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南朝祕史》全書目錄
杜剛
《南朝祕史》 - 31

既涉太行險,斯路信難陟。 其女彭城王妃,被發徒跣,抱晦而哭曰:「大丈夫當橫屍戰場,奈何狼籍都市?」晦有慚色。帝既誅晦。論平賊功,進道濟為司空,封永修公、江州刺史,到彥之為南豫州刺史,以彭城王義康為侍中,委以國政。 義康,帝 ...

《南朝祕史》 - 32

至是公主入宮,見上號哭,不復施臣妾之禮,以錦囊盛納布祆,擲于帝前曰:「汝家本貧賤,此是吾母為汝父所作。今日得一飽餐,便欲殺我兒耶!」帝乃赦之。又吏部尚書王球,簡淡有美名,為帝所重。其侄王履,貪利進取,深結義康、劉湛。球屢戒之,履不悛。誅湛之 ...

《南朝祕史》 - 33

且說帝初即位,立妃袁氏為後。後性賢明,帝待之恩禮甚駕。初生太子助,後詳視良久,使宮人馳告帝曰:「此兒形貌異常,必破國亡家,不可舉。」帝聞之,狼狽奔赴,至後殿戶外,以手撥幔禁之,乃止。先是袁氏家貧,後嘗就帝求錢帛給之。而帝性節儉,所賜錢不過三 ...

《南朝祕史》 - 34

帝自是每夜與湛之屏人語,或連日累夕,常使湛之自秉燭,繞壁檢行,慮有竊聽者。那知潘淑妃怪帝久不入宮,密密打聽,已知帝有廢太子殺始安意。乃召浚人,抱之泣曰:「汝前咒詛事發,猶冀刻意改過,何意更藏道育,帝怒不可解矣!我何用生為,可送藥來,當先自盡 ...

《南朝祕史》 - 35

宜斬以徇眾。「王令竣向慶之謝罪。慶之曰:」卿但任筆札事耳,勿預軍機也。“王於是專委慶之處分。旬日之間,內外整辦,人服其才。庚寅,武陵王戒嚴誓眾,以沈慶之為主軍元帥,襄陽太守柳元景為冠軍將軍,隋郡太守宗懿為中兵將軍,內史來修之為平東將軍,記室 ...

《南朝祕史》 - 36

話說魯秀雖為劭將,陰欲叛之,新亭之戰,見劭兵將勝,故擊退鼓以沮之,動眾果退。元景乃開壘鼓噪以逐之,劭軍大潰,墜淮死者,不可勝數。劭自執劍,手斬退者,不能禁,將士半遭殺戮。蕭斌身亦被傷,助僅以身免,單騎還宮。魯秀、褚湛之等皆降于元景。丙寅,王 ...

《南朝祕史》 - 37

帝大懼,欲奉乘與法物迎之。竟陵王誕曰:「奈何持此座與人?」固執不可。帝乃命柳元景為撫軍將軍,統領諸將以討義宣。元景進據梁山洲,于兩岸築偃月壘,水陸待之。義宣移檄州郡,加進位號,使同發兵。雍州刺史朱修之偽許之,而遣使陳誠于帝。益州刺史劉秀之斬 ...

《南朝祕史》 - 38

難當引兵來攻,相拒四十餘日,賊皆衣犀甲,刀箭不能傷。承之命軍中造木槊,長數尺,以大斧捶其後,賊不能當,乃焚營退。梁州平,進為龍驤將軍、南泰山太守。有惠政,封五等男,食邑三百四十戶。及沒,梁土士民思之,立廟于峨公山,春秋祭祀。道成其長子也,生 ...

《南朝祕史》 - 39

吏部郎褚淵,字彥威,風度修整,容貌如婦人好女。公主見而悅之,請于帝,欲以自隨。帝命淵往侍公主。淵辭不往,曰:「臣唯一心事陛下,不敢私傳公主。」帝笑而置之。公主思念彌切,乃遣人要于路,擁之以歸,閉之後房,謂淵曰:「吾閲人多矣,未有如卿之美者, ...

《南朝祕史》 - 40

加以老退私門,兵力頓闕。雖欲為之,事亦無成。「興宗曰:」當今懷謀思奮者,非欲邀功賞富貴,正求脫旦夕之死耳。殿中將帥,惟聽外間消息,若一人唱首,則俯仰可定。況公統戎累朝,舊日部曲,布在宮省,受恩者多。沈攸之輩,皆公家子弟,何患不從?且公門徒義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