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中國古代史 / 晉書 下全書目錄
房玄齡
晉書 下 - 71

太子既遇害,倫、秀之謀益甚,而超、雅懼後難,欲悔其謀,乃辭疾。秀復告右衛佽飛督閭和,和從之,期四月三日丙夜一籌,以鼓聲為應。至期,乃矯詔敕三部司馬曰:「中宮與賈謐等殺吾太子,今使車騎入廢中宮。汝等皆當從命,賜爵關中侯。不從,誅三族。」於是眾 ...

晉書 下 - 72

秀本與張林有隙,雖外相推崇,內實忌之。及林為衛將軍,深怨不得開府,潛與荂箋,具說秀專權,動違眾心,而功臣皆小人,撓亂朝廷,要一時誅之。荂以書白倫,倫以示秀。秀勸倫誅林,倫從之。於是倫請宗室會于華林園,召林、秀及王輿入,因收林,殺之,誅三族。 ...

晉書 下 - 73

冏於是輔政,居攸故宮,置掾屬四十人。大築第館,北取五穀市,南開諸署,毀壞廬舍以百數,使大匠營制,與西宮等。鑿千秋門牆以通西閣,後房施鐘懸,前庭舞八佾,沈于酒色,不入朝見。坐拜百官,符敕三台,選舉不均,惟寵親昵。以車騎將軍何勖領中領軍。封葛為 ...

晉書 下 - 74

初,冏之盛也,有一婦人詣大司馬府求寄產。吏詰之,婦人曰:「我截齊便去耳。」識者聞而惡之。時又謡曰:「著布袙腹,為齊持服。」俄而冏誅。 永興初,詔以冏輕陷重刑,前勛不宜堙沒,乃赦其三子超、冰、英還第,封超為縣王,以繼冏祀,歷員外散騎常侍 ...

晉書 下 - 75

乂前後破穎軍,斬獲六七萬人。戰久糧乏,城中大饑,雖曰疲弊,將士同心,皆願效死。而乂奉上之禮未有虧失,張方以為未可克,欲還長安。而東海王越慮事不濟,潛與殿中將收乂送金墉城。乂表曰:「陛下篤睦,委臣朝事。臣小心忠孝,神祇所鑒。諸王承謬,率眾見責 ...

晉書 下 - 76

永興初,左衛將軍陳,殿中中郎褾苞、成輔及長沙故將上官巳等,奉大駕討穎,馳檄四方,赴者云集。軍次安陽,眾十餘萬,鄴中震懼。穎欲走,其掾步熊有道術,曰:「勿動!南軍必敗。」穎會其眾問計,東安王繇乃曰:「天子親征,宜罷甲,縞素出迎請罪。」司馬 ...

晉書 下 - 77

初,越以張方劫遷車駕,天下怨憤,唱義與山東諸侯剋期奉迎,先遣說顒,令送帝還都,與顒分陝而居。顒欲從之,而方不同。及東軍大捷,成都等敗,顒乃令方親信將郅輔夜斬方,送首以示東軍。尋變計,更遣刁默守潼關,乃咎輔殺方,又斬輔。顒先遣將呂朗等據滎陽, ...

晉書 下 - 78

越自誅王延等,大失眾望,而多有猜嫌。散騎侍郎高韜有憂國之言,越誣以訕謗時政害之,而不自安。乃戎服入見,請討石勒,且鎮集兗、豫以援京師。帝曰:「今逆虜侵逼郊畿,王室蠢蠢,莫有固心。朝廷社稷,倚賴于公,豈可遠出以孤根本!」對曰:「臣今率眾邀賊, ...

晉書 下 - 79

解系,字少連,濟南著人也。父修,魏琅邪太守、梁州刺史,考績為天下第一。武帝受禪,封梁鄒侯。系及二弟結、育並清身潔己,甚得聲譽。時荀勖門宗強盛,朝野畏憚之。勖諸子謂系等曰:「我與卿為友,應向我公拜。」勖又曰:「我與尊先使君親厚。」系曰:「不奉 ...

晉書 下 - 80

河間王顒甚親任之。關東諸軍奉迎大駕,以秀為平北將軍,鎮馮翊。秀與顒將馬瞻等將輔顒以守關中,顒密遣使就東海王越求迎,越遣將麋晃等迎顒。時秀擁眾在馮翊,晃不敢進。顒長史楊騰前不應越軍,懼越討之,欲取秀以自效,與馮翊大姓諸嚴詐稱顒命,使秀罷兵,秀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