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 50 / 346
文學類 / 文學家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賈里奧不久來到池塘旁邊,天鵝和小天鵝在池塘裡嬉戲,它們在如水晶般的池面上滑行,張開翅膀,頸脖向後彎向背部。最大的一對天鵝一起在穿過池塘的小河的急流中游泳;它們不時彼此轉過潔白的長頸,一邊游着,一邊對望,接着它們又游回來,潛到水裡,又浮出水面拍打翅膀,池水被它們的遊戲攪動得波光粼粼,而天鵝的胸部向前挺起,宛如小船的船頭。

賈里奧凝視天鵝優美的動作與美麗的外形;他自問:為什麼自己不是天鵝,不像它們那麼美麗?當他走近某個人,那人就逃開,在人群中,人們鄙視他。他為什麼不如他們漂亮?為什麼老天爺不把他做成天鵝,做成輕盈的鳥,能唱悅耳的歌,討人喜歡的東西呢?或者寧可使他成為虛無?他一邊踢一塊石子,一邊想道:「為什麼?為什麼我不像這塊石子,我踢它,它就跑開,而它不痛苦!」

於是,他跳進小船裡,解開了纜繩,拿起了槳,把船划到對岸,到開始有了好些動物的草地去。

過了些時候,他就回城堡去;僕人們已經打開了窗戶,整理好大廳,擺好了桌子,因為將近九點鐘了,賈里奧散步是多麼漫長。

時間在歡樂中過得很快,在眼淚中也過得很快。時間老人總是跑着而不會上氣不接下氣。

快快地跑吧,不停地走吧,毫不留情地摧枯拉朽,白髮的人;永遠行走和跑步吧,你要忍受苦難的煎熬,你是注定要生活的人,儘快地領我們去公共墓穴,把一切擋路的東西扔進墓穴裡!

  第七
午飯後,大家去散步,太陽透過雲層開始露面。

女士們想乘船遊玩,清涼的水能消除她們夜間的疲勞。

所有的人分成三組。保羅、賈里奧和阿黛爾在一組。阿黛爾顯得很累,臉色蒼白,穿著白花藍色平紋細布連衣裙,她從來沒有這麼漂亮。阿黛爾陪伴丈夫,合乎禮儀要求,賈里奧卻不理解;他的靈魂包含多少同情與愛意,他的思想就抗拒多少我們稱作高尚、習慣、榮譽、羞恥與禮儀的東西。他坐在船頭划槳。

在池塘中央有一個小島,專門用來給天鵝作歇息處,小島上種着玫瑰,彎曲的枝條倒映在水裡,一些凋謝的花朵掉落在水中。少婦撕下一小塊麵包,把它扔到水上,天鵝立即奔了過來,伸長頸脖,以便抓住順水漂流的麵包碎片。每當她俯下身子,伸出潔白的手,賈里奧都感到她的呼吸進到他的頭髮裡,她的雙頰掠過他發燙的頭。池塘裡的水清澈平靜,但是在他的心中卻發生了一場猛烈的暴風雨;有好幾次,他以為自己變成了瘋子,他把雙手放到前額上,彷彿一個說胡話的病人,以為自己在做夢。

他迅速地划槳,但是這條船比其他的船前進得慢,因為他的動作斷斷續續,而且痙攣。他黯淡的灰眼睛,不時地慢慢轉向阿黛爾,凝視保羅;他看起來平靜,就好像遮蓋着火炭的灰顯得平靜一樣;接着,人們只聽見槳在水中劃的聲音,聽見水在小船兩側潺潺流過的聲音,以及夫妻倆交談的隻言片語,―――然後夫妻倆互相注視,面帶微笑,天鵝在池塘裡游着互相追逐,風把一些樹葉刮落在遊玩者的頭上,太陽在遠處照耀着綠色的草地,河流在草地蜿蜒地流過,小船飛快地靜悄悄地在其間滑行。

賈里奧有一次放慢了速度,把手放到眼睛上,過了好一會才放下來,手又熱又濕;他又拿起槳,眼淚滾落在他的雙手上,消失在小河裡。保羅看見他們這只小船遠離其他船隻,就拉住阿黛爾的手,在她的緞子般光滑的手套上吻了很久,這幸福的吻在賈里奧的耳邊迴蕩。

  第八
德•朗薩剋夫人養了很多猴子―――這是老婦人的愛好―――只有猴子跟狗一樣,不拒絶老婦人的愛。

這樣說,並無惡意,如果說有某種意圖的話,那就是為了使刻骨仇恨猴子的年輕人高興。拜倫勛爵說過,他不能看到一個美女吃東西,而不噁心;他恐怕絶對沒有想到四十年以後,那個女人將有一隻哈巴狗和一隻長尾猴作伴。你看到的女人那麼年輕、那麼容光煥發,好吧,如果她們沒有在六十歲以前死去,有朝一日會有愛狗的癖好而不愛人,將跟一隻猴子而不是跟一個情人生活在一起。

可惜!這很可憐,但千真萬確,在十二年間那個美麗的天使,就衰老了,乾癟得像一張舊羊皮紙,坐在壁爐邊,陪伴她的有一隻貓、一本小說和她的女仆,就在那裡吃晚飯。她將死去,變成一具死屍,也就是腐臭的一堆肉―――然後成為一點灰塵,成為虛無,成為關閉在墳墓裡惡臭的空氣。

我看見有的人總是行尸走肉的樣子,一副枯骨,臉色蠟黃,彷彿是由埋葬這枯骨的泥土捏揉而成似的。

  第九
我不大喜歡猴子,然而我錯了,因為我覺得它們是人類最完美的仿製品。當我看見這種動物中的一隻―――我在這裡說的不是人類―――我彷彿有種照大鏡子的感覺;相同的情感,相同的野獸般的慾望,只是少一點自傲―――這就是全部。

賈里奧覺得自己被奇怪的好感拉向猴子們,他經常整整幾小時凝視它們,陷入沉思,或者做最細緻的觀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