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古代史 / 晉書 下全書目錄
房玄齡
晉書 下 - 61

璜弟浚,吳鎮南大將軍、荊州牧。浚弟抗,太子中庶子。浚子湮,字恭之;湮弟猷,字恭豫,並有名。湮至臨海太守、黃門侍郎。猷宣城內史,王導右軍長史。湮子馥,于湖令,為韓晃所殺,追贈廬江太守。抗子回,自有傳。 吾彥,字士則,吳郡吳人也。出自寒微 ...

晉書 下 - 62

炅少闢太宰掾。邁多才略,有父風。州人推邁權領州事,與賊戰沒。別駕范曠及督護王喬奉光妻息,率其遺眾,還據魏興。其後義陽太守任愔為梁州,光妻子歸本郡。南平太守應詹白都督王敦,稱「光在梁州能興微繼絶,威振巴漢。值中原傾覆,征鎮失守,外無救助,內闕 ...

晉書 下 - 63

及居近侍,多所規諷。遷御史中丞,凡所糾劾,不避寵戚。梁王肜違法,處深文案之。及氐人齊萬年反,朝臣惡處強直,皆曰:「處,吳之名將子也,忠烈果毅。」乃使隷夏侯駿西征。伏波將軍孫秀知其將死,謂之曰:「卿有老母,可以此辭也。」處曰:「忠孝之道,安得 ...

晉書 下 - 64

宗族強盛,人情所歸,帝疑憚之。于時中州人士佐佑王業,而自以為不得調,內懷怨望,復為刁協輕之,恥恚愈甚。時鎮東將軍祭酒東萊王恢亦為周凱所侮,乃與陰謀誅諸執政,推及戴若思與諸南士共奉帝以經緯世事。先是,流人帥夏鐵等寓于淮、泗,恢陰書與鐵 ...

晉書 下 - 65

及敦死,札、莚故吏並詣闕訟周氏之冤,宜加贈謚。事下八坐,尚書卞壺議以「札石頭之役開門延寇遂使賊敦恣亂,札之責也。追贈意所未安。懋、筵兄弟宜複本位。」司徒王導議以「札在石頭,忠存社稷,義在亡身。至于往年之事,自臣等有識以上,與札情豈有異!此言 ...

晉書 下 - 66

帝以訪為振武將軍、尋陽太守,加鼓吹、曲蓋。覆命訪與諸軍共征杜弢。弢作桔槔打官軍船艦,訪作長岐棖以距之,桔槔不得為害。而賊從青草湖密抄官軍,又遣其將張彥陷豫章,焚燒城邑。王敦時鎮湓口,遣督護繆蕤、李恆受訪節度,共擊彥。蕤于豫章、石頭,與彥交戰 ...

晉書 下 - 67

咸和初,司徒王導以撫為從事中郎,出為寧遠將軍、江夏相。蘇峻作逆,率所領從溫嶠討之。峻平,遷監沔北軍事、南中郎將,鎮襄陽。石勒將郭敬率騎攻撫,撫不能守,率所領奔于武昌,坐免官。尋遷振威將軍、豫章太守,後代毌丘奧監巴東諸軍事、益州刺史、假節,將 ...

晉書 下 - 68

史臣曰:夫仁義豈有常,蹈之即君子,背之即小人。周子隱以跅弛之材,負不覊之行,比凶蛟猛獸,縱毒鄉閭,終能克己厲精,朝聞夕改,輕生重義,徇國亡軀,可謂志節之士也。宣佩奮茲忠勇,屢殄妖氛,威略冠于本朝,庸績書於王府。既而結憾朝宰,潛構異圖,忿不思 ...

晉書 下 - 69

及武帝寢疾,為楊駿所排,乃以亮為侍中、大司馬、假黃鉞、大都督、督豫州諸軍事,出鎮許昌,加軒懸之樂,六佾之舞。封子羕為西陽公。未發,帝大漸,詔留亮委以後事。楊駿聞之,從中書監華暠索詔視,遂不還。帝崩,亮懼駿疑己,辭疾不入,于大司馬門外敘哀而已 ...

晉書 下 - 70

楊駿之誅也,瑋屯司馬門。瑋少年果鋭,多立威刑,朝廷忌之。汝南王亮、太保衛瓘以瑋性很戾,不可大任,建議使與諸王之國,瑋甚忿之。長史公孫宏、舍人岐盛並薄於行,為瑋所昵。瓘等惡其為人,慮致禍亂,將收盛。盛知之,遂與宏謀,因積弩將軍李肇矯稱瑋命,譖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