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32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32頁 / 共170頁。

(27)誣服論闢:含冤屈招,被判死刑。闢,大闢,即死刑。

(28)復提躬讞:提調案犯,親自重審。讞,審訊犯人。

(29)營脫:設法解脫罪刑。

98

(30)朦朧題免:含糊其辭地報請朝廷免罪。朦朧,喻措辭含混。題,題本,上奏公事。

(31)擬流:判處流刑。

(32)黃巾氅(chǎng敞)服:道冠道袍。黃巾,即黃冠;道士戴的束髮之冠,多用黃絹之類製成。氅,鳥羽織的外套。這裡是對道士袍服的美稱。

(33)間闊:久別之情。間,隔。闊,久別。

(34)「不然」三句:你說的不對。是他人要拋棄我,我又能拋棄誰呢?

未句句首省「予」字。

(35)羽客:道士的美稱。道教認為修煉戍功能飛昇成仙,因美稱道士為羽人、羽士、羽客。

(36)同社生:社學同學。清制,大鄉、鎮置社學,近鄉子弟可入學肄業。

(37)遊戲人間:指對現實生活抱灑然超脫的態度。《世說新語補。排調》:「蘇長公(蘇軾)在惠州,天下傳其已死。後七年北歸,見南昌太守葉祖洽。葉問曰:」世傳端明(蘇曾為端明殿學士)已歸道山,今尚爾遊戲人間邪?‘“

(38)逴(chu ò綽)行殊遠:高一步低一步地走了很遠。《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取食于敵,逴行殊遠。」《說文》:「蹇,蹇也。」段註:“蹇,

(跛)

也。《莊子》『踸踔而行』,謂腳長短也。“(39)馴人不驚:溫馴依人,客至不驚。

(40)萬慮俱寂:各種塵世雜念都泯滅而歸於空寂;是佛道修行的一種境

界。萬慮,指一切思維活動。寂,空寂。

(41)于思(s āi 腮):濃密的鬍鬚。《左傳。宜公二年》載宋人嘲笑華元多須而戰敗歸來曰:「于思于思,棄甲復來!」思,同「」。

(42)掩執:突入捉拿。乘其不備而動,叫掩。

(43)譸(zhōu 周)張為幻:施弄幻術騙人。譸張,欺誑。為幻,製造假象、幻覺。《尚書。無逸》:「民無或胥譸張為幻。」

(44)晡(b ǔ補):申時,即下午三點到五點之間。

(45)襁褓物,乳嬰。襁褓,包裹嬰幾的衣被。

(46)宗緒:宗族後裔,傳宗接代的人。緒,絲線末端,比喻後裔。

(47)涕泗:涕指眼淚,泗指鼻涕。《詩。陳風。澤陂》:「涕泗滂沱。」

朱註:「自目曰涕,自鼻曰泗。」(48)簽題「仲氏啟」:信封上寫着「二弟啟」。簽,指封套上書寫收信人姓名住址的部位。仲氏,弟。《詩。小雅。何人斯》:「伯氏吹壎,仲氏吹篪。」朱生「伯仲,兄弟也。」

(49)研:同「硯」。

(50)點金術,道教所謂點化他物使成金銀的法術。

新郎

江南梅孝廉耦長(1) ,言其鄉孫公,為德州宰(2) ,鞫一奇案。初,村人有為子娶婦者(3) ,新人入門,戚裡畢賀。飲至更余,新郎出,見新婦炫裝,趨轉舍後。疑而尾之。宅後有長溪,小橋通之。見新婦渡橋徑去,益疑。呼之不應。

遙以手招婿;婿急趁之,相去盈尺,而卒不可及。行數里,入村落。

婦止,謂婿曰:「君家寂寞,我不慣住。請與郎暫居妾家數日,便同歸省。」

言已,抽簪叩扉,軋然有女童出應門。婦先入。不得已,從之。既入,則岳父母俱在堂上。謂婿曰:「我女少嬌慣,未嘗一刻離膝下,一旦去故里,心輒慼慼。今同郎來,甚慰繫念。居數日,當送兩人歸。」乃為除室,床褥備具,遂居之。

家中客見新郎久不至,共索之。空中惟新婦在,不知婿之所往。由此遐邇訪問,並無耗息。翁媼零涕,謂其必死。將半載,婦家悼女無偶,遂請于村人父,欲別醮女。村人父益悲,曰:「骸骨衣裳無可驗證,何知吾兒遂為異物(4) !縱其奄喪(5) ,周歲而嫁當亦未晚,胡為如是急也!」婦父益銜之,訟于庭。孫公怪疑,無所措力,斷令待以三年,存案遣去。

村人子居女家,家人亦大相忻侍。每與婦議歸,婦亦諾之,而因循不即行。

積半年餘,中心徘徊,萬慮不安。欲獨歸,而婦固留之。一日,合家惶遽,似有急難。倉卒謂婿曰:「本擬三二日遣夫婦偕歸。不意儀裝未備,忽遂閔凶(6);不得已,即先送郎還。」於是送出門,旋踵急返,周旋言動,頗甚草草。方欲覓途行,回視院宇無存,但見高家。大驚,尋路急歸。至家,歷言端末,因與投官陳訴。孫公拘婦父諭之,送女于歸(7) ,始合卺焉(8)。

【註釋】

(1) 江南:清順治二年(1645),改明南直隷置江南省,轄令江蘇、安徽省地。康熙六年分置江蘇、安徽兩省。以後習慣上仍稱這兩省為江南。梅的家鄉宣城原隷江南省寧國府,故稱其為江南人。梅孝廉耦長:梅庚,字耦長,宣城(今安徽宣城縣)人,康熙二十年辛酉(1681)科舉人。屢試進士不第。

曾任浙江泰順縣知縣,不久辭歸。梅工詩,善八分書,畫亦曠逸有致,為王士所推重。有《天逸閣集》。見《清史稿。文苑傳》。

(2) 德州:今山東省德州市,明清時為德州。宰,州縣長官通稱宰。孫公,待考。

(3) 「村人」句:此據鑄雪齋抄本,底本無者字。

(4) 為異物:指死去。賈誼《鵬鳥賦》:「化為異物兮,又何足患?」(5)奄喪:猝死。奄;急,突然。

(6) 忽遘閔凶:忽遇憂患。《左傳。宣公十二年》:「楚少宰如晉師曰:」

寡君少遭閔凶。‘“

(7) 于歸:本指女子出嫁。《詩。周南。桃夭》:「之子于歸,宜其室家。」

鄭箋:「于,往也。」朱註:「婦人謂嫁日歸。」這裡指新婦重返夫家。(8)合卺:婚禮中最後一項儀式,因以指成婚。詳《嬌娜》注。

靈官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