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 44 / 346
文學類 / 文學家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那是句話或者是嘆息,沒什麼要緊,但是那裡麵包含着整個心靈!

  第三
第二天,旭日初升,未婚夫果然出發打獵了,陪同前往的有他寵愛的大獵兔狗,兩隻短腿獵狗,跟班挎着一個大獵袋,裡面裝着火藥、槍彈、全套打獵用具,和未婚夫兩天前親自預訂的一大罐鴨糜。跟班根據他的命令,吹響了號角,他們大步地在平原上前進。

三層一個窗的綠色外板窗,立即打開了,一個被金黃色頭髮圍住的臉,出現在沿著牆向上長的茉莉花叢之間,樹葉覆蓋着城堡的紅磚與白磚。她穿著晨衣,或者根據她披頭散髮,舉止隨便,平紋細布的襯衫微微敞開,領口開得低,露出肓膀,短袖直到肘頭,你就可以推定她是誰。她的手臂又白又圓,多肉。但是不幸的是,她在匆忙打開窗戶,看保羅出發時,手臂在牆上擦破了皮;她向他揮手道別,又向他送去一個飛吻。保羅轉過身來,長時間地注視在花叢中的這個純潔天真的女孩的臉龐,想到不久以後這一切都將屬於他;鮮花、姑娘,以及在這一切中的愛情,然後他說道:「她真可愛!」這時一隻白皙的手關上外板窗,時鐘敲響了,是四點鐘,公鷄開始啼叫,一綫陽光穿過千金榆,照射到石板瓦頂。一切又重歸於寂靜安寧。

十點鐘,保羅還沒有回來;吃午飯的鈴聲響了,大家開始吃飯。廳高大寬敞,擺着路易十五時代的傢具;在壁爐上方,可以見到一幅反映牧羊人生活場面的油畫,有一半被灰塵遮掩:一個擦了粉的牧羊女,臉上有假痣,同一些籃子一起,處在她的白綿羊中間;愛神在她的上方飛翔,一隻漂亮的哈巴狗直躺在她的腳邊,在刺繡地毯上,綉的是一束玫瑰花被一根金綫束在一起。柱頂盤上楣懸掛着用綫穿起來的鴿蛋,鴿蛋被塗成白色,上面有灰斑點。

護壁板呈淺白色,褪了色而無光澤,那裡掛着家族先人的肖像,以及彩色風景畫,反映典型的挪威風景或俄國景緻,或者表現雪山、收割、收穫葡萄,更遠些的地方是裝在黑框裡的版畫。這裡是某個最高法院院長的全身肖像,禮服上佩戴白鼬皮綬帶,假髮上有三個錘,再過去是一名德國騎手使馬半旋轉,濃密的長馬尾,在空中合攏,像蛇一樣地擺動;還有一些弗朗德勒畫派畫家創作的油畫,描繪小酒店裡的情景,一張張喝啤酒而虛胖的臉喜氣洋洋,煙草的煙霧籠罩着店堂,人們裸露着肥胖的胸膛,肥厚的嘴唇發出粗鄙的大笑,這坦率的現實主義,從長着捲髮的小孩的頭伸進酒罈,直到童貞女坐在她那被濃煙燻黑的壁龕裡,臉很瘦削的樣子,都處于支配地位。此外,高大寬闊的窗戶把強烈的陽光撒滿房間,儘管房間的傢具陳舊,也不缺乏某種青春的氣派,如果你發現在大廳的兩頭有大理石噴水池,地麵舖着黑白兩色的石板。最主要的傢具,最能引起人們想像與感覺的,是很古老的長沙發,它柔軟舒適,裝飾着綠色黃色的花邊和穗子,極樂鳥,花束,這一切華麗地散佈在柔軟的白緞底子上;在廳裡,多少次僕人們撤下吃剩的晚餐以後,女堡主來到這裡,坐在清涼的緞墊上,可憐的女人等待騎士先生,他不願意打擾別人,有時口渴了便來這裡喝一杯清涼飲料;在那廳裡,不止一位漂亮的侯爵夫人,不止一位有名望的伯爵夫人,穿著短裙子,面若玫瑰,有一雙漂亮的手,穿著緊身胸衣,也許在聽很和善的無神論哲學家神甫在關於感覺和需要靈魂的談話中夾雜的溫柔話語;是的,在那廳裡也許有過很多低聲嘆息、眼淚和偷吻。

但是,這一切都已成為過去!侯爵夫人們,神甫們,騎士們,紳士們的談話,都已煙消雲散;接吻,做愛,親密的傾訴,對紅鞋後跟的引誘都已消逝;而長沙發仍然留在原處,由四隻桃花心木製的腿支撐着,但是木料已被蟲蛀壞,綉金飾物已褪色和散成絲縷。

賈里奧坐在阿黛爾旁邊;阿黛爾噘着嘴在椅子坐下,並把椅子往後退,臉漲紅了,匆匆忙忙地替自己斟酒。在她旁邊的人,的確一點也不討人喜歡,因為自從他和保羅來到城堡一個月以來,他還沒有講過話;有的人認為他古怪,有的人認為他憂鬱,最有理智的人則說他愚蠢,是個瘋子,而且啞巴;德•朗薩剋夫人家裡的人把他當作保羅的朋友―――所有的人見到他,就想到他是個滑稽可笑的朋友。

他個子瘦小虛弱;只有他的手表明他這個人有點力氣;他的手指又短又扁,指甲粗壯並且一半呈鈎形。至於他身體的其餘部分,他是那麼單薄又那麼虛弱,面色是那麼悲傷又那麼委靡,你會為這個還很年輕的人而悲嘆,他似乎生下來就要進墳墓,好像一棵活着被折斷又沒有樹葉的小樹。他全身的衣服都是黑色的,更加顯得他的臉色慘白,而他本來的膚色為黃褐色;他的嘴唇很厚,露出兩排潔白的長牙齒,就像猴子和黑人的牙齒。至於他的頭,狹小而且在前部被壓扁,後部卻大得出奇,―――這是顯而易見的,因為他稀稀疏疏的頭髮露出一個多皺紋的光頭。

在這一切當中,顯露出一種奇特古怪的野蠻與獸性,使他與其說像是個人,倒不如說像是某種荒誕的動物。他的眼睛又大又圓,顏色黯淡不自然,這個人柔和的目光落到你身上時,你就會感到被一種奇怪的誘惑所控制;然而,在他的臉上根本沒有殘酷凶惡的表情;他對所有看著他的人微笑,可是他笑得笨拙而又冷淡。

如果他敞開接觸他厚厚黑皮膚的襯衫,你就會看到寬闊的胸膛,好似運動員,強壯的肺在長滿毛的胸腔裡呼吸得多麼自如。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