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古代史 / 宋書全書目錄
沈約
宋書 - 471

時王玄謨距南郡王義宣、臧質于梁山,安都復領騎為支軍。賊有水步營在蕪湖,安都遣將呂興壽率數十騎襲之,賊眾驚亂,斬首及赴水死者甚眾。義宣遣將劉湛之及質攻玄謨,玄謨命眾軍擊之,使安都引騎出賊陣右。譚金三歷賊陳,乘其隙縱騎突之,諸將系進。是朝,賊馬 ...

宋書 - 472

安都子伯令、環龍,亡命梁、雍二州之間。三年,率亡命數千人襲廣平,執太守劉冥虯,攻順陽,克之,略有義成、扶風,置立守宰。雍州刺史巴陵王休若遣南陽太守張敬兒、新野太守劉攘兵擊破之,並禽。先是,東安、東莞二郡太守張讜守團城,在彭城東北。始同安都, ...

宋書 - 473

崔道固,清河人也。世祖世,以干用見知,歷太子屯騎校尉,左軍將軍。大明三年,出為齊、北海二郡太守。民焦恭破古塚,得玉鎧,道固檢得,獻之,執系恭。入為新安王子鸞北中郎諮議參軍,永嘉王子仁左軍司馬。景和元年,出為寧朔將軍、冀州刺史,鎮歷城。泰始二 ...

宋書 - 474

三年,徙尚書令,衛軍、開府如故,並固辭,服終乃受。加侍中,進爵為侯,又不受。時粲與齊王、褚淵、劉秉入直,平決萬機,時謂之「四貴」。粲閒默寡言,不肯當事,主書每往諮決,或高詠對之,時立一意,則眾莫能改。宅宇平素,器物取給。好飲酒,善吟諷,獨酌 ...

宋書 - 475

《易》曰:「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夫仁義者,合君親之至理,實忠孝之所資。雖義發因心,情非外感,然企及之旨,聖哲詒言。至于風漓化薄,禮違道喪,忠不樹國,孝亦愆家,而一世之民,權利相引;仕以勢招,榮非行立,乏翱翔之感,棄捨生之分;霜露未改,大痛 ...

宋書 - 476

太祖崩,原平號哭致慟,日食麥料一枚,如此五日。人或問之曰:「誰非王民,何獨如此?」原平泣而答曰:「吾家見異先朝,蒙褒贊之賞,不能報恩,私心感慟耳。」又以種爪為業。世祖大明七年大旱,瓜瀆不復通船,縣官劉僧秀愍其窮老,下瀆水與之。原平曰:「普天 ...

宋書 - 477

張進之,永嘉安固人也。為郡大族。少有志行,歷郡五官主簿,永寧、安固二縣領校尉。家世富足,經荒年散其財,救贍鄉裡,遂以貧罄,全濟者甚多。進之為太守王味之吏,味之有罪當見收,逃避投進之家,供奉經時,盡其誠力。以本村淺近,移入池溪,味之墮水沈沒, ...

宋書 - 478

天與弟天生,少為隊將,十人同火。屋後有一大坑,廣二丈餘,十人共跳之皆渡,唯天生墜坑。天生乃取實中苦竹,剡其端使利,交橫布坑內,更呼等類共跳,並畏懼不敢。天生曰:「我向已不渡,今者必墜此坑中。丈夫跳此不渡,亦何須活。」乃復跳之,往反十餘,曾無 ...

宋書 - 479

史臣曰:漢世士務治身,故忠孝成俗,至乎乘軒服冕,非此莫由。晉、宋以來,風衰義缺,刻身厲行,事薄膏腴。若夫孝立閨庭,忠被史策,多發溝畎之中,非出衣簪之下。以此而言聲教,不亦卿大夫之恥乎! 列傳第五十二 良吏 高祖起自匹庶,知民事艱 ...

宋書 - 480

高祖踐阼,進號輔國將軍。其年,率文武萬人南討林邑,所殺過半,前後被抄略,悉得還本。林邑乞降,輸生口、大象、金銀、古貝等,乃釋之。遣長史江悠奉表獻捷。慧度布衣蔬食,儉約質素,能彈琴,頗好《莊》、《老》。禁斷淫祀,崇修學校。歲荒民饑,則以私祿賑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