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歷史 / 舊唐書 下全書目錄
劉昫
舊唐書 下 - 61

二十年,以年老上表曰:「臣聞力不足者,老則更衰;心無主者,疾而尤廢。臣昔聞其語,今驗諸身,況且兼之,何能為也。臣自拔跡幽介,欽屬盛明,才不逮人,藝非經國。復以久承驅策,歷參試用,命偶時來,榮因歲積。遂使再升台座,三入塚司,進階開府,增封本郡 ...

舊唐書 下 - 62

鐘紹京,虔州贛人也。初為司農錄事,以工書直鳳閣,則天時明堂門額、九鼎之銘,及諸宮殿門榜,皆紹京所題。景龍中,為苑總監。玄宗之誅韋氏,紹京夜中帥戶奴及丁夫以從。及事成,其夜拜紹京銀青光祿大夫、中書侍郎,參知機務。翌日,進拜中書令,加光祿大夫, ...

舊唐書 下 - 63

今忠節乃不論國家大計,直欲為吐蕃作鄉導主人,四鎮危機,恐從此啟。頃緣默啜憑陵,所應處兼四鎮兵士,歲久貧羸,其勢未能得為忠節經略,非是憐突騎施也。忠節不體國家中外之意,而別求吐蕃,吐蕃得志,忠節則在其掌握,若為復得事漢?往年吐蕃于國非有恩有力 ...

舊唐書 下 - 64

長安初,修《三教珠英》畢,遷右史、內供奉,兼知考功貢舉事,擢拜鳳閣舍人。時臨台監張易之與其弟昌宗搆陷御史大夫魏元忠,稱其謀反,引說令證其事。說至禦前,揚言元忠實不反,此是易之誣構耳。元忠由是免誅,說坐忤旨配流欽州。在嶺外歲余。中宗即位,召拜 ...

舊唐書 下 - 65

及將東封,授說為右丞相兼中書令,源乾曜為左丞相兼侍中,蓋勒成岱宗,以明宰相佐成王化也。說又撰《封禪壇頌》以紀聖德。初,源乾曜本意不欲封禪,而說因贊其事,由是頗不相平。及登山,說引所親攝供奉官及主事等從升,加階超入五品,其餘官多不得上。又行從 ...

舊唐書 下 - 66

垍,以主婿,玄宗特深恩寵,許于禁中置內宅,侍為文章,嘗賜珍玩,不可勝數。時兄均亦供奉翰林院,常以所賜示均,均戲謂垍曰:「此婦翁與女婿,非天子賜學士也。」天寶中,玄宗嘗幸垍內宅,謂垍曰:「希烈累辭機務,朕擇其代者,孰可?」垍錯愕未對,帝即曰: ...

舊唐書 下 - 67

先天元年冬,從上畋獵于渭川,因獻詩諷曰:「嘗聞夏太康,五弟訓禽荒。我後來冬狩,三驅盛禮張。順時鷹隼擊,講事武功揚。奔走未及去,翾飛豈暇翔。非熊從渭水,瑞雀想陳倉。此欲誠難縱,茲游不可常。子云陳《羽獵》,僖伯諫漁棠。得失鑒齊、楚,仁恩念禹、湯 ...

舊唐書 下 - 68

臣聞天吏逸德,烈于猛火;貪人敗類,取興大風。則知冒于寵賂,侮于鰥寡,為政之蠹,莫先於茲。臣竊見內外官人,有不率憲章,公犯臓污,侵牟萬姓,劓割蒸人,鞫按非虛,刑憲已及者,或俄複舊資,雖負殘削之名,還膺牧宰之任,或江、淮、嶺、磧,微示懲貶,而徇 ...

舊唐書 下 - 69

八年春,復為黃門侍郎、同中書門下三品,尋加銀青光祿大夫,遷侍中。久之,上疏曰:「臣竊見形要之家並求京職,俊乂之士多任外官,王道平分,不合如此。臣三男俱是京任,望出二人與外官,以葉均平之道。」上從之,於是改其子河南府參軍弼為絳州司功,太祝絜為 ...

舊唐書 下 - 70

開元四年,遷監察御史,仍往磧西覆屯。會安西副都護郭虔瓘與西突厥可汗史獻、鎮守使劉遐慶等不葉,更相執奏,詔暹按其事實。時暹已回至涼州,承詔復往磧西,因入突厥騎施,以究虔賫等犯狀。蕃人賫金以遺,暹固辭不受。左右曰:「公遠使絶域,不可失蕃人情。」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