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37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劉大人觀瞧這光景,賢臣腹內早已明。往下開言把女僧叫:「不必害怕你吃驚。送暖偷閒猶可怨,絶不該,殺害人命在廟中!將頭扔在官井內,因奸不允擅行兇!你自說,此事神鬼不能曉,那曉得,本府判斷有才能。事犯當堂有何辯?快快實言免動刑!」

劉大人說:「那一女僧,還有何辯?從實說來!」武姑子聞劉大人問的這個話厲害,自己心中思想,說:「我自想認了姦情,也不至于要命,誰想又勾出這一件事情。這人頭本是我妹妹素姐之頭,因為我那狠心的冤家求奸不允,將他用尖刀殺死,屍首埋在俺後院中,冤家將頭拿出廟去,他說有一仇家,移禍於人。不料這人頭現在當堂,這如今要招承,性命休矣!」復又思想,說:「素姐雖是我廟中殺死,現今無憑無證,何不咬定牙根,至死不招,看這劉羅鍋子其奈我何!」

武姑子想罷,向上磕頭,說:「青天大人在上,小尼與人通姦真實,要說小尼殺人,誰是見證?那一個是原告?望大人的秦鏡高懸。殺人之事,休要屈賴我佛門弟子。」大人聞聽武姑子這個話,座上微微冷笑,說:「你這個話說得倒也順理,就只是抄手問賊,你如何肯應?」吩咐左右:「與本府拶起她來再問!」這下面一聲答應,登時把拶指拿到堂前一撂,響聲震耳,不容分說,把武姑子尖生生的青蔥十指入在木棍之內。

劉大人座上吩咐:「攏繩!」這下面齊聲答應,左右將繩一攏,輓在上面。武姑子疼了個面如金紙,唇似靛葉,渾身打戰,體似篩糠,熱汗順着臉直淌,戰驚驚望上開言,說:「青天大人在上,我小尼殺人,又無證見,無故屈拶,叫我招承,大人豈不有傷天理?」劉大人聞聽,不由沖沖大怒,往下開言。

清官聞聽沖沖怒:「女僧留神要你聽:花言巧語哄本府,想想我為官平素中。我也曾,十里堡去拿那徐五,假扮算命一先生;上元縣北關出怪事,將人殺在旅店中,我也曾,私訪拿過王六,搭救店家命殘生。昨日裡,巡按派我把人頭審,當街賣藥把人蒙。其中就裡我早知曉,你要不招枉受了疼。」吩咐左右加拶板,手下人答應不消停。

只聽乒叮連聲響,疼壞佛門好色僧,咬定牙關不認定,挺刑也是為殘生。話要敘煩人不喜,一連三拶不招承。大人觀瞧也發怔,說「莫非其中有冤情?我要斷不清這件事,巡按高賓未必容。再要加刑不合理,真真為難的事一宗!」

劉大人,座位之上搭着窄,只急得,渾身熱汗似蒸籠。忽然之間靈機動,說道是:「必須如此這般行。」大人想罷開言叫:「王明留神要你聽:快把女僧帶下去,明日早堂審問明!」

第二十六回  蓮花庵色鬼又殺人

劉大人說:「王明。」「有,小的伺候大人。」劉大人說:「俯耳過來。」「是。」王明答應,將耳朵俯在劉大人的嘴邊。

劉大人低言悄語,說:「王明,你暫且將這女僧帶將下去,趕三更天,將他帶到城隍廟的大殿之上,鎖在他供桌腿子之上,你就在一旁看守。但有錯誤,把狗腿打折!」「是。」王明答應,翻身下行,帶定女僧出衙而去,不必再表。

且說劉大人座上吩咐:「將王二樓打放;將李三膘子打了十板,一月的枷號;把開紙馬鋪的張立暫且寄監。」劉大人堂事吩咐點鼓退堂。下面鼓響一陣,劉大人退進屏風,眾役散去不表。再說劉大人來到內書房坐下,張祿獻茶,茶罷擱盞,隨即擺飯。劉大人用完,張祿撤去傢伙,不多一時,太陽西墜,秉上燈燭。劉大人叫:「張祿兒。」「有。」小廝答應。大人說:「傳書辦和英、承差陳大勇,叫他們二人速來,說本府立等問話。」「是。」張祿翻身而去。不多一時,將二人傳來,帶至內書房,打了個千兒,都一旁站立。劉大人一見,說:「你二人起更天,到城隍廟中,暗自將大殿上的泥胎挪出廟外,你二人就在後殿等候。本府今夜,必須如此這般,這般如此,方能事妥。休叫外人知道。」「是。」二人齊聲答應,往外而去,城隍廟辦事去不表。

也不提劉大人書房閒坐,再說承差王明,帶定女僧出了衙門,到了個飯鋪中吃了點子飯,王明的本心,要請武姑子吃頓飯,奈因武姑子至死不吃,王明無奈,自己吃了,會錢,帶定蓮花庵的女僧,徑奔城隍廟而來。

王明走着開言道,說「武師父留神你是聽:依我瞧你這件事,明明放著是屈情。又無據來又無證,羅鍋子,混打胡攪瞎逞能!方纔我瞧你將刑受,我的心中替你疼。」

武姑子聞聽王明說,又羞又臊面通紅,低頭不語長嘆氣,暗自後悔在心中。無奈何,跟定承差朝前走,徑奔城隍古廟中。王明走着打主意,今日該我大運通:我瞧這尼姑容貌美,歲數不大又年輕,今我看守武姑子,羅鍋子他必瞧我好,瞧我素日露着老成。這王明,思想之間抬頭看,古廟城隍眼下存。廟中並無僧和道,缺少住持廟內空。王明瞧罷走進去,帶定蓮花庵內僧。眼看太陽朝西墜,登時落了小桃紅。二人就在山門坐,單等半夜才進廟中。按下他們人二個,再把劉爺明一明。

且說劉大人等到定更之後,帶領張祿暗自出了後門,悄悄地徑奔城隍廟而走。轉彎抹角,不多一時,來至城隍廟的後門。

張祿上前擊戶,裡面的書辦和英、承差陳大勇二人聞聽不敢怠慢,就知是大人前來,連忙來至後門,將大人接進廟內。劉大人一見,開言就問,說:「事情妥了嗎?」二人答應說:「俱已辦妥。」劉大人聞聽,說:「既然如此,咱們一同前去。」「是。」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