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三年 - 3 / 106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至于戈萬,他的行動倒是描寫得有根有據偽。雨果早有交代,說他在打仗時很堅強,可是過後很軟弱;他待人慈悲為懷,寬恕敵人,保護修女,營救貴族的妻女,釋放俘虜,給教士自由。他的寬大不是無原則的,他曾對西穆爾丹說,他赦免了戰敗後被俘獲的三百個農民,因為這些農民是無知的,但他不會赦免朗特納克,因為朗特納克罪大惡極,即使是他的叔祖也罷。法蘭西才是他的兄長,而朗特納克是祖國的叛徒。他和朗特納克誓不兩立,只能你死我活。然而,他又有一些想法,與他的司令官身份很不相稱。例如,他認為路易十六是一隻被投到獅子堆裡的羊,他想逃命和防衛是很自然的,雖然他一有可能便會咬人。最主要的是,他認為「恐怖政治會報害革命的名譽」,推翻帝制不是要用斷頭台來代替它,「打掉王冠,但是要保護人頭。革命是和諧,不是恐怖……『恕』字在我看來是人類語言中最美的一個字……在打仗的時候,我們必須做我們的敵人的敵人,勝利以後,我們就要做他們的兄弟。」這些話為他後來的行動按下了伏筆,雖然是雨果的觀點,但與人物的思想是融合在一起的。

戈萬的行動同雨果對雅各賓派的看法有關,雨果對雅各賓黨的恐怖政治是頗有微詞的。在他的筆下,雅各賓黨三巨頭狂熱多於理智,只知鎮壓,不懂仁政,語言充滿火藥味,渾身散髮出平民的粗俗氣息。他們所執行的恐怖政治在一定條件下起了作用,但同時也包含着弊病。戈萬認為對舊世界是要開刀的,然而外科醫生需要冷靜,而不是激烈,「恐怖政治會損害革命的名譽」。共和國不需要一個「怕人的外表」。從這種觀點出發,戈萬放走朗特納克是順理成章的。應該說,雨果在小說裡發表的見解既非全對,亦非全錯。對於保王黨人的武裝叛亂和殘忍屠殺平民的行為,革命政權只有以眼還眼,這樣才能保存自身。但也無可諱言,雅各賓黨矯枉過正,存在濫殺現象,這就是為什麼雅各賓黨的專政維持不了多久,連羅伯斯比爾也上了斷頭台的原因。據馬迪厄的《法國革命史》考證,一七九四年,當局嫌斷頭機行刑太慢,便輔之以炮轟、集體槍斃、沉船,一次就處死幾百人。因此,雨果提出勝利後應實施寬大政策,是針對革命政權的極端政策而發的,具有合理、正確的因素。但戈萬之所以放走朗特納克,是基于這樣的考慮:敵人也能實行人道主義,共和軍就不能實行人道主義嗎?這裡,雨果走向了另一個極端。他的觀點集中表現為這句話:「在絶對正確的革命之上,還有一個絶對正確的人道主義。」雨果將革命和人道主義割裂開來是錯誤的。革命與人道主義可以統一,而且應該統一起來。就拿資產階級革命來說,這是對罪惡的、不人道的封建制度的清算,而代之以更人道的社會制度;自由、平等、博愛,就是以人道主義為基礎的,比起封建主義的人身依附關係。貴族特權、森嚴的等級制度要前進一大步。然而,在有敵對階級存在的社會中,尤其在尚未取得最終勝利的緊急關頭,不可能也不應該實行寬大無邊的、絶對的人道主義,否則就是對人民實行不人道。以朗特納克來說,就算他果真救出三個孩子,自己束手就擒,對於革命的一方來說,完全可以根據他的情況作出合理的符合人民利益的判決,而不一定非要處以極刑。當然,共和軍不會這樣處理。但是,放走了他,後果會怎樣呢?他必然與革命政府為敵,再次糾集叛軍,攻打共和軍,屠殺無辜的百姓,犯下非人道的罪行。從效果來說,戈萬放走朗特納克的行動,對人民來說,是不符合人道原則的。以上分析說明,無論雅各賓黨,還是雨果本人,都未能處理好革命與人道的關係問題。

西穆爾丹是作為戈萬的對立面而出現的,雖然他也是一個革命者。小說中,他是革命政府的化身。儘管早先他是教士,但他愛憎分明,他能用嘴去吸一個病人喉部的膿瘡,可他決「不會給國王幹這件事」。他認識到革命的敵人是舊社會,「革命對這個敵人是毫不仁慈的」。然而他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沒有人看見他流過眼淚,他自認為不會犯錯誤,別人無可指摘。他既正直又可怕。他雖然崇高,「可是這種崇高和人是隔絶的,是在懸崖峭壁上的崇高,是灰色的、不親近人的崇高;他的崇高的周圍被懸崖峭壁包圍着。」他忠於雅各賓黨的信條和各項恐怖政策,他向委任於他的國民公會保證:「假如那委託給我的共和黨領袖走錯了一步,我也要判處他死刑。」他屢次警告戈萬:「在我們所處的時代,仁慈可能成為賣國的一種形式。」他的誓言和警告都成了事實。在判處戈萬死刑之後,他再一次同戈萬交鋒。戈萬縱橫捭闔,暢談他的理想,西穆爾丹無言以對,敗退下來。他承認戈萬的話有道理,但是他不可能改變自己的觀點,內心處于不可克服的矛盾之中。「他有着像箭一樣的盲目的準確性,只對準目標一直飛去。在革命中沒有什麼比直線更可怕的了。西穆爾丹一往直前,這就注定了他的不幸。」他親手處死了自己「精神上的兒子」和學生、他的戰友,最後在痛苦與惶惑中開槍自盡。通過他的悲劇,雨果批判了只講暴力,不講人道,只知盲目執行,不會靈活處置的革命者。西穆爾丹是有代表意義的、相當真實的一個形象。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