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洪秀全演義 - 6 / 188
古典小說類 / 黃小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時伍商的家人正在日日奔走官衙。走衙門拍馬屁的,又紛紛到恰和行裡尋着管事的人,你也說有什麼門路,我也說有什麼門路,還有一班就把錢江的名字說將出來。試想錢江是個總督特地聘用的人員,那個不信他好情面?那伍商的家人,自然要上天鑽地,找個門徑來交結錢江。

那一夜初更時分,錢江還靠在案上觀書,忽見一人徘扉而入,乃是花縣張令幕裡同事的朱少農。背後隨着一人,年近五旬,面貌卻不認得,錢江急忙起迎讓坐。朱少農指着那人說道:「此敝友是富商伍紫垣的管家潘亮臣也!伍氏為鴉片案情,見惡於大府,非先生不能援手。所以托弟作介紹,投謁先生。」錢江道:「伍君罪不至死,但恐林帥盛怒之下,無從下手耳!」潘亮臣道:「先生既知敝友罪不至死,先生寧忍坐視?倘能超豁他一命,願以黃金萬兩為壽!希望救他則個。」錢江怒道:「某雖不才,豈為金錢作人牛馬?足下乃以此傲人耶!」朱少農急謝道:「愚夫不識輕重,冒犯先生。」錢江道:「某平生好救人,不好殺人,待林帥怒少平,有可效力之處,當為伍君出脫,不勞懸念也!」二人大喜,便拜謝而別。

管教:英雄弄計,枉教青眼氣豪商;官吏交讒,竟被黃堂陷志士。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發伊犁錢東平充軍 入廣西洪秀全傳道

話說朱少農、潘亮臣見錢江已經應允,即拜謝而出。潘亮臣一路上想著錢江的豪氣,不較金錢,更自讚嘆不已!回到恰和行裡,先致謝過朱少農,便把這一條門徑,一頭報知伍紫垣;一頭安慰伍氏家人。靜候好音,不在話下。

且說錢江自從朱少農、潘亮臣去後,一發定了主意,專要解脫伍紫垣。

那一日因事謁見林則徐,則徐便問伍氏的案情怎的辦法?錢江答道:「以大人勢力,殺一個商人,有甚難處?但恐條約上說不去,反動了兩國干戈,倒又不好!小可為此懷疑未決。」則徐道:「先生差矣!萬乘之國,不為匹夫興兵;誰為殺一商人,卻要勞動干戈。就使外人興兵到來,我豈不能抵敵耶?」錢江道:「大人見的很是!但外人最重商務,只怕外人為保護商務起見,倒不能不爭這一點氣。再者外人近來新式戰具甚多,籌防也非易事。到那時恐朝廷降一張諭旨,責大人擅開邊釁,又將奈何?」則徐道:「鴉片之患,害人不淺!若能保奸商除去,雖死何憾!」錢江道:「如此大人之誤有三。」則徐道:「先生說某三誤,其說安在?」錢江道:「大人貴任制使,卻與一個商人拚死生,是猶以美玉碰頑石,且大人既死,再不能替國家出力了,國家就少一位良臣,其誤一也;大人辦了一個商人,卻因外國責言,被朝廷降罪,落得好商藉口,使後來販運鴉片的更無忌憚,其誤二也;除了一個奸商,而鴉片不能杜絶,恐後來督撫皆以大人作殷鑒,從此鴉片再無擬禁之人,其誤三也。小可與伍商素昧生平,只礙着只等曲折,因此不避嫌疑,為大人陳之。望大人參酌而行!」這一席話,說得則徐悚然。便改容問道:「先生說來,很有道理,某深佩服!但不知先生主見若何?」錢江道:「擅拿不能擅放。不如以好商圖利害民,改流三千里,然後把鴉片如何害民的道理,曉諭人民,免人民受累,豈不兩全其美!」林則徐聽了,點頭稱善!當下錢江退出,把這宗案情辦法,先報知朱少農。並說改殺為流,本非容易,聞伍商有老母在,可以稟請留養,不過少花費些,繳出軍流費用,準可沒事了。朱少農聞報,忙告知潘亮臣準備去了。

不一日,果然竟把這一件案情批出,要把伍商流三千里去。伍氏家人知是錢江安排已定,倒不慌忙,急具了狀子,呈到督轅裡,依照錢江所說,狀子裡稱是老母在堂,乞請留養,並願繳費贖罪!這都是律上所載,不由不准的,自然依例批發出來。頓時把一個總督盛怒,謀置死罪的商人脫得乾乾淨淨。伍商見都是錢江出的力,自然十分感激,忙備三五千兩銀子,酬謝朱少農。只錢江偏不要一個錢,無可圖報,只得借了酒筵,潘亮臣請錢江赴宴。錢江喜道:「機會到了,我拉了他一命,沒有要他一個錢,他來請我,我正好乘時說他也!」想罷,隨換上一身衣服,與潘亮臣同坐了兩頂轎子,離了督衙,望洋行而來。

一路無話,至了恰和行內,但見夥伴奔走,客商往來,果然是一個大行店。才下了轎子,潘亮臣帶錢江到樓上,伍紫垣早上前迎候,通過姓名,錢江知他就是伍紫垣。打量一番,不覺大吃一驚!看官,你道餞江怎的吃驚起來?原來他見伍商一團媚笑,滿面虛文,並且眼雖清而好橫視,其心多疑,疑則生忌;準雖隆而帶曲折,其性必狡,狡則為奸。這種人萬萬不能與他謀事,因此深自懊悔。

心裡雖然這麼想,面子上仍虛與周旋,一時推說夜後進城不便,就要告辭,伍商那裡肯依。錢江無奈,只得草草終席,託言不便久談,要回城裡去。紫垣強留不得,只得送至門外而回。

錢江依舊上了轎子,跑回衙裡坐定,心上懊侮不已!又暗忖道:「這會到督幕裡,滿望結交一二豪商,奈第一着便錯了,誤識了那廝。況且身為內幕,要結交外人,倒不容易,恐難再逢第二個機會,不如另設法兒才是。」過了數天,便在城裡尋一個所在,租作公館,日問在衙裡辦事,夜來便回

公館去。那一夜正在書房悶坐,忽門上報道,有人來拜會。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