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決定未來變革的小趨勢 - 22 / 57
價值觀念類 / 佩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決定未來變革的小趨勢

第22頁 / 共57頁。

雖然「個性」有時可以體現一個人某種最重要的品質,例如可靠和正派,但也常常意味着某種一時的和表面的東西,例如,喜歡與某個人一道喝啤酒。當然,討人喜歡和個人魅力是選擇總統的重要因素。但是,它們比解決醫療保險問題和創造就業機會更重要嗎?絶大部分美國人都會認為不是這樣。坦率地說,只有非常有錢的人才會做出肯定的回答。持肯定態度的還有媒體的專欄作家。《紐約時報》等報刊認為,它們過去過于嚴肅,沒有抓住關注個人的趨勢,所以,《紐約時報》現在有了撰寫人物心理文章的專欄作家莫琳·多德(Maureen Dowd),新聞記者馬克·萊博維奇(Mark Leibovich)關於候選人個性的文章也登上了報紙的頭版。《紐約時報》的作法不過是在步《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的後塵,《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們,例如洛伊絲·羅馬諾(Lois Romano),多年以前就開始關注個性問題了。20073月,甚至《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也刊登了關於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服飾,關於約翰·愛德華茲(John Edwards)的娃娃相和魯迪·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與權勢人物關係的文章。突然間,《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開始刊登閒話類的文章了,而《克利夫蘭直言者報》(Cleveland Plain Dealer)和《堪薩斯城星報》(Kansas City Star)卻開始刊登深入分析問題的文章了。在今天的精英們眼中,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過于死板,他只適合做大眾和平運動的領導者。

就許多方面而言,智者變成了愚者,傻瓜變成了聰明人。有多少脫口秀的嘉賓的年收入不到10萬美元?有多少記者會與年收入不到10萬美元的蕓蕓大眾談話?精英們的信息圈主要是由10%收入最高的人構成的,雖然精英們過去也曾推動過更實質問題的討論,但他們今天的作為卻恰恰相反。今天的精英們更熱衷的是漫談,他們討論的不再是實質性的問題,他們把討論引向了表面的問題。

如果以上所說的「小報變大報」(Tabloid Papers of Record),「大報變小報」(Real-News Rags)的現象,不是一種怪異的現象,那麼它就有可能說明一個問題,精英和大眾看待領導者的不同方式,已經對總統選舉的失真產生了越來越大的影響。由於競選捐助的法律發生了旨在使金錢與政治相分離的變化,一批新型的「越來越重要的捐助者」湧現了出來,他們能夠對候選人的選擇和競選施加比以往更大的影響。現在,少數捐助者捐贈大筆款項的情況,已經被捐贈額為10000美元以內的大批捐助者所取代。這些捐助者的年收入都超過了10萬美元。(除了他們,有誰能夠在納稅之後為一位政治家的初選和大選分別捐贈2300美元呢?)如上所述,這表明他們几乎都不是主流的選民。

現在來看看新型的政治捐贈者具有多麼重要的影響。1974年水門事件之後,國會為了清理政治捐款的混亂狀況,通過了一系列改革競選捐助的法案,以限制競選捐款的額度和增加捐款的透明度。但是,這些法案沒有對「軟錢」(soft money)——用於一般「政黨建設活動」的政治捐款——做出規定,例如利用軟錢撈取選票。所以,幾十年來,關於軟錢的條款被濫用了。2002年,國會通過了一套改革法案,法案取消了軟錢,但把「硬錢」(hard money)——個人向候選人的捐款——的最高限額提高了一倍。(以2007年為例,每一個人向每一位候選人捐款的限額,是初選和大選各1300美元;每一個人向每一個政黨的捐款限額是28500美元,兩年內聯邦選舉的捐款限額為108200美元)但是,這一屆國會沒有對非贏利組織的捐款做出規定,所謂非贏利組織,就是根據稅法527條組建的政治團體。現在,527團體(例如右翼的「尋求真相的快艇老兵」組織 [Swift Boat Veterans for Truth],「爭取美國進步」組織[Progress for America];左翼的「前進組織」[MoveOn.org],服務業僱員國際聯盟[Service Employees International Union])可以不受限制地向忠實於政黨的有錢人籌款,而且可以利用這些資金去做以前政黨所做的事,例如,為某些問題做辯護,播發有針對性的商業電視節目,以及撈取選票,等等。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