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南朝祕史》全書目錄
杜剛
《南朝祕史》 - 61

時台將張佛護引兵據竹裡,築城以拒。王瑩引兵據湖頭,築壘將山西岩,實甲數萬。寶玄遣使謂佛護曰:「身自還朝,君何意苦相斷遏?」佛護曰:「小人荷國重恩,使于此創立小戍,殿下還朝,但自直過,豈敢斷遏。」遂與慧景軍戰,各有斬獲。而慧景軍眾,輕行不爨食 ...

《南朝祕史》 - 62

話分兩頭,蕭衍在雍,深知齊祚將亡,日日延攬豪傑,厚集兵力,以圖大舉。於是四方智勇之士,相率來歸。有一人姓呂,名僧珍,字元瑜,廣陵人,家甚寒微。兒時從師讀書,有相士至書塾,歷觀諸生,獨指僧珍曰:「此兒有奇聲,封侯相也。」及長,智識宏通,身長七 ...

《南朝祕史》 - 63

話說蕭衍素懷大志,又聞其兄蕭懿被誅,且悲且怒,會集諸將,商議起兵。請將無不踴躍從命。適有密報到來,朝廷遣輔國將軍劉山陽,統領三千人馬,潛赴江陵,約會南康王行事蕭穎冑,起荊州之兵,共襲襄陽。諸將請于半路截擊之,衍曰:「此不足慮,吾當以計制之。 ...

《南朝祕史》 - 64

何遽分兵散眾,自貽憂患乎?且丈夫舉事,欲清天下,況擁數州之兵以誅群小,懸河注火,奚有不滅?豈容北面請救戎狄,以示弱於天下?況彼未必能信,徒取醜聲,此乃下計,何謂上策?卿為我還語鎮軍,前途攻取,但以見付。事在目中,無患不克,但借鎮軍靜鎮之耳。 ...

《南朝祕史》 - 65

先是郢、魯既失,西師日進,有請東昏出師者。東昏謂茹法珍曰:「師遠出不用命,須至白門前,當與一決。」及衍次近道,乃聚兵為固守之計。一日,問群臣曰:「誰能為朕殺賊者?」眾莫應。衛軍李居士趨而進曰:「臣請得精騎三萬,保為陛下一鼓破之,梟蕭衍之首于 ...

《南朝祕史》 - 66

衍聞而善之,乃下令軍中曰:「士卒入城,擅取民間一物者斬。」由是兵不擾民,民心大悅。但末識暴主雖除,行將何以善後,且候後文再講。蕭雍州雄才大略,處處周到,著著先手,雖其智識過人,亦天啟之也。東昏至兵臨城下之日,猶復自恣荒Y,吝于貨財,刻於用刑 ...

《南朝祕史》 - 67

吾欲投北以求全,未識濟否。「文智曰:」殿下留此,必不得免,投北誠為上策。但須急走,乘此防守尚疏,或可脫身。遲則無及矣。「是夜,寶寅遂與文智各易冠服,著烏布襦,腰繫千許錢,穿牆而走。時正五更,挨至城門,恰好門開,送出城,放步便行。恐後有追者, ...

《南朝祕史》 - 68

一日,齊南康侯子恪因事人見,帝從容謂曰:“天下公器,非可力取,苟無期運,雖項籍之力,終亦敗亡。宋孝武性猜忌,兄弟粗有令名者,皆殺之。朝臣以疑似枉殺者相繼,然或疑而不能去,或不疑而卒為患。如卿祖以才略見疑,而無如之何。 湘東以庸愚不疑, ...

《南朝祕史》 - 69

晝接賓旅,夜半起算軍書,張燈達曙,撫循其眾,常如不及,故土皆樂為之死。及至東臨,有詔班師,諸將恐兵退之後,魏人必來追躡。睿悉遣輜重居前,身乘小輿殿後。魏人憚睿威名,望之不敢逼,全軍而還。 卻說臨川王宏軍次洛口,前軍昌義之已拔梁城,諸將 ...

《南朝祕史》 - 70

先是帝聞鐘離被圍,詔曹景宗督軍二十萬救之。時方各路調兵,命候眾軍齊集,然後進發。景宗恃勇,欲專其功,違詔先進。行至中流,值暴風猝起,覆溺數舟,舟人大恐,只得退還舊處。帝聞之曰:「景宗不進,皆天意也。若兵未大集,而以孤軍獨往,魏軍乘之,必致狼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