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古代史 / 晉書 下全書目錄
房玄齡
晉書 下 - 41

遠惟王莽篡逆之事,近覽董卓擅權之際,億兆悼心,愚智同痛。然周以之存,漢以之亡,夫何故哉?豈世乏曩時之臣,士無匡合之志歟?蓋遠績屈于時異,雄心挫于卑勢耳。故烈士扼腕,終委寇仇之手;中人變節,以助虐國之桀。雖復時有鳩合同志以謀王室,然上非奧主, ...

晉書 下 - 42

俄以公府掾為太子舍人,出補浚儀令。縣居都會之要,名為難理。雲到官肅然,下不能欺,市無二價。人有見殺者,主名不立,雲錄其妻,而無所問。十許日遣出,密令人隨後,謂曰:「其去不出十里,當有男子候之與語,便縛來。」既而果然。問之具服,云:「與此妻通 ...

晉書 下 - 43

初,雲嘗行,逗宿故人家,夜暗迷路,莫知所從。忽望草中有火光,於是趣之。至一家,便寄宿,見一年少,美風姿,共談老子,辭致深遠。向曉辭去,行十許裡,至故人家,雲此數十里中無人居,雲意始悟。卻尋昨宿處,乃王弼塚。雲本無玄學,自此談老殊進。 ...

晉書 下 - 44

當路子有疑夏侯湛者而謂之曰:「吾聞有其才而不遇者,時也;有其時而不遇者,命也。吾子童幼而岐立,弱冠而著德,少而流聲,長而垂名。拔萃始立,而登宰相之朝;揮翼初儀,而受卿尹之舉。蕩典籍之華,談先王之言。入閶闔,躡丹墀,染彤管,吐洪煇,干當世之務 ...

晉書 下 - 45

夏侯子曰:“嗚呼!是何言歟!富與貴是人之所欲,非仆之所惡也。夫幹將之劍,陸斷狗馬,水截蛟龍,而釒公刀不能入泥。騏驥驊騮之乘,一日而致千里,而駑蹇不能邁畝。百煉之監,別鬚眉之數,而壁土不見泰山。鴻鵠一舉,橫四海之區,出青雲之外,而尺鷃不陵桑榆 ...

晉書 下 - 46

居邑累年,朝野多嘆其屈。除中書侍郎,出補南陽相。遷太子仆,未就命,而武帝崩。惠帝即位,以為散騎常侍。元康初,卒,年四十九。著論三十餘篇,別為一家之言。 初,湛作《周詩》成,以示潘岳。岳曰:「此文非徒溫雅,乃別見孝弟之性。」岳因此遂作《 ...

晉書 下 - 47

又諸劫盜皆起於迥絶,止乎人眾。十里蕭條,則奸軌生心;連陌接館,則寇情震懾。且聞聲有救,已發有追,不救有罪,不追有戮,禁暴捕亡,恆有司存。凡此皆客舍之益,而官樆之所乏也。又行者貪路,告糴炊爨,皆以昏晨。盛夏晝熱,又兼星夜,既限早閉,不及樆門。 ...

晉書 下 - 48

初,芘為琅邪內史,孫秀為小史給岳,而狡黠自喜。岳惡其為人,數撻辱之,秀常銜忿。及趙王倫輔政,秀為中書令。岳于省內謂秀曰:「孫令猶憶疇昔周旋不?」答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岳於是自知不免。俄而秀遂誣岳及石崇、歐陽建謀奉淮南王允、齊王冏為亂 ...

晉書 下 - 49

元康元年冬十二月,上以皇太子富於春秋,而人道之始莫先於孝悌,初命講《孝經》于崇正殿。實應天縱生知之量,微言奧義,發自聖問,業終而體達。三年春閏月,將有事于上庠,釋奠于先師,禮也。越二十四日丙申,侍祠者既齊,輿駕次於太學。太傅在前,少傅在後, ...

晉書 下 - 50

元元遂初,芒芒太始。清濁同流,玄黃錯歭。上下弗形,尊卑靡紀。赫胥悠哉,大庭尚矣。皇極啟建,兩儀既分。彞倫需永序,萬邦已紛。國事明王,家奉嚴君。各有攸尊,德用不勤。羲、農已降,暨于夏、殷。或禪或傳,乃質乃文。 太上無名,下知有之。仁義不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