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悲慘世界 - 9 / 520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主教總是相當忙的,他得每天接見主教區的秘書通常是一個司祭神甫,並且几乎每天都得接見他的那些助理主教。他有許多會議要主持,整個宗教圖書室要檢查,還要誦彌撒經、教理問答、日課經等等;還有許多訓示要寫,許多講稿要批示,還要和解教士與地方官之間的爭執,還要辦教務方面的信件、行政方面的信件,一方是政府,一方是宗教,總有作不完的事。

那些無窮盡的事務和他的日課以及祈禱所餘下的時間,他首先用在貧病和痛苦的人身上;在痛苦和貧病的人之後留下的時間,他用在勞動上。他有時在園裡鏟土,有時閲讀和寫作。他對那兩種工作只有一種叫法,他管這叫「種地」到預期目的和效果的即真理。把真理和有用完全等同起來,否,他說:

「精神是一種園地。」

日中,他用午餐。午餐正和他的早餐一樣。

將近兩點時,如果天氣好,他去鄉間或城裡散步,時常走進那些破爛的人家。人們看見他獨自走着,低着眼睛皮浪(Pyrrhon,約前365-約前275)又譯「皮羅」。古,扶着一根長枴杖,穿著他那件相當溫暖的紫棉袍,腳上穿著紫襪和粗笨的鞋子,頭上戴着他的平頂帽,三束金流蘇從帽頂的三隻角裡墜下來。

他經過的地方就象過節似的。我們可以說他一路走過,就一路在散佈溫暖和光明。孩子和老人都為主教而走到大門口來,有如迎接陽光。他祝福大家,大家也為他祝福。人們總把他的住所指給任何有所需求的人們看。

他隨處停下來,和小男孩小女孩們談話,也向着母親們微笑。他只要有錢,總去找窮人;錢完了,便去找有錢人。

由於他的道袍穿得太久了,卻又不願被別人察覺,因此他進城就不得不套上那件紫棉袍。在夏季,那是會有點使他不好受的。

晚上八點半,他和他的妹子進晚餐,馬格洛大娘立在他們的後面照應。再沒有比那種晚餐更簡單的了。但是如果主教留他的一位神甫晚餐,馬格洛大娘就藉此機會為主教做些鮮美的湖魚或名貴的野味。所有的神甫都成了預備盛餐的藉口,主教也讓人擺佈。此外,他日常的伙食總不外水煮蔬菜和素油湯。城裡的人都說:「主教不吃神甫菜的時候,就吃苦修會的修士菜。」

晚餐過後,他和巴狄斯丁姑娘與馬格洛大娘閒談半小時,再回到自己的房間從事寫作,有時寫在單頁紙上,有時寫在對開本書本的空白邊上。他是個文人,知識頗為淵博,他留下了五種或六種相當奇特的手稿,其中一種是關於《創世記》中「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①那一節的研究。他拿三種經文來作比較:阿拉伯譯文作「上帝的風吹着」;弗拉菲于斯·約瑟夫②作「上界的風驟臨下土」;最後翁格洛斯的迦勒底③文的註釋性翻譯則作「來自上帝的一陣風吹在水面上」。在另外一篇論文裡,他研究了雨果關於神學的著作雨果是普托利邁伊斯的主教,本書作者的叔曾祖;他還證明在前世紀以筆名巴勒古爾發表的各種小冊子都應是那位主教的。

①這一句話原文見《創世記》第一章第二節。

②弗拉菲于斯·約瑟夫(FlaviusJosephe),一世紀末的猶太曆史家。

③迦勒底(Chaldée),巴比倫一帶地方的古稱。

有時,他正在閲讀,不問在他手裡的是什麼書,他會忽然墮入深遠的思考,想完以後,立即在原書中寫上幾行。那樣的幾行字時常是和他手中的書毫無關係的。目下我們有他在一本四開本書的邊上所寫的注,書名是《貴人日耳曼和克林東、柯恩華立斯兩將軍以及美洲海域海軍上將們的往來信札》,凡爾賽盤索書店及巴黎奧古斯丁河沿畢索書店印行。

注是這樣的:

"呵!存在着的你!

「《傳道書》稱你為全能,馬加比人稱你為創造主,《以弗所書》稱你為自由,巴錄稱你為廣大,《詩篇》稱你為智慧與真理,約翰稱你為光明,《列王紀》稱你為天主,《出埃及記》呼汝為主宰,《利未記》呼汝為神聖,以斯拉呼汝為公正,《創世記》稱你為上帝,人稱你為天父,但是所羅門稱你為慈悲,這才是你名稱中最美的一個。」

近九點鐘時,兩位婦女退到樓上自己的房間去,讓他獨自留在樓下,直到天明。

六他托誰看守他的房子

他住的房子,我們已經說過,是一所只有一層樓的樓房,樓下三間,樓上三間,頂上一間氣樓,後面有一個四分之一畝大的園子。兩位婦女住在樓上,主教住在樓下。臨街的第一間是他的餐室,第二間是臥室。第三間是經堂。從經堂出來,必須經過臥室;從臥室出來,又必須經過餐室。經堂底里,有半間小暖房,僅容一張留備客人寄宿的床。主教常把那床讓給那些因管轄區的事務或需要來到迪涅的鄉村神甫們住宿。

原來醫院的藥房是間小房子,通正屋,蓋在園子裡,現在已改為廚房和貯藏食物的地方了。

此外,園裡還有一個牲口棚,最初是救濟院的廚房,現在主教在那裡養着兩頭母牛。無論那兩頭牛供給多少奶,他每天早晨總分一半給醫院裡的病人。「這是我付的什一稅。」他說。

他的房間相當大,在惡劣的季節裡相當難於保暖。由於木柴在迪涅非常貴,他便設法在牛棚裡用板壁隔出了一小間。嚴寒季節便成了他夜間生活的地方。他叫那做「冬齋」。

在冬齋裡,和在餐室裡一樣,除了一張白木方桌和四張麥秸心椅子外,再也沒有旁的傢具。餐室裡卻還陳設着一個塗了淡紅膠的舊碗櫥。主教還把一張同樣的碗櫥,適當地罩上白布帷和假花邊,作為祭壇,點綴着他的經堂。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