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悲慘世界 - 4 / 520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法蘭西祈禱大師雷蘭群島聖奧諾雷修院院長菲力浦·德·旺多姆;

梵斯男爵主教佛朗沙·德·白東·德·格利翁;

格朗代夫貴人主教凱撒·德·沙白朗·德·福高爾吉爾;

經堂神甫禦前普通宣道士塞內士貴人主教讓·沙阿蘭。

這七個德高望重的人物的畫像一直點綴着那間長廳,「一七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這個值得紀念的日子,也用金字刻在廳裡的一張白大理石碑上。

那醫院卻是一所狹隘低陋的房子,只有一層樓,帶個小小花園。

主教到任三天以後參觀了醫院。參觀完畢,他恭請那位院長到他家裡去。

「院長先生,」他說,「您現在有多少病人?」

「二十六個,我的主教。」

「正和我數過的一樣。」主教說。

「那些病床,」院長又說,「彼此靠得太近了,一張擠着一張的。」

「那正是我注意到的。」

「那些病房都只是一些小間,裡面的空氣很難流通。」

「那正是我感覺到的。」

「並且,即使是在有一綫陽光的時候,那園子對剛剛起床的病人們也是很小的。」

「那正是我所見到的。」

「傳染病方面,今年我們有過傷寒,兩年前,有過疹子,有時多到百來個病人,我們真不知道怎麼辦。」

「那正是我所想到的。」

「有什麼辦法呢,我的主教?」院長說,「我們總得將就些。」

那次談話正是在樓下那間遊廊式的餐廳裡進行的。

主教沉默了一會,突然轉向院長。

「先生,」他說,「您以為,就拿這個廳來說,可以容納多少床位?」

「主教的餐廳!」驚惶失措的院長喊了起來。

主教把那間廳周圍望了一遍,象是在用眼睛測算。

「此地足夠容納二十張病床!」他自言自語地說,隨着又提高嗓子,「瞧,院長先生,我告訴您,這裡顯然有了錯誤。你們二十六個人住在五六間小屋子裡,而我們這兒三個人,卻有六十個人的地方。這裡有了錯誤,我告訴您。您來住我的房子,我去住您的。您把我的房子還我。這兒是您的家。」

第二天,那二十六個窮人便安居在主教的府上,主教卻住在醫院裡。

米裡哀先生絶沒有財產,因為他的家已在革命時期破落了。他的妹子每年領着五百法郎的養老金,正夠她個人住在神甫家裡的費用。米裡哀先生以主教身份從政府領得一萬五千法郎的薪俸。在他搬到醫院的房子裡去住的那天,米裡哀先生就一次作出決定,把那筆款分作以下各項用途。我們把他親手寫的一張單子抄在下面。

我的家用分配單

教士培養所津貼一千五百利弗①

傳教會津貼一百利弗

孟迪第聖辣匝祿會修士們津貼一百利弗

巴黎外方傳教會津貼二百利弗

聖靈會津貼一百五十利弗

聖地宗教團體津貼一百利弗

各慈幼會津貼三百利弗

阿爾勒慈幼會補助費五十利弗

改善監獄用費四百利弗

囚犯撫慰及救濟事業費五百利弗

贖免因債入獄的家長費一千利弗

補助本教區學校貧寒教師津貼二千利弗

捐助上阿爾卑斯省義倉一百利弗

迪涅,瑪諾斯克,錫斯特龍等地婦女聯合會,

貧寒女孩的義務教育費一千五百利弗

窮人救濟費六千利弗

本人用費一千利弗

共計一萬五千利弗

①利弗(livre)當時的一種幣制,等於一法郎。

米裡哀先生在他當迪涅主教的任期中,几乎沒有改變過這個分配辦法。我們知道,他把這稱作「分配了他的家用」。

那種分配是被巴狄斯丁姑娘以絶對服從的態度接受了的。米裡哀先生對那位聖女來說,是她的阿哥,同時也是她的主教,是人世間的朋友和宗教中的上司。她愛他,並且極其單純地敬服他。當他說話時,她俯首恭聽;當他行動時,她追隨伺候。只有那位女仆馬格洛大娘,稍微有些嚕囌。我們已經知道,主教只為自己留下一千利弗,和巴狄斯丁姑娘的養老金合併起來,每年才一千五百法郎。兩個老婦人和老頭兒都在那一千五百法郎裡過活。

當鎮上有教士來到迪涅時,主教先生還有辦法招待他們。

那是由於馬格洛大娘的極其節儉和巴狄斯丁姑娘的精打細算。

一天到迪涅約三個月時,主教說:

「這樣下去,我真有些維持不了!」

「當然羅!」馬格洛大娘說。「主教大人連省裡應給的那筆城區車馬費和教區巡視費都沒有要來。對從前的那幾位主教,原是照例有的。」

「對!」主教說。「您說得對,馬格洛大娘。」

他提出了申請。

過了些時候,省務委員會審查了那申請,通過每年給他一筆三千法郎的款子,名義是「主教先生的轎車、郵車和教務巡視津貼」。

這件事使當地的士紳們大嚷起來。有一個帝國元老院①的元老,他從前當過五百人院②的元老,曾經贊助霧月十八日政變①,住在迪涅城附近一座富麗堂皇的元老宅第裡,為這件事,他寫了一封怨氣衝天的密函給宗教大臣皮戈·德·普雷阿麥內先生。我們現在把它的原文節錄下來:

「轎車津貼?在一個人口不到四千的城裡,有什麼用處?郵車和巡視津貼?首先要問這種巡視有什麼好處,其次,在這樣的山區,怎樣走郵車?路都沒有。只能騎着馬走。從迪朗斯到阿爾努堡的那座橋也只能夠走小牛車。所有的神甫全一樣,又貪又吝。這一個在到任之初,還象個善良的宗徒。現在卻和其他人一樣了,他非坐轎車和郵車不行了,他非享受從前那些主教所享受的奢侈品不可了。咳!這些臭神甫!伯爵先生,如果皇上不替我們肅清這些吃教的壞蛋,一切事都好不了。打倒教皇!(當時正和羅馬②發生磨擦。)至於我,我只擁護愷撒....」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