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理懸疑 / 劉公案全書目錄
不題撰人
劉公案 - 71

王明走着心犯想,腹中暗暗自沉吟:句容縣皂役名吳信,坐地分臓有強人。他既然,招名鎮祿,豈有來往不相親?如今我把賊宅進,有人問,我說吳家差來的人。一時難辨真和假,何不如此這般行。問準賊人他住處,通知陳爺進村中。王明想罷留神看,偏五月色不分明:路 ...

劉公案 - 72

承差陳大勇,隔着窗瞧見了三個賊人、兩個妓女閙得實在難聽,好漢大怒。剛要進門動手,復又說:「且住,眼下他們的人多。再者,素聞武藝扎手。如今我要是一個人堵門擒拿,拿罷了,倘或走脫一個,那時反落朱文、王明等褒貶,饒省了他們的勁,還叫他二人挑眼:既 ...

劉公案 - 73

窩主鎮江寧一見陳大勇等三人,齊進屋中站住,並無懼色,副頭目王凱、徐成就要動手。鎮祿一見,說:「王二、徐三休要動手,聽我一言。」二人聞聽,這才站住身形,兩隻眼睛瞅着鎮祿。鎮祿眼望大勇等三人講話,說:「你們三位就是江寧府知府,那位羅鍋子劉爺打發 ...

劉公案 - 74

何氏聞聽不怠慢,慌忙下地把針停;用手開放門兩扇,把宗婆子讓進在房中。何氏一見忙陪笑:「宗婆子留神要你聽:夤夜到此有何事?望乞從頭要講明。」宗婆子聞聽腮帶笑:“二嫂留神在上聽:老身到此無別事,大相公求我事一宗。那一天,瞧見你在門前站,愛上二嫂 ...

劉公案 - 75

欠身而起,邁步出房而去。何氏月素暗惱,嘴裡冷笑,搭訕着說:「媽媽,你那去嗎,我竟失送咧!」宗婆子拾不起來,只當是好話,說:「二嫂,咱娘兒們熟,不講禮。」說罷,出門如飛而去。 何月素拿起銀子,收在箱內,就在炕上坐下,斜靠着桌子,手托香腮, ...

劉公案 - 76

列公:這也是神鬼的撥支,造定有大禍臨身。皆因他一團的性烈,怨氣攻心,等到二更身體睏倦,一闔眼,迷糊睡着,作夢也不知有個追命鬼前來! 且說這公義村西梢頭有一個歹人,姓王,排行第八,皆因他賣狗肉為生,故此有個混號,叫「狗肉王」。妻子毛氏,並 ...

劉公案 - 77

何氏「哎喲」一聲,栽倒在地。狗肉王一見,哪肯留情?用腳踩在胸膛,一手抓住頭髮,一頓刀,把個腦袋砍下來咧。眼瞅着死屍,髮毛後怕,自己開言說:“這事怎了?因奸害命,罪犯得償。趁此夜靜天黑,無人知道,我何不把何氏的人頭,拿了出去,撂在開糧食店趙子 ...

劉公案 - 78

說罷,他拿了些乾柴,蓋上了人頭,邁步走到前邊,正遇著財東趙子玉打臥房內出來。宋義一見,面帶驚慌,說:「掌柜的,咱到後邊,我有句話說。」趙子玉見宋義變貌變色的,就有些疑心,並不再問一問,來至後院的牆下站住。宋義悄語低言說:「掌柜的,不好咧!禍 ...

劉公案 - 79

李文華的妻子趙素容,聞聽宗婆之言,嚇了個驚魂失色,隨即打發人,把李文華請了來,就將宗婆子之言說了一遍。李文華聞聽他妻子趙素容之言,登時間魂飛魄散,面如金紙。他也將他無去的話,說了一遍。宗婆子說:“大相公,常言說的好:人要睡覺,如同小死。想來 ...

劉公案 - 80

知縣座上開言道:「地方留神要你聽:將人殺死頭不見,此事其中定有情。」開言又把屍親叫,孫興下面應一聲。知縣說:「何氏月素是你妻子,被人殺死你豈不知情?本縣當堂從實講,但有虛言我定不容!」孫興見問腮流淚,說道是:「老爺留神在上聽:小人的無限冤枉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