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35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35頁 / 共57頁。

我的命運彷彿是從童年時代起就為我設下了第一個陷阱,使我在一個很長的時期內容易落入其他的陷阱。我生來就是一個易於輕信的人,在整整四十年中,一直沒有人辜負我對他們的信任。後來卻突然被投入另外一種人、另外一種事物的環境中去,我落進了萬千圈套而一無所見;二十年的經歷才勉強使我看清了自己有的是什麼樣的命運。一旦確信人們向我所作的裝模作樣的姿態無非都是謊言和虛偽的時候,我就馬上轉到另一個極端:人們一旦不依本性辦事,那就如脫韁之馬,不受約束了。從此,我就對人產生了厭惡之情;他們的陰謀詭計使我避開他們,我也出自內心的意願,要求離他們更遠一些。

不管他們做什麼,我對他們的厭惡也永遠不會發展成為強烈的反感的。他們為了使我受他們的支配,結果自己反倒受了我的支配;想到這點,我覺得他們委實也夠可憐的。我固然不幸,他們同樣也是不幸;每當我暗自思量,我總覺得他們值得憐憫。在作出這樣的判斷時,也許我的驕傲也在起作用;我覺得我比他們高尚,所以才不屑去恨他們。他們至多只能激起我的蔑視,但絶不能激起我的仇恨;此外,我愛己之心甚切,是不會去恨任何人的。恨別人,那就是把自己的生活圈子加以壓縮,而我要的卻是把它擴而至于整個宇宙。

我寧願躲開他們而不去仇恨他們。一見到他們,我的感官就受到刺激,我的心也因他們殘酷無情的目光而感到痛苦;但當他們一走,我的不舒服也就馬上消失了。當他們在我跟前時,我也不得不虛與委蛇,但等他們一走,我連想也不去想他們了。當我眼前不見他們的時候,對我來說,他們好像就根本不存在了。

也只是在涉及自己的問題時,我才對他們漠不關心,而在他們之間的相互關係上,他們依然使我感興趣,依然能打動我的心,但那時他們就彷彿成了我在舞台上見到的那些角色了。要叫我對與正義有關的問題漠不關心,那就得把我的精神徹底摧毀。非正義和邪惡的場面現在還會使我怒火中燒;沒有絲毫做作誇張並且符合道德的行為則總是使我高興得渾身發顫,甘美的淚珠不由得奪眶而出。然而必須是我親眼目睹的才行;因為在我自己的事發生以後,除非是我失去了理智,我才會在任何問題上去接受別人的看法,去根據別人的信念來相信什麼。

人們對我的品格和本性一無所知,如果對我的外貌也是如此的話,那我就更易於生活在他們之中了。只要我在他們的心目中完完全全是個陌生人,那麼跟他們生活在一起甚至還會使我高興。如果沒有強制而只按我的本性行事,如果他們絶不過問我的事,我是還會去愛他們的。我會隨時隨地以毫無自私之心的善意去對待他們;然而既然我對他們從來沒有什麼特別的眷戀之情,又不願受義務的任何束縛,那麼他們出於愛面子的心理並按自己的做法,煞費苦心地幹出所有的那些事,我也就會主動地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