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南朝祕史》全書目錄
杜剛
《南朝祕史》 - 51

王家門中,優者龍鳳,劣猶虎豹,祖宗不能為汝蔭,政應自加努力。「儉因此益自勵,至是為太尉右長史,知道成將代宋,欲輔成其業,以建不世之勛,故汲汲勸其受禪。越一日,道成自造褚淵,攜手入室,款語良久,乃謂曰:」我夜夢得官。「淵曰:」今授始爾,恐一二 ...

《南朝祕史》 - 52

太子聞之,憂懼稱疾,月餘不出,而帝怒不解。一日,晝臥太陽殿,王敬則直入叩頭,啟語駕往東宮,以慰太子,帝不語。敬則因大聲宣旨往東宮,命裝束。又敕大官設饌密遣人報太子候駕,因呼左右索輿。帝了無動意,敬則索衣以披帝身,扶帝上輿,遂幸東宮,召諸王大 ...

《南朝祕史》 - 53

及長,美容止,工隷書,武帝特所鍾愛,敕皇孫手書,不得妄出以示貴重。性辨慧,進退音吐,皆有儀度,接封賓客,款曲盩厔。然矯情飾詐,陰懷鄙慝,與左右無賴群小二十許人,共衣食,同臥起。當太子在日,每禁其起居,節其用度。昭業謂其妃何氏曰:「阿婆,佛法 ...

《南朝祕史》 - 54

後尤愛之,私語宮人曰:「與楊郎一度,勝餘人十度。」一日,帝往後宮,後正與艱擁抱未起,宮女急報駕至,後這起見帝,冠發散亂,四體倦若無力。帝問:「何事晝寢?」後笑曰:「吾夢中方與陛下取樂,不意陛下適來,使妾余歡未盡。」帝笑曰:「阻卿夢中之興,還 ...

《南朝祕史》 - 55

王晏、徐孝嗣、蕭坦之等,皆隨其後。時帝在壽昌殿,裸身與霍姬相對坐,聞外有變,使閉內殿諸閣,令閹人登與先樓望之。 還報云:「見一人戎服,從數百武士,在西鐘樓下。」帝大驚曰:「是何人也?」話未絶,諶已引兵入壽昌閣。帝見之,急趨霍姬房,兵士 ...

《南朝祕史》 - 56

蓋齊制諸王出鎮,皆置典簽,一方之事,悉以委之。時入奏事,刺史美惡,專系其口,故威行州郡,自刺史以下,莫不折節奉之。南海王子罕在琅玡,欲游東堂,典簽姜秀不許,遂止。泣謂母曰:「兒欲移五步不得,與囚何異?」邵陵王子響,嘗求熊白,廚人答典簽不在, ...

《南朝祕史》 - 57

你道言者是誰?乃是一代開創之主,姓蕭,名衍,字叔達,小字練兒。父名順之,齊高帝族弟也。少相款狎,嘗共登金牛山,見路側有枯骨縱橫,齊高帝謂之曰:「周文王以來幾年,當復有掩此枯骨者乎?」言之凜然動色。順之由此知高帝有大志,嘗相隨從,高帝每出征討 ...

《南朝祕史》 - 58

那時激惱了舊臣王敬則,以為天下本高武之天下,帝既奪而有之,而又殺害其子孫,於心何忍,以故語及時事,懷怒切齒,屢發不平之語。時敬則為會稽刺史,帝慮其變,乃以張環為平東將軍、吳郡太守,添置兵力以防之。敬則聞之,怒曰:「東今有誰,只是欲平我耳。東 ...

《南朝祕史》 - 59

我雖不殺王公,王公由我而死,今日之死宜哉!「劉喧既與祐異,祐復再三言之,勸立遙光,喧卒不從。祐怒,謂遙光曰:」我意已決,奈劉喧不可何?“遙光於是深根暄,密遣人刺之。 一日,暄過青溪橋,有人持刀而前,若欲行刺,暄喝左右擒之。 其人 ...

《南朝祕史》 - 60

朝野所望,惟叔父與孝嗣兩人,不行大事,豈唯身家不保,亦社稷何賴?「文季不應。一日,帝召孝嗣、文季、昭略併入,文季登車顧左右曰:」此行恐不反。「及入,賜晏于華林國,省坐方定,忽見武士數人,登階而上。茹法珍持藥酒前曰:」有詔賜公等死,可飲此。「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