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南朝祕史》全書目錄
杜剛
《南朝祕史》 - 11

卻說庾楷本一反覆之徒,前投桓玄,玄僅以南昌太守處之,鬱鬱不樂。至是玄令鎮于夏口,楷意不滿,復欲敗玄,遣使致書元顯曰:「玄在荊州,大失物情,眾不為用。若朝廷遣將來討,楷當內應,以覆其軍。」元顯得書,謂張法順曰:「玄可圖乎中‘法順曰:」玄承借世 ...

《南朝祕史》 - 12

今事急,意欲就高雅之於廣陵,舉兵以匡社稷,卿能從我行乎?「裕曰:」將軍以勁卒數萬,望風降服,彼新得志,成振天下,朝野人情,皆已去矣。廣陵豈足成事耶?裕當返還京口,不能從公行也。「牢之默然。裕退,無忌問曰:」我將何之?「裕曰:」吾觀鎮北必不免 ...

《南朝祕史》 - 13

玄自即位,心常不自安。一夜,風雨大作,江濤擁入石頭,平地水數丈,人屍漂流,喧嘩震天。玄聞之懼曰:「奴輩作矣!」後知江水發,乃安。性復貪鄙,聞朝士有法書名畫,必假樗蒲得之。玩弄珠王,刻不離手。主者奏事,或一字謬誤,必加糾摘,以示聰明。製作紛紜 ...

《南朝祕史》 - 14

丁巳,裕率二州之眾一千七百人軍于竹裡,移檄遠近,共討桓玄。玄聞京口難作,怒曰:「無端草賊,速擊殺之。」繼問首謀者何人,左右曰:「劉裕。」不覺失色。又問其次,曰:「劉毅、何無忌。」恐懼殊甚。左右曰:「裕等烏合微弱,勢必無成,陛下何慮之深?」玄 ...

《南朝祕史》 - 15

卻說劉敬宣逃奔南燕,燕主慕容德待之甚厚。敬宣素曉天文,一夜仰瞻星象,謂休之曰:「晉將復興,此地終為晉有。」乃結青州大姓,謀據南燕,推休之為主,剋日垂髮。時劉軌為燕司空,大被委任,不欲叛燕,遂發其謀。敬宣、休之知事泄,連夜急走,僅而得免。逃至 ...

《南朝祕史》 - 16

桓振見帝於行宮,躍馬橫戈,直至階下,嗔目向帝曰:「臣門戶何負國家,而屠滅若是?」帝弟德文下座謂曰:「此豈我兄弟意耶?」振欲殺帝。桓謙苦止之,乃下馬斂容,再拜而出。 明日遂奉璽綬還帝曰:「主上法堯禪舜,今楚祚不終,復歸於晉矣。」復晉年號 ...

《南朝祕史》 - 17

卻說南燕王慕容德,始仕于秦,為張掖太守。母公孫氏,兄慕容納,皆居張掖。淮南之役,德從行堅入寇,留金刀與母別。謂母曰:「亂離之世,別易會難,母見金刀,如見兒也。」後同慕容垂舉兵叛秦,秦收其兄納及諸子,皆殺之,公孫氏以老獲免。納妻段氏方娠,系獄 ...

《南朝祕史》 - 18

裕曰:「吾慮之熟矣。彼主昏臣暗,不知遠計,進利擄獲,退惜禾苗。謂我孤軍遠入,不能持久,極其所長,不過進據臨朐,退守廣固而已。守險、清野之計,彼必不用,敢為諸君保之。」 卻說超聞晉師至,自恃其強,全無懼意,謂群臣曰:「晉兵若果至此,當使 ...

《南朝祕史》 - 19

左右諫曰:「陛下遭否塞之運,正當努力自強,以壯軍心,而乃為兒女子泣乎?」超拭淚而止。城久閉,城中男女病腳弱者大半,出降者相繼。尚書今悅壽曰:「今天助寇為虐,戰士凋疲,獨守窮城,外援無望,天時人事,概可知矣。苟曆數有終,堯舜猶將避位,陛下豈可 ...

《南朝祕史》 - 20

先是道覆在始興,使人伐船材于南康山,至始興賤賣之,居民爭市,船材大積而人不疑。至是悉取以裝艦,旬日而辦。於是循寇長沙,道覆寇南康、廬陵、豫章等郡。守上者皆棄城走。時克燕之信未至,而賊勢大盛,京師震恐。何無忌得報,大怒曰:「彼欺朝廷無人耶?」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