白。他面如土色。

如果在場的人都躺進裹尸布里,也不會有如此深沉的寂靜。

西穆爾丹用低沉、緩慢、堅定的聲音說:

「被告戈萬。訴訟程序結束。軍事法庭以共和國的名義,以兩票對一票……」

他停住了,彷彿是一個間歇。他是在死亡前面還是在生命前面遲疑?所有人的胸部都在急劇地起伏。西穆爾丹接著說:「……判處你死刑。」

他臉上流露出一種可悲勝利的痛苦。當雅各①在黑暗中摔倒大使又乞求天使祝福時,他臉上大概就是這副嚇人的微笑。①《聖經舊約利世記》第三十二章。雅各在夜間與天使摔跤,但不知是天使。

天亮後請求天使祝福,改名以色列。

但這只是一閃而過。西穆爾丹恢復了冷漠,坐下來戴上帽子,又說:

「戈萬,明早太陽升起時,你將被處決。」

戈萬起立,敬禮,說道:

「謝謝法庭。」

「將犯人帶下去。」西穆爾丹說。

他作了一個手勢,牢門打開,戈萬走了進去,門又關上了。那兩名憲兵手持軍刀,守在牢門兩側。

拉杜剛剛暈倒,被抬了出去。

四在西穆爾丹審判官以後是西穆爾丹主宰

軍營是一個蜂窩,革命時期尤其如此。士兵們身上的公民意識,像是敏捷的刺,在趕走敵人以後毫無顧忌地刺向任官。那支攻克圖爾格的英勇部隊也七嘴八舌嘖有煩言。

最初,當他們得知朗特納克逃跑時,他們責怪戈萬指揮官。他們看見從牢房裡出來的是戈萬,而不是朗特納克,便好像受到電擊,不到一分鐘,消息便傳遍了軍營。於是這支小小的隊伍就議論開了:「他們正在審判戈萬,這只是裝裝樣子。誰能相信前貴族和教士呢?剛纔是子爵救侯爵,獃會兒是教士救貴族!」

後來他們得知戈萬被判死刑,又紛紛議論開了:「這太過分了吧!處死我們的長官,勇敢的長官,年輕的指揮官,英雄!不錯,他是子爵,可是他成為共和派就更加了不起了!怎麼!處死蓬托爾松、維爾迪厄、蓬托博的解放者!多爾和圖爾格的勝利者!處死這個使我們戰無不勝的人?共和國在旺代的利劍?五個月來他抗擊朱安黨人,補救萊謝爾和其他人做的蠢事。這個西穆爾丹竟敢判他死刑!為了什麼?因為他救了一個救出三個孩子的老頭!教士竟敢殺死戰士!」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