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終成眷屬》 - 10 / 25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國王 這與我的信用有關,為使它不受損害,我必須運用我的權力。來,驕橫傲慢的孩子,握著她的手,你才不配接受這一件卓越的賜與呢。你的愚妄狂悖,不但辜負了她的好處,也已經喪失了我的歡心。你以為她和你處在天平的不平衡的兩端,卻不知道我站在她的一面,便可以把兩方的輕重倒轉過來;你也沒有想到你的升沉榮辱,完全操在我的手中。為了你自己的好處,趕快抑制你的輕蔑,服從我的旨意;我有命令你的權力,你有服從我的天職;否則你將永遠得不到我的眷顧,讓年輕的愚昧把你拖下了終身蹭蹬的深淵,我的憤恨和憎惡將要用王法的名義降臨到你的頭上,沒有一點憐憫寬恕。快回答我吧。

勃特拉姆 求陛下恕罪,我願意捐棄個人的愛憎,服從陛下的指示。當我一想起多少恩榮富貴,都可以隨著陛下的一言而予奪,我就覺得適纔我所認為最卑賤的她,已經受到陛下的寵眷,而和出身貴族的女子同樣高貴了。

國王 攙著她的手,對她說她是你的。我答應給她一份財產,即使不比你原有的財產更富,也一定可以和你的互相匹敵。

勃特拉姆 我願意娶她為妻。

國王 幸運和國王的恩寵祝福著你們的結合;你們的婚禮在雙方同意之後應該儘快舉行,時間就訂在今晚。至於隆重的婚宴,那麼等遠道的親友到來以後再辦吧。你既然答應娶她,就該真誠愛她,不可稍有貳心。去吧。(國王、勃特拉姆、海麗娜、群臣及侍從等同下。)

拉佛 對不起,朋友,跟你說句話兒。

帕洛 請問有何見教?

拉佛 貴主人一見形勢不對就改變口氣,倒很見機乖巧。

帕洛 改變口氣!貴主人!

拉佛 啊,難道是我說錯了嗎?

帕洛 豈有此理!人家對我這樣說話,我可不肯和他甘休的。貴主人!

拉佛 難道尊駕是羅西昂伯爵的朋友嗎?

帕洛 什麼伯爵都是我的朋友,是個男子漢大丈夫我就跟他做朋友。

拉佛 你只好跟伯爵們的跟班做朋友,伯爵們的主人你是攀不上的。

帕洛 你年紀太老了,老人家,你年紀太老了,還是少找些是非吧。

拉佛 混蛋,我是個男子漢大丈夫,你再活上一把年紀去也夠不上做個漢子。

帕洛 要不是為了禮節和體統,我準會給你點厲害。

拉佛 原先有一段時候(也就是吃兩頓飯的光景),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有幾分聰明的傢夥,你的故事也編造得有幾分意思,可是一看你的裝束,就知道你不是個怎樣了不起的人。我現在總算把你看透了,希望你以後少跟我往來。像你這樣的傢夥,真是俯拾即是,不值得人家理睬。

帕洛 倘不是瞧在你這一把年紀份上——

拉佛 別太動肝火了吧,那會促短你的壽命的;上帝大發慈悲,可憐可憐你這只老母鷄吧!再見,我的好格子窗;我不必打開窗門,因為我早已看得你雪亮了。來,拉拉手。

帕洛 大人,你給我太難堪的侮辱了。

拉佛 是的,我誠心侮辱你,你可以受之無愧。

帕洛 大人,我沒有任何理由該受您的侮辱。

拉佛 哪裡的話?你不但該受,而且休想叫我減掉一分半毫。

帕洛 算了,以後我學乖一點。

拉佛 還是趁早吧;你吃的全是學獃而不是學乖的藥。如果有一天別人拿你的肩巾把你捆起來,好生揍你一頓,你就會領略到打扮成這份奴才相還揚揚得意是什麼滋味了。我倒想繼續和你結交,至少認識你,這樣你以後再出醜的時候,我可以說:「那傢夥我認識。」

帕洛 大人,您這樣招惹我,真是忍無可忍。

拉佛 但願我給你點起來的是地獄的烈火,可以把你燒個沒完。可惜論我這個年歲,是不能再叫你忍什麼了,所以讓我把這幾根老骨頭活動活動,就此告辭。(下。)

帕洛 哼,你還有一個兒子,我一定要向他報復這場恥辱,這卑鄙齷齪的老官兒!我且按下這口氣,他們這些有權有勢的人不是好惹的。要是我有了下手的機會,不管他是怎麼大的官兒,我一定要把他揍一頓,決不因為他有了年紀而饒過他。等我下次碰見他的時候,非把他揍一頓不可!

拉佛重上。 

拉佛 喂,我告訴你一個消息,你的主人結了婚了,你有了一位新主婦啦。

帕洛 千萬請求大人不要欺人太過,他是我的好長官,在我頂上我所服侍的才是我的主人。

拉佛 誰?上帝嗎?

帕洛 是的。

拉佛 魔鬼才是你的主人。為什麼你要把帶子在手臂上綁成這個樣子?你把衣袖當作襪管嗎?人家的僕人也像你這樣嗎?你還是把你的鷄巴裝在你鼻子的地方吧。要是我再年輕一些兒,我一定要給你一頓好打;誰見了你都會生氣,誰都應該打你一頓;我看上帝造下你來的目的,是為給人家噓氣用的。

帕洛 大人,你這樣無緣無故破口罵人,未免太不講理啦。

拉佛 去你的吧,你在意大利因為從石榴裡掏了一顆核,也被人家揍過。你是個無賴浪人,哪裡真正遊歷過,見過世面啊?不想想你自己的身分,膽敢在貴人面前放肆無禮,對於你這種人真不值得多費唇舌,否則我可要罵你是個混賬東西啦。我不跟你多講話了。(下。)

帕洛 好,很好,咱們瞧著吧。好,很好。現在我暫時不跟你算賬。

勃特拉姆重上。 

勃特拉姆 完了,我永遠倒黴了。

帕洛 什麼事,好人兒?

勃特拉姆 我雖然已經在尊嚴的牧師面前起過誓,我卻不願跟她同床。

帕洛 什麼,什麼,好親親?

勃特拉姆 哼,帕洛,他們叫我結了婚啦!我要去參加都斯加戰爭去,永遠不跟她同床。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