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歷史 / 舊唐書 下全書目錄
劉昫
舊唐書 下 - 31

臣聞為政之本,必先人事。陛下矜群生迷謬,溺喪無歸,欲令像教兼行,睹相生善。非為塔廟必欲崇奢,豈令僧尼皆須檀施?得伐尚舍,而況其餘。今之伽藍,制過宮闕,窮奢極壯,畫繢盡工,寶珠殫于綴飾,環材竭于輪奐。工不使鬼,止在役人,物不天來,終須地出, ...

舊唐書 下 - 32

證聖元年,召拜洛州長史,尋加銀青光祿大夫,封石泉縣男。萬歲登封元年,轉并州長史,封琅邪縣男。未行,遷鸞台侍郎、同鳳閣鸞台平章事。俄轉鳳閣侍郎,依舊知政事。 神功元年七月,清邊道大總管建安王攸宜破契丹凱還,欲以是月詣闕獻俘。內史王及善以為 ...

舊唐書 下 - 33

姚璹,字令璋,散騎常侍思廉之孫也。少孤,撫弟妹以友愛稱。博涉經史,有才辯。永徽中明經擢第。累補太子宮門郎。與司議郎孟利貞等奉令撰《瑤山玉彩》書,書成,遷秘書郎。調露中,累遷至中書舍人,封吳興縣男。則天臨朝,遷夏官侍郎。坐從父弟敬節同徐敬業之 ...

舊唐書 下 - 34

其三曰:臣聞銀牖銅樓,宮闈嚴秘,門閤來往,皆有簿歷。殿下時有所須,唯門司宣令,或恐奸偽之輩,因此妄為增減,脫有文狀舛錯,事理便即差違。且近日呂升之便乃代署宣敕,伏賴殿下睿敏,當即覺其奸偽,自余臣下庸淺,豈能深辨真虛?望墨令及覆事行下,並用內 ...

舊唐書 下 - 35

臣聞李斯之相秦也,行申、商之法,重刑名之家,杜私門,張公室,棄無用之費,損不急之官,惜日愛功,疾耕急戰,人繁國富,乃屠諸侯。此救弊之術也。故曰:刻薄可施于進趨,變詐可陳于攻戰。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況鋒鏑已銷,石城又毀,諒可易之以寬泰,潤之 ...

舊唐書 下 - 36

睿宗即位,嘗謂侍臣曰:「神龍已來,李多祚、王同皎並複舊官,韋月將、燕欽融咸有褒贈,不知更有何人,尚抱冤抑?」吏部尚書劉幽求對曰:「故鄭州刺史硃敬則,往在則天朝任正諫大夫、知政事,忠貞義烈,為天下所推。神龍時,被宗楚客、冉祖雍等誣構,左授廬州 ...

舊唐書 下 - 37

欽望,則天時累遷司賓卿。長壽二年,代宗秦客為內史。時李昭德亦為內史,執權用事,欽望與同時宰相韋巨源、陸元方、蘇味道、杜景儉等並委曲從之。證聖元年,昭德坐事,左遷涪陵尉,則天以欽望等不能執正,又為司刑少卿皇甫文備奏欽望附會昭德,罔上附下,乃左 ...

舊唐書 下 - 38

是歲冬,則天不豫。張易之與弟昌宗入閣侍疾,潛圖逆亂。鳳閣侍郎張柬之與桓彥范及中台右丞敬暉等建策將誅之。柬之遽引彥范及暉併為左右羽林將軍,委以禁兵,共圖其事。時皇太子每于北門起居,彥范與暉因得謁見,密陳其計,太子從之。神龍元年正月,彥范與敬暉 ...

舊唐書 下 - 39

初,暉與彥范等誅張易之兄弟也,洛州長史薛季昶謂暉曰:「二凶雖除,產、祿猶在。請因兵勢誅武三思之屬,匡正王室,以安天下。」暉與張柬之屢陳不可,乃止。季昶嘆曰:「吾不知死所矣。」翌日,三思因韋后之助,潛入宮中,內行相事,反易國政,為天下所患,時 ...

舊唐書 下 - 40

《尚書伊訓》云:「成湯既沒,太甲元年,惟元祀十有二月,伊尹祀于先王,奉嗣王祗見厥祖。」孔安國註云:「湯以元年十一月崩。」據此,則二年十一月小祥,三年十一月大祥。故《太甲》中篇云:「惟三祀十有二月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歸於亳。」是十一月大祥,訖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