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古典小說 / 北史演義全書目錄
杜剛
北史演義 - 121

今日眼下不見一人,興言及此,悲纏肌骨。幸屬千載之運,逢大齊之德,矜老開恩,許得相見。今寄汝小時所著錦袍一領,宜自檢看。禽獸草木,母子相依。 吾有何罪,與爾分隔?今復何福,還獲見汝?言此悲喜,死而更蘇。世間所有,求皆可得。母子異國,何處可 ...

北史演義 - 122

蘭陵王,文襄第四子,姬荀氏翠容所出。荀氏本爾朱後婢,性慧巧,年十四,常侍獻武,後疑其與獻武有私,欲置之死。獻武送之婁後處養之。婁以其眼秀神清,日後必生貴子,乃賜文襄為妾,而生蘭陵。 美丰姿,狀貌如婦人好女。每臨陣,恐無以威敵,帶面具出戰 ...

北史演義 - 123

齊公憲為護所親任,賞罰之際,皆得參預。護欲有所陳,多令憲奏。其間或有可否,憲恐主相嫌隙,每曲而暢之。帝亦察其心。及護死,召憲入,憲免冠謝罪。帝慰勉之,使往護第收兵及諸文籍,殺膳部下大夫李安。憲曰:「安出自皂隷,所典庖廚而已,未足加戮。」帝曰 ...

北史演義 - 124

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命以犢車一乘,載送妙勝寺為尼。人謂此文宣淫亂之報雲。再說齊臣中有祖者,字孝征,性情機警,才華贍美,少馳令譽,為當世所推。高祖嘗口授三十六事,出而疏之,一無遺失,大加獎賞。但疏率無行,不惜廉恥。好彈琵琶 ...

北史演義 - 125

士開聞其怒,譖于上皇曰:「草人以擬聖躬也。又前日突厥至并州,令以兵拒,孝琬脫兜鍪抵地曰:『我豈老嫗,須着此物!』此亦言大家懦弱如老嫗也。又外有謡言云:『河南種穀河北生,白楊樹端金鷄鳴。』河南北者,河間也。孝琬將建金鷄而大赦,非為帝而何?陛下 ...

北史演義 - 126

陛下諒陰始爾,大臣皆有覬覦。今若出臣,正是剪陛下羽翼,使主勢日孤于上,彼得弄權于下也。今宜謂睿等云:『文遙與臣,併為先帝任用,豈可一去一留?宜並用為州。』今且出納如舊,待過山陵然後遣行,彼亦再無他說矣。」帝從之,以告睿等,睿等皆喜。乃以士開 ...

北史演義 - 127

引漢文帝誅薄昭故事,遂遣使就本州賜死。琅琊王儼素惡士開、提婆專橫,形于詞色。二人忌之,奏除儼為太保,余官悉解,出居北宮。五日一朝,不得時見太后。儼益不平。時御史王子宜、儀同高舍洛、中常侍劉闢疆共怨士開,因說儼曰:「殿下被疏,正由士開間構,何 ...

北史演義 - 128

嚴訊入宮之由,遂各吐實,於是曇顯事亦發。帝大怒,立撾殺之,並誅曇顯。籍其寺中,有大內珍寶無數,皆太后所賜者。帝益怒,遂幽太后于北宮,禁其出入。太后亦無顏見帝,兩宮遂睽。祖見太后被幽,欲尊令萱為太后,為帝言魏代保太后故事,且曰:「陸雖婦人,然 ...

北史演義 - 129

話說陸令萱欲立黃花為後,暗行魘魅之術,以間胡後之寵。旬日間,胡後精神恍惚,言笑無恆,帝漸惡之。一日,令萱造一寶帳,枕席器玩,莫非珍奇。坐黃花于帳中,光采奪目,謂後主曰:「有一聖女出,大家可往觀之。」及見之,乃黃花也。令萱指之曰:「如此人不作 ...

北史演義 - 130

安民和眾,通商惠工,蓄鋭養戚,觀釁而動。斯乃長策遠馭,坐自兼併也。書奏,武帝以問伊婁謙諫。對曰:「齊氏沉溺娼優,耽昏曲櫱。其折衝之將,明月已斃于讒口。他若段韶、蘭陵等,亦皆死亡。上下離心,道路以目,此易取也。」帝大笑,乃下詔伐齊。 以陳 ...


提示: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目前沒有閱讀標記