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 47 / 346
文學類 / 文學家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賈里奧臉色慘白如新娘的紗裙;他的厚嘴唇,由於發燒而皸裂,佈滿了水泡,疾速地動着,好像一個人在放連珠炮似地講話;他不停地眨眼,像傻子一樣緩慢地轉動眼珠。

  第五
晚上,在城堡裡有一場舞會,所有的窗戶上都掛着燈。來了許多車馬仆役。

人們不時看見有亮光透過榆樹照過來;亮光越來越近,沿著彎彎曲曲的林間小徑行進,終於在城堡石階前停下,大汗淋漓的馬匹拉著的敞篷四輪馬車也停下了。於是,車門打開了,一位女人下車;不論她年輕還是年老,醜陋還是漂亮,臉色紅潤還是蒼白,隨你的便,她在門廳的油燈下,在綠樹、花叢與爬滿牆壁的匙葉草之間匆匆忙忙用手攏幾綹頭髮,然後,她脫去大衣與大圍巾,交給僕人。她進來了;僕人打開兩扇大門,通報客人來到,有很嘈雜的移動椅子與腳步走動的聲音,人們站起來打招呼致意,又繼續海闊天空的交談,鷄毛蒜皮的瑣事,談得津津有味,在各個客廳裡嗡嗡直響,從這邊飛到那邊,像溫暖的暖房裡的輕霧。

十點鐘開始跳舞,在屋內舞池裡,可以聽見皮鞋在鑲木地板上滑動的聲音,衣裙的聲、音樂聲、舞蹈聲;屋外,有樹葉的颯颯聲,馬車在遠處的濕地上行駛聲,天鵝在池塘裡拍打翅膀聲,城堡裡的聲音傳出來之後,響起了幾隻狗的吠叫,還有些農民天真嘲諷地議論,他們的頭在大廳的玻璃窗裡可以看見。

在大廳的一角,有一群年輕人,是保羅的朋友,從前尋歡作樂的老夥伴,戴着黃色或天藍色的手套與夾鼻眼鏡,穿著燕尾服,頭髮與帽子是中世紀式樣,蓄着林布蘭特式的鬍子,是整個佛朗德勒畫派從未見過與從未夢想過的。

「告訴我,發慈悲吧,」其中一位是賽馬俱樂部成員,說道,「這個滿臉皺紋,皺着眉頭,像個老頭兒的人,他在那邊,你妻子坐著的橢圓形雙人沙發後面,是誰呀?」

「他?他是賈里奧。」

「誰是賈里奧?」

「啊!這嘛,說起來話長。」

「講給我們聽吧,」―――一位頭髮剪到齊耳朵的年輕人,低着頭說道―――「既然我們沒有什麼可以取樂的。」

「起碼喝點潘趣酒吧?」一個又高又瘦,臉色蒼白,顴骨凸出的先生,急匆匆地問道。

「至於我呢,我不喝,原因不必說了......這酒太厲害了。」

「抽菸吧?」賽馬俱樂部的成員問道。

「呸!抽菸!你想過沒有?歐內斯特,在婦女面前抽菸?」

「相反,她們發狂似的抽菸,我有十個情婦,她們抽菸,像潑婦一樣,有兩個獨自使我的煙斗都積滿煙垢。」

「我呢,有一個情婦,她喝櫻桃酒,一醉方休。」

「喝葡萄酒吧!」一位朋友說道,他不喜歡抽雪茄,不喜歡喝潘趣酒,也不喜歡音樂和舞蹈。

「不!讓保羅給我們講他的故事吧。」

「我親愛的朋友,這個故事並不長,從頭到尾是這樣的:因為我跟彼得韋爾先生打賭,他是我的朋友,巴西的種植園主,用一包維吉尼亞煙葉換他的一個女奴米爾薩,另外,猴子嘛......人們可以養一隻猴子,也就是說,他向我提議,把一隻猴子當成一個人。」

「那麼?賈里奧是隻猴子?」

「傻瓜!他嘛,不是!」

「但是,總之......」

"應當給你們解釋的是,我在巴西旅遊期間,玩得特別開心。

彼得韋爾有一個女黑奴,剛從舊巴哈馬海峽那邊運到―――如果我不記得那個地點,就見鬼了!―――總之,這個女人沒有丈夫,可笑的事不一定落在任何人頭上,她非常漂亮,我從彼得韋爾手中把她買下;但這個蠢女人卻不肯接受我,她大概覺得我比野人還要醜。"

大家都笑了,保羅臉漲紅了。

"後來,在一個晴朗的日子,由於我心裡很煩悶,便從一個黑人那裡買了一隻猩猩,人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的猩猩。很久以來,科學院就致力於尋求解答一個問題:是否能夠得到猴子和人的混血兒。我呢,我要報復一個愚蠢的渺小的女黑人。於是,有一天我把那只猩猩和女黑奴一起關在我的房間,然後出去打獵。等我回來時,我發現猩猩脫逃了,不知去向,女黑奴哭哭啼啼,渾身被猩猩的爪子抓傷,鮮血淋淋。幾星期以後,她感到腹痛與噁心。

好!後來,五個月以後,她連續幾天嘔吐;這樣,我的實驗几乎有把握成功。有一次,她神經病大發作,就給她的四肢放血,因為我看到她死去就會大失所望;總之,七個月以後,一個晴朗的日子,她在肥料堆上分娩。幾個小時以後,她就死了,但是嬰兒卻非常健康,說實話,我真高興,那個問題有了答案。我立即給科學院寄去了我的報告書。部長經過調查以後,給我頒發了榮譽十字章。"

「活該,我親愛的保羅,現在就很卑鄙。」

「簡直是小學生的推理!這使女人們高興,當人們對她們談及此事,她們看到他便微微一笑。總之,我撫養這個小男孩,我像父親一樣愛他。」

「啊!啊!」一位牙齒潔白,總在笑的先生說道,「你進行其他旅行時,為什麼不把他帶回法國來呢?」

「我寧願讓他留在他的祖國,直到我最終離開,尤其是因為打賭時約定那孩子起碼要活滿十六歲,那是從我到達里約熱內盧的第一年開始算起的;總之我得到了米爾薩,我二十歲時榮獲了十字章,而且我用罕見的方法培養一個男孩。」

「造孽啊!太可怕了!」一個朋友臉色蒼白,說道。

「可笑!滑稽!」另一個朋友說道,他的臉很胖,紅光滿面。

「好極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