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莎士比亞全集 《亨利六世》 - 5 / 80
文學類 / 莎士比亞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第四場 法國。奧爾良城前

炮兵隊長及其子上至城頭。 

炮兵隊長 孩子,奧爾良圍困的情形你清楚嗎?咱們的近郊都被英國人佔領啦。

兒子 父親,我全知道;我向他們射擊過好多次,可惜我運氣不好,沒能打中。

炮兵隊長 現在你就不會打不中啦。你依照我的吩咐行事;我是本城炮兵的總隊長,一定要幹出一點出色的事情來。咱們王爺的偵察兵告訴我,英國人在城外把我們圍得水洩不通,還老從一座塔樓上鐵窗欞的秘密洞口窺探我們城中的虛實,想找出一個最有利的辦法,或用炮火,或用衝鋒,來對我們進行騷擾。要叫他們不再搗亂,我已經安好一尊大炮,對準那座塔樓;這三天裡我一直在監視著他們,等他們一露面我就動手。現在我要到別處走一走,暫且由你瞭望。你一看到有什麼動靜,就立刻跑來告訴我,你到指揮官那裡就能找到我。(下。)

兒子 父親,我向您保證;您放心好了;若是我看到他們,決不誤您的事。(下。)

薩立斯伯雷、塔爾博、威廉·葛蘭斯台爾、托馬斯·嘉格萊夫等登上塔樓。 

薩立斯伯雷 塔爾博,我重新見到你,我的活力、我的歡樂,都又回覆過來了!你被俘期間,他們是怎樣對待你的?你又是用了什麼辦法獲得釋放的?我請求你,在這塔樓頂上,跟我談談吧。

塔爾博 培福公爵捉到一個俘虜,一個名叫彭東·德·桑特萊勛爵的勇將,是用他來和我交換,才把我贖回。他們曾想用一個身分低得多的人來換我,那是存心汙辱我,我怎能把那樣的人放在眼裡?我是寧願一死,也不能忍受那樣的蔑視的。到後來,終於依照我的要求把我贖回了。可是,哼,那背信棄義的福斯托夫真傷透我的心了,要是此刻我能把他捉回來,我就是用一雙拳頭也要揍死他。

薩立斯伯雷 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受到了怎樣的待遇呢。

塔爾博 他們把我拖到街心,對我百般淩辱,要叫我在老百姓面前丟臉。他們口裡還說,「這傢夥就是我們法國人的死對頭,就是嚇唬我們的孩子們的稻草人。」後來我從監押我的軍官們的手裡掙脫出來,用我的指甲挖出地上的石子,向那些看我出醜的觀眾們扔過去。他們看到我這樣凶狠,都嚇得四散奔逃,一個也不敢靠近我,唯恐死於非命。他們把我關在銅牆鐵壁裡還不放心,只因我的威名早使他們懾伏,他們甚至以為我能將鋼條折斷,能將花崗石的柱子碎為韲粉。因此,他們派了一隊精選的射擊手充當我的守兵,守兵們每分鐘都在我周圍巡邏,萬一我一翻身從床上跌下來,他們也會立刻射穿我的心臟。

炮兵隊長之子手持火繩桿上。 

薩立斯伯雷 聽到您受了這些苦難,我心裡好難過啊,這個仇我們得好好報一下。現在是奧爾良城裡吃晚飯的時候了,瞧,我從這個窗欞眼裡,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些法國人,看到他們的防禦工事。大家來看吧,你看到那邊的情形會覺得好笑的。嘉格萊夫爵士,葛蘭斯台爾爵士,我想徵求你們兩位的意見,此後我們的炮位安在什麼地方最好?

嘉格萊夫 我以為,放在北門最好,因為他們的首腦都集聚在那邊。

葛蘭斯台爾 依我看,可以安裝在橋頭堡上。

塔爾博 照我所看到的情形判斷起來,城裡是缺糧啦,經過這幾陣小仗以後,他們的力量是削弱啦。(城上向塔樓開炮,薩立斯伯雷及嘉格萊夫兩人倒地。)

薩立斯伯雷 主啊,對我們這些可憐的罪人大發慈悲吧!

嘉格萊夫 主啊,垂憐我這個遭難的人吧!

塔爾博 怎麼陡然之間發生這場橫禍?說呀,薩立斯伯雷。你這位軍人的模範,若是你還能開口,至少讓我們知道你還能行嗎?你一隻眼睛和一個腮幫是打掉了!這個可詛咒的塔樓!還有那可詛咒的肇禍兇手!薩立斯伯雷曾打過十三場勝仗,我們的老王也曾跟他學習過軍事。只要號筒在吹,戰鼓在響,他的大刀在戰場上就從不曾歇過手。薩立斯伯雷,你還活著嗎?雖然你是不能說話了,可是你還有一隻眼睛可以望著上蒼,得到上蒼的福佑呀。太陽不就是用一隻眼睛看著整個世界的嗎?老天爺呀,如果薩立斯伯雷得不到您的慈悲,那您就不用再降福給任何活人了!把他的身體抬過去,我要親自照料他的葬禮。嘉格萊夫爵士,你還有命嗎?對塔爾博說呀。唉,你不能開口,就對他看一眼吧。薩立斯伯雷,請你寬心,你是不會白死的,只要——他還向我招手,對我微笑呢,他似乎想說:「我死之後,別忘記在法國人身上替我報仇。」普蘭塔琪納特,我一定替你報仇。我要像羅馬的尼祿王一樣,一面彈著琵琶,一面觀賞那燃燒著的城市。只要有我在,就叫法蘭西遭殃。(一陣鼓角聲,天空鳴雷閃電)這陣騷亂是怎麼一回事?天上怎麼也是亂七八糟的?哪裡來的這陣鼓角聲和喧嘩?

一使者上。 

使者 大人,大人,法國的人馬增添了。一個新露面的女聖賢,叫做什麼貞德的,扶持著法國太子,率領著一支大軍來替奧爾良解圍了。(薩立斯伯雷抬起身子,發出呻吟之聲。)

塔爾博 聽呀,聽聽薩立斯伯雷臨終的呻吟夠多慘呀!他報不了仇,心裡一定沉痛得很。法蘭西人聽著,薩立斯伯雷死了,還有我哪!貞德也罷,鍼黹也罷;太子也罷,彈子也罷,我要用我的馬蹄踩出你們的心肺,我要把你們的腦漿搗成稀泥。替我把薩立斯伯雷抬到他的營帳裡去,我們倒要試試看這些膽小怕死的法蘭西人敢幹些什麼。(眾舁屍體同下。)


第五場 同前。城門外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